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自禁

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禁

作者:冰儿

很喜欢第二十六回《潇湘馆春困发幽情》里那段描写:“宝玉信步走入,只见湘帘垂地,悄无人声。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

宝玉便将脸贴在纱窗上,往里看时,耳内忽听得细细的长叹了一声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只见黛玉在床上伸懒腰。宝玉在窗外笑道:“为甚么‘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一面说,一面掀帘子进来了。

每读到这一段,总会把书合拢,想象一个面如冠玉的翩翩少年掀开湘帘那一刻,林妹妹是怎样个伸着懒腰装睡的娇羞模样呢?我甚至偷偷地猜想,是不是林妹妹恍惚间听到了宝哥哥的足音,才情不自禁读出这一句呢?就像《诗经》里那几句描绘: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换言之就是:窗外有一百个人走过,我也能分辨出你的足音。因为其他九十九人都是踏在地上,只有你,踏在我心上。怡红院和潇湘馆,咫尺之隔,哪一天,林妹妹听不到宝哥哥熟悉的足音呢?

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禁

更有意思的是,林妹妹自觉被宝玉偷听到了自己的秘密,赶紧翻身向里装睡,奶妈上前制止宝哥哥搬她身子时,“黛玉便翻身坐了起来,笑道:‘谁睡觉呢。’

如斯娇嗔可爱,娇憨动人,好像生怕宝哥哥真的因为她睡着而跑了似的,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模样。

然后,黛玉坐在床上,一面抬手整理鬓发,一面笑向宝玉道:“人家睡觉,你进来作什么?”这也是明知故问了。

宝玉一歪身坐在椅子上,笑道:“你才说什么?”有些惹黛玉玩,宝玉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禁

黛玉道:“我没说什么。”黛玉当然要装作什么都没有说,这就是黛玉的矜持了。

宝玉笑道:“给你个榧子吃!我都听见了。”

这是宝黛之间最可爱的一次打情骂俏了:明明我在想你,念着西厢记里的戏词,可我就是偏偏不承认。明明我知道你在想我,我都听见了,你还是不承认,我就是要逗逗你。

于是,宝哥哥假借紫鹃倒茶,故作聪明地也拿出了西厢记里的词儿进一步逗林妹妹:“好丫头,‘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叠被铺床?’”

这就是贾宝玉的情不自禁了,想想这宝玉这也就该死了,得意忘形了,不知轻重,说出来了这句话。黛玉那是女儿家正常的情思,宝玉说这话,分明是他实在还不知道怎么保护林黛玉。他眼里心里只有情,没有防范,没有算计,虽说是纯真,在那个年代,却也真是有些傻呼呼。

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禁

于是,林妹妹登时撂下脸来,也就一点都不意外了,只是宝玉绝对没有想到黛玉会这样。只见林黛玉说道:“二哥哥,你说什么?”

宝玉笑道:“我何尝说什么。”宝玉这不是装不懂,可见他的内心是纯真的。他不知道,虽然共同读过书,却不能将书本中的情景随意在自己的生活中再现。

黛玉见宝玉傻傻的,便哭道:“如今新兴的,外头听了村话来,也说给我听,看了混帐书,也来拿我取笑儿。我成了爷们解闷的。”其实,这不是黛玉真心的责怪宝玉吧。细品其语意,应当是将自己与宝玉脱离干系。在古代,这种有伤风化话语,黛玉当然要装作不知道,也就说宝玉是外头听了村话来。一个“听来”,其实也是在保护贾宝玉。

宝玉如此不懂人情,黛玉当然要动点真格,一面哭着,一面下床来往外就走。

共读西厢,那个中午,林黛玉跟贾宝玉都情不禁

从另一种角度看,我们也感到到颦儿就是这样可爱霸道——我想你,是我的事儿。你要再逗我,就是不尊重我了,她这个度把握得简直是游刃有余。

傻傻的宝哥哥一看林妹妹真的生气,“心下慌了,忙赶上来,“好妹妹,我一时该死……我再要敢,嘴上就长个疔,烂了舌头。”宝玉也就会说这些甜言蜜语了。当然宝玉这种对女孩子的态度,还是十分值得男人们学习的。

我们的生活也是如此啊。没办法啊,宝哥哥就是这么怕林妹妹,林妹妹只要一撂脸儿,宝哥哥就会自动败下阵来,他就是不舍得让林妹妹有一丝不高兴。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