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黛爱情打上死结, 袭人到潇湘馆兴师问罪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短暂的相别,更觉爱深情浓。

急痛攻心,休养数日的贾宝玉,拄着拐杖,踱步着碎步,来到了潇湘馆,只见黛玉越发瘦得可怜。黛玉见宝玉也比先前大瘦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想起往日之事,有感彼此情怀,其二人不免都立马流下泪来。

此时无声胜有声,心迹已明,心灵已通,说点什么呢?还是不说什么好。简单的嘘寒问暖之后,黛玉就又催着宝玉赶紧回去歇息调养。最深的情,也就只有寄托在这简单的关心上。宝玉也只得回去,不让黛玉忧心。

经过紫鹃一试探, 黛玉心中早已暗自感叹,对于宝玉,她还会去奢求什么呢?唯有关心罢了,唯有惦念了吧。

但是这份情愫却又不能热烈,只能冷藏。

其实紫鹃说的不无道理,如今他们都大了,那起混账的人们背地里说的话不可不畏。林黛玉叫紫鹃不和宝玉说笑,既是保护紫鹃,也是提醒自己。

面对宝玉的疯狂,面对贾府上下的揪心, 面对宝玉情绪平复下来后的静好岁月,黛玉心目中的石头落地时,也不免就发出心酸的感叹:“幸喜众人都知宝玉原有些呆气,自幼是他二人亲密,如今紫鹃是戏语亦是常情。宝玉之病亦非罕事,因不疑到别事上去。

虽是幸喜,这又该是多么心酸悲戚的感叹。

在此次之前,宝玉之心她不是不知,宝玉也是她心之所依。曾经的那一块手帕也是令她又惊又喜由惧。如今又是这样。儿女私情在那个时代见不得天日之外,更令黛玉悲戚的是:父母兄弟全无,连个作主的人都没有,此等两情相悦的情愫,又怎能轻易修成正果。

紫鹃劝黛玉早作打算,黛玉又何尝不知。那个时代,此等托付终身的事,总要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自己不好开口,难道要她去告诉宝玉,让宝玉去向贾母贾政王夫人请命吗?

当然,机会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后来薛姨妈说要把黛玉说给宝玉,紫鹃连忙为黛玉请缨,让薛姨妈早作主,但是却被薛姨妈一口回绝了,还因此讽刺紫鹃。

因此,对于宝黛自身来说,这份感情终究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贾宝玉在女孩子堆里混,贾母也经常观察贾宝玉,看他是否是人大心大。 所以宝黛爱情,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够冷处理,以待天命。

宝黛二人能够继续亲密无间地走下去, 也在于贾母发现宝玉之行为并非人大心大。但是,这一切却瞒不过袭人。那天,宝玉一旦病倒,她就立忙到潇湘馆兴师问罪,管她黛玉有病无病,恶狠狠地埋怨了几句,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黛玉喝的药,也一口就呕吐了出来。

袭人的这一作为,也预示了宝黛爱情终究会是一个悲剧。

[player autoplay=”1″]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