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的妙玉独独喜欢贾宝玉,只因她眼里容不得这个字

孤高的妙玉,她也有朋友圈。宝钗、黛玉、湘云、岫烟自然都熟。

宝钗在她面前不动声色,只是冷眼旁观,背后批她的行为“怪诞”。

黛玉、湘云也知她天性“怪僻”,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完全没有平日小伙伴们在一起又打又闹的畅快与自由。

黛玉或者比湘云更了解她一些,宝玉去取红梅,特意叮嘱不可带太多人去。可也仅止于此。

岫烟熟悉她的性情,二人半师半友。即是半师半友,女孩之间的关系就微妙得多了,必多了一份拘谨,少了一份轻松。更何况岫烟天性虽淡然,却不偏离社会伦理道德的轨道,与妙玉天然有隔阂。

最熟者,却是宝玉。

有人以为两人之间有暧昧。其实不然。宝玉心心念念无限牵挂的只有黛玉。宝玉背着黛玉和妙玉搞暧昧,这种情节,只有三四流的作者为搏眼球才写得出;如果宝玉真行如此丑事,作为读者,我们怎可容忍?

细细察看,宝玉对妙玉其实是一种关照。就像关照所有女孩那样去关照妙玉。比如,众人走后,宝玉对妙玉说:“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幺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宝玉深知妙玉洁净,一大群人来了又去,妙玉要费好大功夫洗地了,光打水就是个大工程,这个时候他想到要小厮抬水来,恰是最好的关照。

当然,妙玉的洁净恰好契合了宝玉骨子里的一个执念。那就是对纯净的热爱。他怕脏,婆子们的枕头他不用,宝钗、湘云等仕途经济学问,他认为是沾染了男子的污浊之气,他一点都不喜欢为官做宰的所谓“正途”。

妙玉对宝玉如何?

如无私意,为何让宝玉用自己的绿玉斗喝茶,为何要在宝玉生日时送去粉色祝福?宝玉去乞红梅花,妙玉干脆送他许多。这不是昭然若揭吗?

可是,按常理想一想,如果真有私意,妙玉岂会只拉着宝钗、黛玉喝梯己茶?又岂会守着宝钗、黛玉的面,让宝玉用自己的绿玉斗?

但凡一个女孩,只要有点羞耻心,有那层意思,都不会如此行事,但妙玉偏偏行的光明正大。如果想借宝玉生日弄点事出来,总要偷偷约出来才行。妙玉偏偏送帖也送的光明正大。不在意宝玉身边丫头们嚼舌根。

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丫头嚼妙玉的舌根。这说明什么?说明妙玉没有私意。两人之间来往很少。

另一层,妙玉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对贾母不喝六安茶尚且了解的很清楚,那么对于贾府人人议论的二玉婚事岂会不知?王夫人对于宝玉的态度如何,怎会心中无数?以妙玉的高傲,岂会自毁羽毛?

她的高傲,是她眼里容不得一个字:俗。谁俗,对不起,我们不在一个世界。

宝玉一生的关注点也在这个字上。评价香菱“我们成日叹说可惜他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也曾慨叹平儿处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之间却能体贴周全。贾琏之俗全在不懂作养脂粉,不懂女儿的好,宝玉深为叹息。

宝玉从不考虑经济,也不思考如何让贾府兴旺下去,黛玉闲了,还要算计一下贾府的收入支出,宝玉从不。他天生是个异数。

妙玉和宝玉,这两个“富贵闲人”品人的标准是一样的,那就是俗或者不俗。百转千回的追寻,他们俩在精神的源头上相遇。自然引为知己。让宝玉用自己常用的绿玉斗才是不俗,才当得起这份知己之情。

岫烟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到底不懂妙玉。妙玉看人,当然也包括她自己,实在到了一个高的境界,只有人,没有僧俗之分,没有男女之分。只要我觉得你不俗,你就不俗,别人怎样看,不关己事。她向贾宝玉献殷勤,也就如此坦荡。黛玉也不吃醋,宝玉去乞梅花时,黛玉更是知道让宝玉跟她独处,这绝不是黛玉为得梅花施展的美男计,只是黛玉知道,妙玉仅仅只是精神里有洁癖,她独独欣赏宝玉的干净雅致。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