草房子 第六章 细马——四

2022年4月4日08:30:05名著原文 草房子评论字数 1287阅读4分17秒

大水差不多在一个月后,才完全退去。
地里的稻秧,已经全部死灭。到处烂乎乎的,几天好太阳一晒,空气里散发着一片腐烂的气息。
邱二爷家的房屋,地基已被水泡松,墙也被水泡酥,已经倾斜,是非拆不可了。现在只能勉强住着。屋里的家具,十有八九,已被泡坏。邱家几代传下的最值钱的一套红木家具,虽然在第二天就被邱二爷和细马、桑桑打捞上来,弄到了油麻地小学的教室里。但却因浸了水,樵松了,变形了。
这几天,桑桑就尽量与细马呆在一起。因为,他知道,道路一通,细马马上就要离去了。
邱二爷不想再留细马多呆些日子了,对邱二妈说:“给他收拾收拾吧。”
邱二妈说:“早收拾好了。你早点送他回去吧。”
这天,一大早,细马就来桑桑家告别了。
桑乔把手放在细马肩上很久:“别忘了油麻地。”
桑桑的母亲说:“有空回来看看二爷二妈。”
桑桑不知道说什么,就在那儿傻站着。
细马上路了。
大家都来送行。
邱二妈只把细马送到路上,就回去了。桑桑的母亲看到了,对细马说了一声“一路好好走”,就转过身去看邱二妈。邱二妈正在屋里哭。见了桑桑的母亲说:“说走就走了……”泪珠就顺着她显然已经苍老了的脸往下滚。
细马走后,桑桑一整天都是一副落寞的样子。
邱二爷把细马送到县城,给细马买了一张长途汽车票,又买了一些路上吃的东西。邱二爷很想将细马一直送回家。但他有点羞于见到细马的父亲。再则,细马已经大了,用不着他一直送到底了。
上车时间还早,两人坐在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室里,都默然无语。
细马上车后,将脸转过去看邱二爷。他看到邱二爷的眼睛潮湿着站在秋风里,一副疲惫而衰老的样子。细马还发现,邱二爷的背从未像今天这样驼,肩脚从未瘦得像今天这样隆起,脸色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枯黑—枯黑得就像此刻在秋风中飘忽的梧桐老叶。
细马将脸转过去哭了。
车开动之后,细马又一次转过脸来。他看到了一双凄苦的目光……
傍晚,邱二爷回来了。这天晚上,他和邱二妈感到了一种无底的空虚和孤寂。老两口一夜未睡。清淡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也把窗外的一株竹影投进来,直投在他们的脸上。秋风一吹,竹子一摇,那些影子就虚虚幻幻地晃动着。
一夜,他们几乎无语。只是邱二妈问了一句:“孩子不知走到哪儿了?”邱二爷回答了一句:“我也说不好呢。”
第二天黄昏时,桑桑正要帮着将邱二爷的几只在河坡上吃草的羊赶回邱二爷家时,偶然抬头一看,见路上正走过一个背着包袱的孩子来。他几乎惊讶得要跳起来:那不是细马吗?但他不相信,就揉了揉眼睛,双脚不由自主地往前走着,仔细地分着:细马!就是细马!他扔掉了手中赶羊的树枝,翻过大堤,一路往邱二爷家跑。一边跑,一边大叫:“细马回来了!细马回来了…”
桑乔正站在校门口问:“你说是谁回来了?”
桑桑脚步不停:“细马!是细马回来了!”他一口气跑到了邱二爷家,对邱二爷和邱二妈说:“二爷,二妈,细马……细马……细马他……他回来了……”
邱二爷和邱二妈站在那儿不动,像在梦里。
“细马回来啦!”桑桑用手指了一下黄昏中的路,然后迎着细马跑过去。
邱二爷和邱二妈急匆匆地跑到门口,朦朦胧胧地看到,大路上,真的有一个孩子背着包袱正往这边走过来
等邱二爷和邱二妈跑到路口时,桑桑已背着包袱,和细马走到了他们的跟前……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1016.html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1016.html

文章源自读书笔记-https://yuxinyouhuan.com/1016.html
草房子  内容提要 名著原文

草房子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讲究品位的少年长篇小说。 作品写了男孩桑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六年小学生活。六年中,他亲眼目睹或直接参与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撼动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间毫无瑕疵的纯情,不幸少年与厄运...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一 名著原文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一

那是一九六一年八月的一个上午,秋风乍起,暑气已去,十四岁的男孩桑桑,登上了油麻地小学那一片草房子中间最高一幢的房顶。他坐在屋脊上,油麻地小学第一次一下就全都扑进了他的眼底。秋天的白云,温柔如絮,悠悠远...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二 名著原文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二

桑桑是校长桑乔的儿子。桑桑的家就在油麻地小学的校园里,也是一幢草房子。 油麻地小学是一色的草房子。十几幢草房子,似乎是有规则的,又似乎是没有规则地连成一片。它们分别用作教室、办公室、老师的宿舍或活动室...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三 名著原文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三

当时,那纯洁的白色将孩子们全都镇住了。加上秃鹤一副自信的样子,孩子们别无心思,只是一味默默地注视着。但在仅仅过了两天之后,他们就不再愿意恭敬地看秃鹤了,心里老有将那顶帽子摘下来看一看和摘下那顶帽子再看...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四 名著原文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四

秃鹤没有再戴那顶帽子。秃鹤与大家的对立情绪日益加深。秃鹤换了念头:我就是个秃子,怎么样?!因为有了这个念头,即使冬天来了,他本来是可以顺理成章地与别人一样戴顶棉帽子的,他也不戴。大冬天里,露着一颗一毛...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五 名著原文

草房子 第一章 秃鹤——五

但秃鹤换得的是众人的冷淡,因为他使大家失去了荣誉,使油麻地小学蒙受了“耻辱”。孩子们忘不了那天汇操结束之后,一个个灰溜溜地从人家眼皮底下退出场外,退回教室的情景,忘不了事后桑乔的勃然大怒与劈头盖脑的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