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口才如此高妙,林黛玉又怎会不动心?

贾宝玉口才如此高妙,林黛玉她又怎会不动心?

贾宝玉注定不是凡品,小小年纪,就名声在外。

或许你会说那些都是坏名声,但是这似乎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造成的。也都怪他的那个父亲,有什么气生不了,非要去生一个刚满周岁孩子的气,并因而一直嫌弃这个儿子,总是狠狠地骂,狠狠地打,外人也就肆无忌惮地说贾宝玉的不是了。

但贾宝玉何曾是无能之辈呢?在元春的教导下,他三四岁就识得数千字,也读过几本书,真的是神童了。他唯一的“缺憾”,乃多情尔,于是人们就把他的这个缺憾无穷放大,最终以讹传讹,宝玉也就“早节不保”了。

宝玉也是倔性子啊, 举世而非之,他不加沮,依然我行我素。但是,也并不是没有一个人懂得他,并不是没有一个人会说他几句好话。

林黛玉的母亲贾敏,就是其中的这么一位吧。林黛玉这么转述她母亲的话说:“(你这表哥)虽极憨顽,(却)说在姐妹情中极好的。”

这是一个转折关系的句子,意思重在后者,也就是说憨顽算不了什么,他还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他可是一个有情人,善良之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不,贾宝玉早早的就在林黛玉的心目中留下了好印象。 林黛玉本来就是来到人间偿还恩情的,其天分中又怎会不看重“情”这个字呢?

贾宝玉口才如此高妙,林黛玉她又怎会不动心?

只是贾政加上王夫人的警告,听说宝玉要进屋子了,她才想着回避一下,不见那孽根祸胎的惫赖人物也罢。可见先入为主的评判确实容易影响误导人。

幸好世事的真相并不是活在别人的口中,而是总会本真地展现在大家眼前。

贾宝玉第一次出场就是给黛玉一惊——何曾眼熟到如此程度。

抛却神话因素,也就当指一位男人令某位女子心生好感,倍感亲切,而动心了啊。更何况曹雪芹写的也确实是人间事,这世界哪里真有神仙转世的鬼话。

外貌出众,慈眉善目,这还是其次了,作者不是说他“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是草莽”吗? 但是宝玉腹内真的是草莽吗?

以上说他三四岁就会读书识字早已证明他不是草莽,那么他在日常生活中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接下来的文字,作者就是写给明眼人看的了,原来宝玉他可是情商至高、嘴巴乖到人疼的好孩子。

这就是宝玉第二次打量林黛玉了,这一次他是认真打量。只见宝玉看罢,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此话一出,是不是又会令林黛玉对他倍生好感呢?

说出此话,虽然有些唐突,却也令人心生感动,因为下面的话,也佐证了宝玉的真纯,宝玉说:“虽未曾见过她, 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识,如今只作远别重逢,亦为不可。”

贾宝玉口才如此高妙,林黛玉她又怎会不动心?

此话说明,宝玉并非有意挑逗人家女孩子,而是在表明自己初见林黛玉,对于林黛玉的喜欢。因为看着面善,这就是表明他对黛玉有好感,很喜欢黛玉嘛。贾母听说此话更是交口称赞,说:“更好,更好。”相比于宝玉,我们大多也算是笨嘴拙舌了。

再看那宝玉,摔玉之后,着实惊吓了林黛玉,其后面的言辞,读完,也就真觉得是其对于林黛玉的补偿了。

他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的妹妹也没有,可见这不是个好东西。”

这恐怕是宝玉第一次砸玉吧,以前他只觉得没趣。如今,除了觉得那不是个好东西之外,也觉得,就算那是好定西,自己不配单独拥有那玉石吧。林黛玉神仙似的的人物都没有,他宝玉一向热爱女性,他又怎么敢独有呢?说法看似矛盾,其实很合理。

而且,这无形中又抬高林黛玉的地位, 说黛玉是神仙似的妹妹,就是最高的赞美了。不为别人砸玉,为黛玉砸玉,黛玉自个就是比别人更出众了。贾府姐妹之难以媲美,也就不言自明了。

所以林黛玉虽然受惊吓哭了半夜,但是贾宝玉在其心中却依然有好感。 男孩追女孩,还真的要向贾宝玉学学。如此口才,想得到,也说得出,他宝玉也就必定不是凡品了。

第三回最后的文字,也写出了宝玉在长辈面前是如何的乖巧,贾母让宝玉同她住在套件的暖阁里睡,贾宝玉怎么说的呢?

只见宝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纱橱外的床上很妥当,何必又出来闹的老祖宗不得安静。”

嘴巴是那个甜,比王熙凤还贴心三分,怎怪老祖宗疼她,。林黛玉看着他如此懂事,贾母那么喜爱他,一切和和美美,因此也就一定会更加确信她母亲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贾宝玉实乃一个纯善的至情之人。

其住在黛玉的碧纱橱外面,也算是其对初来乍到的黛玉的一种守护了。林黛玉又怎不会因此而感动呢?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