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两大开心果

红楼梦里的两大开心果

读红楼梦,读到宝黛之间的日常,常常读得忍俊不禁。

那次,宝玉说她身上有奇香,黛玉就抿着头发笑问宝玉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

宝玉不解。因问:“什么‘暖香’?”

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

宝玉说不过黛玉,便挠她痒痒,闻了奇香才罢休——一个伶牙俐齿,一个温厚可爱。

红楼梦里的两大开心果

荷包被铰,黛玉误会宝玉赌气不理,被宝玉缠不过,只得起来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

说着往外就走。宝玉笑道:“你到那里,我跟到那里。”

一面仍拿起荷包来带上,黛玉伸手抢道:“你说不要了,这会子又带上,我也替你怪臊的!”说着,“嗤”的一声又笑了。

宝玉道:“好妹妹,明儿另替我作个香袋儿罢。”

黛玉道:“那也只瞧我高兴罢了。”

——忽嗔忽喜,忽笑忽闹,情趣盎然。

红楼梦里的两大开心果

第二十八回,宝玉看林妹妹弯着腰拿剪子在裁东西,便笑道:“哦,这是作什么呢?才吃了饭,这么空着头,一会子又头疼了。”

黛玉并不理,只管裁他的。

有一个丫头说道:“那块绸子角儿还不好呢,再熨他一熨。”

黛玉便把剪子一撂,说道:“理他呢,过一会子就好了。”

宝玉听了,只是纳闷——傻傻的宝哥哥,不知道自己之前的那句话被林妹妹听见了,林妹妹在鹦鹉学舌呛他呢,每读至此,总是想跑到书中去提醒呆哥哥一下,别让林妹妹生这样可爱的小闷气了。

红楼梦里的两大开心果

那一天,宝玉来潇湘馆找黛玉,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

宝玉推他道:“我往那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

然后俩人对着脸儿在床上躺下,讲耗子精的故事儿——也只有曹公的笔下,才能描画出如此美好的画面吧,一张床儿躺着,却那么至纯至真,澄澈明净,美得不容亵渎。

这些随手拈来的再平常不过的片段,在红楼中比比皆是,却常常读得唇齿生香,过目不忘,觉得世上最美的爱情,莫过于如此。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