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英雄一世,奈何折腾成了悲情

作者:肖国锋

其一,注定

红楼世界白雪红梅,琅苑大观脂粉香娃。

红香绿玉之中,千芳万艳之丛,钗头裙钿之列,王熙凤,无疑“是脂粉队里的英雄”。这个出身金陵世家的“泼皮破落户”,这个史老太君嘴里的“猴儿”,注定要把仰赖皇恩的宁荣两府玩弄于股掌之中,注定要把沐浴世泽的钟鸣鼎食之家搅的天翻地覆。

英雄之所以叫英雄,一定因为他们的颈项撑得起金冕之重。顶着脂粉英雄的头衔的王熙凤杀伐决断何其果敢,陟罚臧否何其英明,大小事宜井井有条,上下人等无不调服。

相比贾珍的荒淫无能,宝玉的“中看不中用”,王熙凤可谓真正的豪杰。怪道冷子兴当日说到七八个男子怎敌她凤姐一人,试问哪个男子长了她那水晶心肝玻璃窍。

其二:施才

遥想秦氏殡天,王熙凤竟敢接下宁府的烂摊子。且说她心无旁骛,面对乱作一团的宁府一定要“先理出一个头绪来”,针对时弊,对症下药。

“人口混杂,遗失东西”就“订造簿册”,“事无专诿”就明确分工。先君子,后小人,杀鸡儆猴决不手软;以身作则,不畏操劳,每日“卯正二刻便过来了”,“那宁国府中的婆娘媳妇闻得到齐”;

有时间,有截点,王熙凤令道“卯正而刻我来点卯,巳正吃早饭,凡有领牌回事的,只在午初刻。戌初过烧纸”……

试想王熙凤衣着貂鼠,器宇轩昂,宁府上下无不敬待差遣,俨然就是指点江山。“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头脑清楚,上比大夫;行事磊落,堪称巾帼。

说一不二,当仁不让,这才有了秦氏一场风光大葬,贾家在王公贵族面前赚足了面子,凤姐外宁荣两府树立了威望。英雄不是谁想当就能当。

其三:非凡人

英雄就像舞台上的生旦净丑,享受着锣鼓与掌声的喧嚣,却忘记了谁是自己。

“我来迟了,未曾迎接远客”,初次登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朗声大笑,如同银瓶乍破水浆迸。人人敛声屏气,唯独王熙凤,一声凤徵划透灰色的死气沉沉的天空。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出现在所有人视野里的早已不是一个普通女子,更像是一个带着彩色光环,天衣无缝的神,令人不尽喟叹道:人间竟有如此奇女子。

其四:活成戏子

然而人生如戏,粉墨登场,出将入相,锣鼓喧嚣之后,人去楼空,依旧是漠漠长夜。

王熙凤的确是唱戏的好手,台上一出独角戏惟妙惟肖,博得台下贾母,妯俚,叔嫂的一片叫好。洗去脸上花花绿绿的油彩,脱下精巧的行头软胄,舞台上的英雄其实还是凡人。

效戏彩斑衣,不过像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和大观园里作揖讨果子吃的西洋点子狗没有区别。

在穷亲戚刘姥姥面前故作姿态,那如画的面孔,那端正的姿仪,美的安好,丑的自然。原来,那个丹唇未启笑先闻的明妃仙子,脸上涂了太厚的油彩,当日戏说梨香园的小戏子形容与黛玉有几分相似,殊不知自己早已成了彻彻底底的戏子。

其五:放纵

大抵,称得上英雄的人,都有史诗般沉重和富于悲剧色彩的故事,无论是生不逢时,还是作茧自缚。

秦可卿芳魂游离之际,荡魄王熙凤之处,殷勤付嘱,将贾家上下百十口人的命运系于王熙凤一人。王熙凤在秦氏眼中就是救世主,就是脂粉英雄,粉面藏威,能敌须眉。

英雄有一夫当关之勇,但多困于所溺,英雄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秦氏大殡,王熙凤出足了风头,愈加娇纵;

贾母偏袒,王熙凤又会逢迎,胆识愈壮,终于掩盖不住贪婪的本性,迟发月钱,放贷收利。

王熙凤有的是经济学家才具备的胆识和头脑。她为了三千两银子逼死一对苦命鸳鸯,何其冷酷无情?

无毒不丈夫,可王熙凤比丈夫还毒。设计相思局,贾天祥一命呜呼;借刀杀人,苦尤姐丧子又丧命,王熙凤却落了贤良的好名声,怎知她妒意深藏,不过为了等待时机。

“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兴儿说的一点不为过。

其六:悲情

荡悠悠似三更梦,秦氏的一番苦心早被凤姐忘得一干二净。英雄末路,红霞夕照,晚景凄惨。身心憔悴,病苦缠身,只不过为了人见钦敬。

“古来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如今威风扫地,颜面无存,强英雄比谁都聪明,又怎能不知命。当日暗中调度,何其英雄,尤二姐失名丧子又陪命,秋桐不过一颗棋子,用过即弃。贾母寿终归地府,王熙凤的头顶的一方青天瞬间坍塌。

“一从二令三人木”,贾琏由恨而生的冷漠,让大势已去的王熙凤心凉不已,曾经的“胭脂虎”一张利嘴如刀剑,杏眼一瞪,气势汹汹,让贾琏言听计从,如今冷塌恶卧,陪伴她的不过抄家时从王熙凤手里搜出来的万两金银。

一层铁栏,两个天地。羁侯所中的王熙凤看到前来探望的刘姥姥应该会庆幸自己多年前那点微不足道的布施。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好一部悲金悼玉的红楼梦,演出了一部荣辱兴衰,血泪交横的脂粉英雄史。作茧自缚,自误终生,纵你当日三更良辰好梦,奈何冰山势尽,大厦将倾。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