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红颜祸水,谁知道黛玉一直在为宝玉吃苦

看《红楼梦》看到一词,觉得很是幽默。

那回说到贾政要回来,宝玉吓得不得了,贾政回来要检查家庭作业啊。

宝玉对贾政抽查读书还是很自信的,于是就只是连日地写字,这可是硬件啊,无法蒙混过关。

贾母听说很是欢喜,说:“以后只管写字念书,不用出来也使得。”这也就等于是免却了宝玉需要遵循的一切礼数。

王夫人也高兴,但毕竟是做母亲,也心疼,说:“临阵磨枪,也不中用,……这一赶,又赶出病来才罢。”

宝钗、探春俩姐妹,看贾母后来也心疼,又有姐姐妹妹之情深,也就说愿意替宝玉写几张交差事。贾母也就更是喜之不尽。

宝玉如临大敌,一向“不劝”宝玉读书的林黛玉又有何表现呢?

“(黛玉)自己只装作不耐烦,把诗社便不起,也不以外事去勾引他。”

正是这“勾引”一词,颇富幽默感吧 ,好像黛玉真正是狐狸精了。不过,幸好作者说的是“不以外事“去勾引,且又在前面交代过黛玉桃花诗写得好,为此新建立了桃花社,又是社主,如今正是开第一社的日子,黛玉也就“把诗社便不起”,所以勾引一词,在此处应作“打扰”的意义理解吧。

黛玉也就当然不是好勾引人的狐狸精了。作者说此话反而是表现出了黛玉为宝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窥一斑而见全豹,为此我们也可看出黛玉对于宝玉的一贯的用心与着想吧。

黛玉,她从来不是宝玉的无脑子的野蛮女友。她也应当深深地知道宝玉不得不选择的未来,她更知道宝玉心里来自他父母的压力。

宝玉挨打,黛玉说:“你从此可都改了吧。”可见黛玉以前不是没有劝过宝玉。只是宝玉自己太不争气,黛玉无论因何事而一日不理他,一语不中他心意,他就像发了疯,除了那些疯话,多次摔玉也是最好的证明吧。这样,你让黛玉如何面对?如何做?

在宝玉的怪脾气面前,在宝玉的死缠烂打下,在充满弱点又极其脆弱的宝玉面前,她也就只有选择屈服,承受其所有的不是,让所有的罪过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骂她一个人承受,所有的苦水她一个人吞。后文的《柳絮词 唐多令》就是其对这份苦楚的深情抒发吧。

黛玉为爱作出的“牺牲”,直到第70回,作者才用这句话向我们道明。因此,黛玉不说那些仕途经济的混账话,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她的伟大,全是一颗自己承担责任为宝玉着想的心。

如今黛玉假装出不耐烦, 黛玉心中忍受的那份寂寞,黛玉害怕宝玉再次被他父亲打骂的善心,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得到呢?这次若不是宝玉自己真的狠命想早点完成差事,黛玉如此,他又不知又要在黛玉面前陪多少个不是呢?(以为自己哪里又错了)

除此之外,黛玉也默默地身体力行地为宝玉着想。

大家为宝玉写作业, 黛玉岂能无动于衷。聪慧的黛玉写出的几张字,是宝玉最为喜欢的字,别人的字是别人的字,而黛玉的字简直就是宝玉的字。贾政看了也更不起疑心。宝玉因此对送字来的紫鹃深深鞠了一躬,表示了对黛玉的感激之情,后又亲自到潇湘馆道谢。

我们不得不感叹,这或许就是黛玉平常的一颗用心:“没办法,摊上这“二货”男友,我只能为他花一番心思了,以备他不时之需,免得他到时候受皮肉之苦。” 所以,也就黛玉写出的字才像极了宝玉写出的。

黛玉真的无时无刻的不在为宝玉着想,不再为他们的未来着想,这也就是黛玉的爱情哲学了:爱一个人,就为他着想,为他吃苦,无论是要经受大多的风雨,承受多大的痛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