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这样的朋友,走着走着,也就远了

[player autoplay=”1″]

别看袭人温柔和顺,在红楼梦里,也算是爱发脾气,爱吃醋的。史湘云有一句骂林黛玉的话,用在林黛玉身上不合适,用在袭人身上,却十分合适。

那次是,史湘云先点破并嘲笑林黛玉像戏子。林黛玉不理她,但是宝玉却多心,立马就拿眼睛向史湘云表示了责备。

林黛玉没来之前,这天下可是她史湘云的天下。估计那个时候,那些女孩子中间,贾母也只疼史湘云一个,也独独她和宝玉两小无猜。如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贾母与宝玉的心,全都用在了她的身上,史湘云的心里当然就有些酸溜溜的,闷闷不乐,总是想着打趣、讽刺林黛玉。

宝玉在大众场合作出如此的偏袒意味十足的行为,史湘云的心底,当然就更不好受。她立马就向宝玉“翻脸”,吵嚷着明早就回家。

宝玉当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过错,且还满心里觉得是对史湘云好,他要向史湘云解释。可是,贾宝玉甜言蜜语说尽,史湘云哪里听得进去。因为贾宝玉越解释,越说明了他在乎的是林黛玉,史湘云的心,也就更加的酸溜溜。

史湘云内心也藏不住话。开口的一句话就把贾宝玉推向了门外,只见史湘云说:“要说,你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

也就是这句话了,它用来形容林黛玉不合适,用在袭人身上倒是很合适的。

先说这小性儿吧。

史湘云来了,贾宝玉高兴,又是跟林黛玉住在一起,贾宝玉也就更高兴,他最喜爱的两个人儿,要见,去了就能够一同见到,在袭人心底,他高兴得更是忘了天日。

那些时候,林黛玉那里,贾宝玉晚上去,三更半夜才回来;早上也去,打开眼睛,没有洗漱就跑去。袭人见着不对劲,走进去一看,宝玉洗漱用的水都是史湘云剩下的,史湘云还在为宝玉梳头,她也就更加闷闷的,不愿理任何人,也就又独自回到了怡红院。

这个时候,老是往怡红院跑的宝钗也来了,见袭人闷闷的,就知道她有心思,一开导,袭人立马就说出了她的恼怒,满腹怨气与牢骚。

看她说了什么:

宝兄弟哪里有在家的工夫,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的闹的。

初看这话,袭人着实在恼贾宝玉。但是,仔细一想,这袭人更是在恼怒史湘云。一句“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的闹的”,可谓是一箭双雕,一下子就出卖了她真是的内心。只是史湘云是客人,她这无名火,也就只好在宝钗面前假装把气撒在善良的宝玉身上。

我们看到,黛玉平日里一直跟宝玉住在院子里,还算是隔壁,但是宝玉平日里却并非没日没夜的到潇湘馆闹腾。史湘云一来了,宝玉也就有些放纵了。

话实说与久未谋面的朋友团聚放纵一下也正常吧,但是袭人却不通这人情。史湘云依然跟贾宝玉亲昵无间,她立马就不高兴,十分张扬地在宝钗身边指责宝玉的不是,其实就是在责骂史湘云。

也就是这不通人情,往好的方面说是为宝玉好,是对宝玉温良的劝谏,往重的方面说,则就是袭人的过分小性,是袭人内心深处打翻了醋坛子,妒火中烧了。

这一烧,一下子就把贾宝玉烧得莫名其妙,一两天的时间,他的心情都是那个郁闷。冷战之后,袭人看宝玉单纯对自己又真切,才收敛了冷脸。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史湘云,假若她听到袭人说姊妹们没个黑家白日地闹,心里也不是滋味吧。

史湘云虽劝宝玉要长进,但是宝玉让其梳头,她不也是梳了吗?史湘云内心里,应当是喜欢着宝玉,在乎着宝玉,才会如此,才会给宝玉梳头。

如今袭人觉察出这一点,觉察出她俩的两小无猜,又说出这样的风凉话。她一定会觉得袭人比林黛玉还小性吧。

紧接着的两回里,袭人劝宝玉,坐着表现的也全是她善于辖治人功夫。在动机上,虽不好过分指责,但那总归是袭人的强项,哄得宝玉都说要拿八抬的大轿子抬她,袭人也算是心花怒放了。这也是袭人对史湘云不放心的延续。直到史湘云后来定亲了,袭人才一心去防范林黛玉。

中间,宝玉晴雯吵架了。宝玉对着晴雯的语气强硬的一点,袭人也立马站定立场,对着晴雯发脾气,质问晴雯到底是跟他恼,还是跟贾宝玉恼,拿着贾宝玉的身份压制晴雯。也算是善于见风使舵辖治人的。

后来,紫鹃无意激发出宝玉的傻根,差点就要死过去。袭人也是立马跑到潇湘馆当着黛玉的面责骂紫鹃。这也就是袭人脾气不好,爱恼人的特点吧。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