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儿故意制造尴尬气氛,薛宝钗节操碎落一地

薛宝钗,该吃药了

话说宝钗到荣国府也有不少时日了,如今又病着,似乎还没正式去拜访过她的贾宝玉(黛玉后来吃那么大的醋,可见以前真的没有独自来拜访过吧),百无聊赖之中也就想到了她,意欲去望她一望。

因为近路要经过贾政书房门口, 贾宝玉害怕,也就绕了弯路,经过一番周折,也就终于到了梨香院。这个宝玉拜见薛宝钗之心还真是诚恳啊。

真是天降福星,薛姨妈怎能不高兴,宝玉刚一踏进室内,她就一把把宝玉抱入怀内,真是热情似火、殷勤备至。突然想黛玉,如果有个母亲也能够为她这么抱着宝玉,她该是多么幸福。

梨香院也就一下子变得其乐融融,薛姨妈忙前忙后,准备酒饭。

宝玉呢,也就踏进了宝钗的闺房,只见宝钗在做针线,看她样子,唇红眉翠,面若银盘,眼如水杏,衣着朴素。看她神气,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满目图景,尽是低调的华丽。

宝玉也连忙问候了一声:“姐姐可大愈了?”

面对宝玉的问候,宝钗依然气定神闲,对宝玉礼数有加,也免不了对宝玉有一番打量。打量的中心,自然就落到了那块玉上。不见怪,这是谁也很好奇的事情,更何况她妈妈说她那金还得有个玉来配。这不,如意郎君就走到了她面前 。

以前是大众场合,宝钗不敢细瞧,如今送上门来,宝钗又怎会放过机会,也就要细细地赏鉴一番了。

宝玉也就凑了上去,把玉摘给了宝钗,只见它“大如雀卵,灿若朝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宝钗把它拿在手上仔细把玩,也真是看醉了,口里也就不禁念出了上面的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而且还念了两遍。

梦醒过来,或许是宝钗意识到了自己的尴尬,于是就连忙又催莺儿说:“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

薛宝钗,该吃药了

是啊,莺儿面对此情此情,也醉了。连忙说:“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这就是那来自大荒山上的顽石的魅力吧。让人真性情毕露,让人把真话一吐无余。

但是也别被顽石瞒过,莺儿的话是真话,但似乎也是有意说的真话。莺儿一直不去倒茶或许就是伺机行事。

我想,宝玉那玉上的字,莺儿早就有所听说。那玉是多么有名,那上面的字也必然就会广为流传了。别人不知道,薛家的人也应当知道吧。所以这个莺儿知道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只是她平时不好说,如今逮着机会,也就把憋了好久的话给说了出来,看宝玉是何反应。

不过,宝玉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只是也要看宝钗的金,并随便应和可一下。不过这也许很符合莺儿的意思吧。想不到这莺儿还喜欢充当红娘的角色。

不久,莺儿又说:“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至此莺儿的作用也就发挥到极致,薛姨妈、薛宝钗母女的心迹也就都被莺儿表露无遗了。

只是莺儿的第二次暗示,宝玉听了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而是转移话题,提起了薛宝钗的冷香丸。

读至此,在神思中,我就产生了一丝恍惚,觉得红楼梦这文字也太高妙了,人家薛宝钗刚一表现出真性情——对金玉良缘有一丝向往,就提到冷香丸。

薛宝钗,该吃药了而冷香丸,又是压制宝钗体内热毒的药物。通俗一点的讲,也就是压制宝钗本性、压制她真性情的药物吧,所以也就不得不感叹,作者在安排文字结构上的高妙。

作者为何一开始不就安排冷香丸的情节,而非要等到宝钗对真情有所表露后再作安排呢?这或许是有意,也或许是巧合。我的解读也就只能算是一种猜测了。不过,看87版《红楼梦》的这张剧照,薛宝钗向宝玉示爱的意思还是很明显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