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子

妙玉,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孩子

文/和悦

《红楼梦》十二曲子中,那首《世难容》就是写妙玉的。曲中说到妙玉“天生成孤癖人皆罕”。

但凡孤僻的人,大多表现为冷漠寡言、离群索居、独来独往、不懂人情世故,说起话来又是直来直往,容易得罪人。孤癖的性格,先天的因素并不多,主要还是受客观环境的影响。

在第十八回林之孝家的口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妙玉是苏州人氏,出身仕宦之家,自幼体弱多病,所以只得入了空门,带发修行,病才得好。

以前的贵族小姐,一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更何况是个多病的小姐。可以这样说,除了爹娘,妙玉是很少跟外人接触的,也没有什么玩伴。她的幼年,应该是非常孤独的。

书中没有提到妙玉是几岁出家,但我们可以从邢岫烟和林之孝家的口中看出端倪。

邢岫烟说她和妙玉做了10年的邻居,后来邢岫烟家投了亲戚,才没有了联系。林之孝家的说:“(妙玉)今年十八,……去岁随了师父上来……”从这话里我们可以知道妙玉十七岁到京城,如果邢岫烟刚好也在那一年投亲的话,那么,妙玉最大是七岁就出家了,不然还可能更小些。

试想想,一个小小年纪就出家,除了师父,每天就对着青灯古佛的少女,她能懂得多少人情世故?又岂能随随便便就随了世俗大众?

妙玉,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孩子

我们可以发现,对于妙玉的评价,都是出自旁人之口。李纨就说过,“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宝玉也说过,“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眼。”邢岫烟更是说她“不合时宜,权势不容”,“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可以看出,这些评价都是负面的,也是不了解妙玉才会这样说的。

我倒觉得,作为一个出家人,不合时宜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妙玉合时宜、懂世故、善与豪门权贵打交道,那世上岂不又多了一个净虚(水月庵的老尼姑)。

妙玉虽出家为尼,但毕竟是出身仕宦人家,再加上很有才华,模样又好。所以,她骨子里是高贵的,也是高傲的。不为人理解也是自然的事。

但是性格孤癖,并不是妙玉的错,这是生长环境、人生际遇和自身身份造成的。如果能有朋友,谁愿意孤孤单单?世人尚且感叹知己难求,更何况妙玉是个出家人!

以前读《红楼》,我也是不喜欢妙玉的,主要是不喜欢妙玉对刘姥姥的态度。

在第四十一回中有这样一个情节: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来到栊翠庵,妙玉出来给贾母奉茶,贾母吃了半盏,便笑着递与刘姥姥,刘姥姥便一口吃尽。就因为刘姥姥喝了一口,妙玉便嫌脏了。后来道婆收回茶盏,妙玉便命:“将那成窑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吧。”后来宝玉央她把杯子送给刘姥姥,妙玉居然说“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是砸碎了也不能给他”。短短的两句话,就很精彩地诠释出妙玉的另一个癖——心理上的洁癖。

妙玉,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孩子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贾母到栊翠庵时的那段感叹?(贾母)至院中见花木繁盛,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

打理花草树木,一般都是丫头婆子的事,小姐主子们是不用弄这些的。之所以栊翠庵的花木比别处好看,难道是这里的人比较没事?比较勤快吗?我看这倒不是。如果不是妙玉不愿看着花木长乱长败,勤加督促修理,也没有这么繁盛的花木了。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妙玉确实比别人要爱整洁和干净。

妙玉还有一癖,就是行为上的怪癖。妙玉自幼出家,虽是带发修行,但也算是佛门弟子。身为佛门弟子的她,却喜欢起庄子。她“常赞文是庄子的好”,自称是“畸零之人”。我们知道,庄子是道家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后世尊其为道教祖师。畸人,就是不同于世俗而又等同于自然的人。

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妙玉行为中的特立独行之处。只要自己喜欢的就去做,我行我素,全然不顾世俗的眼光。这该是多么勇敢的女孩子才能有如此的举动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