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只不过是浪得虚名

摒弃很多人认为的秦可卿之淫,作为一个女人,她要貌有貌,要智慧有智慧,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好人缘有好人缘;其也就真是好得没有边际的女神了。

于是,也就出现了一个悖论,如此完美的女人怎会犯淫,犯淫的女人又怎能如此完美?就算她是兼美,但如此二样怎能够得兼,何况那淫也不是美。

所以面对非同一般的美好,逆向思维就真的很重要,要经常在内心对之进行拷问,一切真的如此吗?

我只是记得秦可卿正常的时候,只有贾母夸夸过她,说她“乃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她所得到的其余的夸奖,也就都是在不正常的时候得到的,要么重病,要么死了,要么是在别人的梦中。

看贾母的夸奖,似乎也不是什么大的夸奖。坏就坏在这“第一个”,又不是“最得意”之人,说明贾母也就仅仅只是对秦可卿满意吧,并不是十分地赞赏。

后来秦可卿重病,又死了,得到一点夸奖,也就实在很正常。现实生活之中,面对重病之人,面对将死之人,面对已死之人,谁又不会说那个人几句好话呢?也就是内心的一种不舍与纪念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作为旁观者,有时候动了恻隐之心,在某些瞬间也就比将死的人更善良了。人之初,性本善啊!

后面说的,秦可卿好到别人为她寻死、守灵,则明显有些虚假了,这一点是根本不用解释的吧。

再看宝玉之梦,可卿是那么美。按说,有所思,必有所梦,这一点可信度比较大吧。但是按照作者的描述,宝玉似乎与这可卿素不相识,还需警幻仙姑介绍,因此,秦可卿的外貌美也就是要大打折扣的吧。并非兼得宝钗黛玉之美。

最后还是来谈谈秦可卿最富智慧的表现吧——秦可卿托梦王熙凤。

由于年龄相仿,二人嫁入贾府的时间可能也间隔不了多少,再则性情相合,所以其二人的关系应当更接近于姐妹关系,没有多少辈分的隔阂。后来秦可卿要走人了,王熙凤必然有所不舍。这也就是秦可卿进入其梦中的主要原因了。

但是,在王熙凤梦中,秦可卿来说那一番话,相对来说,就突兀得很了。王熙凤在梦中感到突兀,读者也感到很突兀吧。

但是,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想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解释。

首先来说,秦可卿生前肯定是没有对王熙凤说此类的治家的话吧,要不然,王熙凤也就不会于梦中对这个秦可卿能说出这番言辞而颇感意外了。

对于这个梦,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注意一个细节:秦可卿一番言辞之后,王熙凤听了心中大快,甚是敬畏。

个人对于这句话的理解是,它并非赞美秦可卿,而是宛转表现王熙凤。因为秦可卿的一番话分明说出了王熙凤想说又说不出的心里话,王熙凤才会心中大快, 对秦可卿十分敬畏,觉得平常小瞧了她。

按照秦可卿生前没有什么治家的异样表现与言论,所以,我想说的是,王熙凤的心里话经过了秦可卿的口说了出来,因而大家误以为是秦可卿了不起。

这种解释是不是更符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道理呢?

王熙凤管理着荣国府,年轻气盛,对于贾府的未来,她必然有所着想,她也有着认真为贾府谋划卖命的心思。想做一个真正的大管家,想有一番作为,她也就必然从长远出着眼。这一点从她一度积极热心宁国府事务,也是看得出来的,雄心不浅啊!

只是她文化知识少, 学问浅,一直还表达不出自己的心思。最终考虑多日,有所成熟,自然也就在她的梦中反应了出来。

这等英明也就真的不能归属秦可卿,而应当归属王熙凤了。

只是王熙凤一个弱女子,身份也比较尴尬,虽然她积极努力,向人们证明她的能耐,但是在荣国府里又有多少给她施展拳脚的空间呢?贾母王夫人,只是让她暂时打打杂罢了。 因而,王熙凤有再高的梦想也是白想,最后也就不如不想,还是一切从现实出发,着眼自己的未来,能捞点就捞点吧。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