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极始知花更艳,浅话袭人处境之悲凉

承受大多的责任,就会迎来多大的骂名。袭人就是这么一位良人吧。

很多人讨厌袭人,无非就三点吧。其一:被宝玉睡了;其二,向王夫人反映情况;其三,被宝玉睡了,又说人家跟宝玉拉扯不清。

拿到是现在,每一件事都可以上头条,袭人也真是豁出去了。

其实,这些事大多数又何尝是袭人用心的算计。我始终还只是坚信袭人暗中告密打击过林黛玉,晴雯的账,却真的不能算到袭人的头上。

外在因素之外,晴雯的结局是有些咎由自取,只是这咎由自取不是贬义词,它是晴雯天真烂漫付出的代价吧。那种家庭,宝玉不能作主,所以晴雯一心赖着今生有宝玉、靠宝玉,是很危险的,用她自己的话说,真的有些“痴心傻意”。

袭人母亲亡故,宝玉的饮食起居等于是一下子就交给了晴雯照顾。晴雯勇病补雀金裘,其善良,其才华,其真心也就一下子感动了宝玉。此后,晴雯也就真正替代了袭人,晚间一直跟宝玉同房睡,夜晚一应茶水起坐呼唤之任,都落在了她身上。袭人回来后,也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晴雯离开大观园的那个夜晚,宝玉自她家回来,刚入睡没有半盏茶的功夫,宝玉就于梦中连声喊晴雯,袭人当时听了一定很不是滋味吧。想当初自己才有的待遇,如今全落到了晴雯身上。

宝玉自感不好意思,开口解释,袭人只得自我安慰道:“她一来乍时,你也曾梦中直叫我,半年才改过来呢。我知道晴雯人虽去了,这两个字只怕不能去的。”最主要的还是后两句,袭人心里的酸真的是非同一般了。但是那么多年,又何曾能够看得出她排斥过晴雯呢?虽然晴雯取代霸占她在宝玉心目中的位置。

那些年,袭人越发自重, 私下、夜晚都不跟宝玉狎昵,晴雯要在里头,就让她在里头,袭人百般隐忍,然而她在宝玉心中的地位却逐渐式微。更主要的是袭人的内心的疼痛,又有谁真个了解知道,又有谁会去关心一下她。

还是作者的这句话最为令人心动:……(袭人)且又吐血旧症虽愈,然每因劳碌风寒所感,即咳中带血……

每每读此句,均深感凄婉,作者三言两语就道出袭人的悲哀与她心境的悲凉。那年挨了宝玉的窝心脚,袭人的身体也就落下了吐血之症。”旧症“二字,分明是袭人吐血多年。后面又提她“咳中带血”,分明是症状还在持续,并未痊愈。

宝钗说,淡极始知花更艳,她不是这样的女子,袭人才是。袭人唯一的追求就是做好自己吧,只是王夫人对她有所勉励,她也就更加地痴傻起来,心中眼中也就更加地把宝玉把怡红院装了进去。

那年元宵,当是贾府最隆重的家宴,所有的人主人奴才都在贾母身边孝顺凑热闹,独独袭人没有来,贾母发现了,很是生气地说,袭人如今得宠也越发拿大了,怪她不来孝顺,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幸好,王熙凤及时出场为袭人开拓,说大家都来这儿,那屋子也确实需要一个人照顾,以防烟花炮竹的危险,况且宝玉回去时也不会是冷屋子一个。

贾母听了,立刻就为袭人的细心、忠诚、无私而深受感动,说袭人服侍贾府上下那么多人,却没有受过贾府什么大恩典。也就想尚袭人些东西。

袭人的淡薄,由此是不是再次可见一斑呢?她何曾主动积极地去为自己争取过什么呢?她有的只是隐忍与忠臣,她侍奉的人就是她的全部。侍奉贾母,心里只有贾母,侍奉史湘云,史湘云把她看作姐妹,侍奉宝玉,眼里更只有宝玉。

所以不要再说袭人没有从一而终,你若不离不弃,她必生死相依,她就是这么一个痴傻的人,这么一个淡极始知花更艳的女子。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