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身为女人,却过于作贱女人

香菱也真是好学,前脚踏进大观园,后脚就去拜林黛玉学诗,真是古今无双的第一好学之人。怪不得薛宝钗笑着对贾宝玉说:“你能够像她这样苦心就好了,学什么有个不成的。”

可是如此好学之人,薛宝钗却忍心打压之,说:“你本来呆头呆脑的,再填上这个,越发弄成个呆子了。”也就真的有些不近人情了。

可见香菱学诗,宝钗是有些不高兴的,不为别的,香菱她是个女人。为什么宝玉能发奋学,香菱就不能发奋学?难道香菱学诗真的会越来越呆吗?这显然是谬论吧。

宝玉成日叹息说:“可惜她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

宝玉这里的俗,指的就是傻,不通文墨了。显然,香菱学诗后,在宝玉心中俨然变得不傻了,有活气了,也就是不呆了。

这也就又是宝玉说的:“这正是地灵人杰,老天生人在不虚赋情性的。”也当就是指香菱变了一个人了,变得有了性情,像个活灵的人,而宝钗竟然说他越学越呆,也就真的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错,创作之人在创作的时候,确实呆呆的傻傻的。但是,那次螃蟹宴之后,宝钗他们作诗的时候,不也是呆呆的傻傻地想着心思吗?

但是,胸有诗意,却会令人在日常生活中充满灵性,黛玉如是,湘云如是,她宝钗不也是很灵敏吗?也就只有宝玉不怎么会写诗,也就他相对来说有些呆头呆脑了。

这一切不为其它,只是宝钗身为女人,过于作践女人了。女人无才便是德,但是修身养性,也是必须的。

香菱的内心却是动了诗心,好学的精神,也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她一开始就告诉黛玉不要嫌弃她烦腻,而黛玉呢,也诲人不倦,真是一对好师徒。

苦心人,天不负,不出几天,香菱就作出一首众人感叹,富有新意,众人难以创作出的诗歌。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

这就是香菱梦里之作,这也就是香菱之精华。他天生丽质难自弃,如今的才华,欲要掩盖住,也是一件很难得事情。甄士隐当初也爱好文学,香菱也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博得嫦娥应自问,何缘不使永团圆?——只是她有命无运,那幸福的生活,其还没有来得及怎么享受,好好的繁华,就烟消火灭,转眼就成了过眼人烟,一家人分散开来,也真是凄凉无限。

当然,跟着宝钗也是香菱的幸运了, 宝钗也算疼她,只是心里的固有偏见在作祟,在那么不愿意教香菱写诗,况且其让香菱跟着黛玉混,也算功德一件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