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娘说了一句什么话,王夫人立马惶恐不安,只好拿晴雯当替罪羊

[player autoplay=”1″]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开始,贾政出差,直到第七十多回才回来。那么多年,王夫人也就等于是掌握了贾府里绝对的权力。

俗话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王夫人成了实质性的一把手,自然是要使贾府达到她自己的理想状态。

因为中年丧子,首先,她当然是想宝玉过得自由潇洒快活,健康成人,长大了,早一点娶妻生子,当家做主,她时刻玄着的心,也就踏实了。

因此,袭人献出良策,让她把贾宝玉挪出大观园,她也只是说从长计议。她不想宝玉再次受到羁绊,更怕宝玉离远了大观园的女孩子会憋出什么病来。

其次,也就是压制赵姨娘了。贾政在家的时候,赵姨娘与贾环兴风作浪,却无人敢在贾政面前发出微辞,仅有的,只有贾母愤怒时的一句抱怨。大家只是默默地忍耐。贾政走了,赵姨娘的气焰,一下就没了,她想着的是要去巴结讨好王夫人,但王夫人不给脸,探春及其怡红院里的一些丫头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婆子们挑唆她,利用她,她可是受够了委屈。

因此,一旦听说贾政要回来,贾宝玉是最害怕的,赵姨娘却是最高兴的。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贾政终究没有一去不复返。贾政回来了,王夫人与贾宝玉的好日子,立马就走向了尽头。客观上的因素与主观上的因素,立马就一次次地把王夫人和贾宝玉推向痛苦的深渊。

首先就是绣春囊惊现大观园,邢夫人将了她一军,她立马就吓出一身冷汗,也是失去了理智,走到王熙凤房间,她二话不说,就开始责备、逼问着王熙凤。她跟王熙凤早已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出了这么大丑闻,会直接威胁到其二人在荣国府的“执政地位”。如果闹大了,其后果可谓是不堪想象。

这里天有不测风云,那里赵姨娘早已开始作祟。

贾政刚一回来,赵姨娘就忙不迭的跟着贾政谈论起了儿女的婚事。

赵姨娘看中了王夫人的丫头彩霞,贾环也素与彩霞有旧情。巴望着儿子抱得良人归,也是赵姨娘的一篇慈母心。于是,她就找到贾政,希望贾政早一点为贾环作主,张罗好这一门好姻缘。

但是,贾政在儿女的婚事上却并不急切,他想把贾府塑造成书香门第,孩子们年纪还小,他想着再让他们读两年书。

于是,赵姨娘的心愿自然就没有达成,但是,这却又正好成了赵姨娘攻击王夫人的契机。

当贾政说他已经为宝玉和贾环物色好了两个丫头后,赵姨娘也就更加参奏王夫人一本了。

只见赵姨娘很平静地说:“宝玉已经有了二年了,老爷难道还不知道?”

且看这短短的一句话,可谓是包藏祸心,有着千钧重,足以压得王夫人喘不过气来。贾政不想宝玉早婚,王夫人却让袭人跟宝玉试婚,这是古代婚姻上的丑闻不说,更是乱了古代的礼法。一个作妻子的瞒着丈夫,私定儿女婚事,这种违反夫为妻纲的行为,足以把作妻子推上被丈夫休掉的风口浪尖。

王夫人对此,应当也是害怕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急着把彩霞从她的身边赶走,实在是在她身边发生的这种男女私情,足以伤害她的声誉。而她却早前昏了头,给宝玉私定下了房里人,还没有行礼,就让其跟宝玉朝夕相处。这种为古人所不耻的试婚行为,出现在王夫人的安排之下,其罪名之大,也就更甚于那种纵容私情的行为了。

想想贾政听着“有了二年”四个字,眼睛都气绿了,“有了”二字点明了夫妻之实,二年,则点出时间之久,及其王夫人对他的隐瞒。

还有,那个丫头小鹊儿,也可能是王夫人安排在赵姨娘身边的耳报神。贾政睡下之后,她立马去通报贾宝玉,说贾政明日有话问他。这“有话”二字,则说明了,这不同于往日,贾政不只是抽查宝玉的学问了,她和袭人的关系,贾政也要一并审问。

那小鹊如果又去向王夫人汇报,王夫人听说,又怎会不立马变得惶恐不安呢?后来,贾政若亲自问她,她也就会变得更加的惶恐不安了。

如此,贾政走后,贾府在王夫人的治理之下,大观园里的丫头和宝玉,一点都不检点,大家热心于男女之情,宝玉的学问也荒废了,贾政虽一时没有怪罪王夫人,可能也只是因为王夫人有着娘家作背景,贾政也就不好把夫妻之间的脸面撕破。

时下绣春囊又在园中出现,假若又传到了贾政耳朵里,其在家庭中的地位也就真的难保了。

经过王熙凤一分析,王夫人,也就只好通过抄检大观园的手段来为她正名,来为宝玉洗白,只是王夫人为了保护袭人,拿晴雯作了替罪羊。所以,女人不能太单纯,晴雯的死,也就是她的单纯害了自己。因为她的心智不成熟,她的脾气暴躁,个性过于张扬,大家都喜欢说的她的坏话,所以才容易被往王夫人所利用。

但是,牺牲一个晴雯,一切就都完美了吗?她这么做伤害的只有宝玉,伤害宝玉,就是伤害她自己,她的生活,也从此一步步走向痛苦的深渊。赵姨娘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