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幻仙子的遗憾

文/与心幽欢

红楼一梦,其实早该醒来,无奈“逸豫多亡身”,醉生梦死惯了,又有谁愿意去管他后手不接。

警幻仙姑也就不由得对着宝玉感叹:“痴儿,还未醒悟。”宝玉是枉费了宁荣二公的一番心思,糟蹋了警幻仙姑的一份用心。

王熙凤虽是精明干练之人,借用《花千骨》里的一句话,她又何尝不是执念太深,而执着于眼前仅有的呢?因此,她也白白辜负了秦可卿的一番心意。

宝玉第一次没有醒来,还是十分值得原谅的,毕竟那些诗作曲子太难晦涩,犹如庙里抽来的签,模棱不清。而且,宝玉他那时也只算个孩童,天分虽高,但人生经验有限,理解力自然也有限。不过警幻仙姑似乎不想让其看得出个透彻来。如果,都看透彻了,宝玉往后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但是,秦可卿却对王熙凤交代得透彻。不知道是王熙凤醒来就把秦可卿的话忘了,还是根本就不相信那是真的,或曰不愿相信。后来,依然执着于她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不作任何长远的打算。

设若王熙凤早日醒来,作出长远打算,在祖茔前置了田地,后来贾府覆灭,也就不至于悲惨到那种境地了。

因此,秦可卿也就绝对是正面形象了,身属十二钗,是重点歌颂的对象,也就不要把她想得那么不堪。其淫,我也着实只愿意理解成多情。

姐姐优秀,秦钟似也不是孬种,王熙凤第一次见他就说把宝玉给比下去了,虽是客套话,却也有九分实情。要不然其跟宝玉眉来眼去,也就不会闹出一场学堂风波,想不到“红颜祸水”这四个字也可以用于男人身上。

秦钟心神能与宝玉相通,算是宝玉的知己,可见其在心智方面也不是庸俗之辈,他只是家底薄,才没有宝玉的风光吧。宝玉不也是暗叹其没有生在风流富贵之家么。

只是,悲剧早已注定,秦钟很快就步上了他姐姐的后尘。

秦可卿优秀,她的死被赋予了非凡的意义;秦钟的死,其实,作者也是用意很深的。

秦钟当然不是托梦,作者写法高明,而是说其死了一半,在鬼判官手里告饶回来交代后事的。

秦钟是死不瞑目,临死前,他牵挂着他家存的银子,牵挂着智能儿等等,直到宝玉来,他对宝玉交代了一段话,才勉强地跟着鬼判官走了。

所以其对宝玉说的话就就显得尤为重要,但是宝玉似乎不怎么爱听,因为秦钟这么个好的朋友,临终前对他说的话竟然是像宝钗一样“劝学”,要宝玉别自视甚高,别自误,需要立志功名,宝玉也只算勉强听一听了。

这就是宝玉第二次醒来的机会,无奈,痴儿还是未悟。

于是,两个临死之人的金玉良言就这么被辜负了。梦醒的人又都死了,红楼一梦,也就终究只能在悲剧中彻底醒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