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人生三大错误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当是其一生最具悲剧性的概括。纵观王熙凤一生所耍的手段,其中的三段公案,对其命运和贾府的命运都是非常具有致命性的。

其一,在宁国府乱施淫威。

秦可卿死后,尤氏因心病而犯心绞痛,一时宁国府内务无人主持,但是秦可卿的丧礼事宜又摆在面前,把贾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这时,贾宝玉走了出来,向贾珍推荐了王熙凤。这王熙凤虽极尽征求王夫人的意见,但自己的心却早已就飞进了宁国府的主管的位子上。

喜上眉梢的她,为了让自己升级为一个更加合格的家族管理者(因为之前,王熙凤还没有操办过什么红白事,终究是说话没什么大分量),立马就也就向王夫人表决心,答应了贾珍的请求。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王熙凤上台更是不饶人,一心想甩威风的她一上台立马就兴利除弊,按其在荣国府的作风行事。在宁国府,首一例她就杀鸡敬候,把个宁国府管家赖二的媳妇打得过半死,其他诸人她更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其嚣张气焰更是一时无人能及。

但宁国府终究是宁国府,一方面宁国府散漫的家风已经形成,王熙凤的行为能让他们改得了一时,改不了一世;另一方面,王熙凤也不是宁国府的主子,她在宁国府人眼中顶多只是一个凶煞的管事婆。

因此,对王熙凤的作为,服从顶多也只是表面服从,况且秦可卿的丧事一完,她的诸多惩罚也有很大被翻板的可能。其结果是,王熙凤这种以凶狠的手段压服众人的行为无异于竭泽而渔,虽然当时是把事情办得很好,但是也会后患无穷。

后来,王熙凤只得以退为进地把尤二姐接进贾府就是其在宁国府乱施淫威的报应了。设若当初王熙凤在操办秦可卿丧事的时候,能够施恩扬德,那贾琏也就没得有与尤二姐姘居的机会了。

因为宁国府谁又会去给她通风报信呢?人们巴望她死还来不及呢?若不是平儿道出,这王熙凤恐怕要等到尤二姐生出儿子时才能得知一切。到那时,王熙凤的地位岂不是就要岌岌可危了。

大家都防着王熙凤,事后,她说自己越发活成了贼,但是这又怪得了谁呢?

其二,轻启官司,害人害己。

因尤二姐事件受了窝囊气的王熙凤,恶气难出,于是她就拉结无赖,一口气把贾琏与宁国府一干人等告上了都察院。

她不是看热闹的也不怕事大,在注重礼的那个时代,她竟然状告贾琏等于“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除此之外,她又玩弄司法,向主管官员行贿。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王熙凤这么做,无异于是授人以把柄。她的这一切行为,难道不是把她自己和贾府往死路上逼吗?贾琏的此等罪状在那个时代是会株连九族的啊!

她这头脑发热的算计,也最终把贾府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后来王熙凤也知道后悔派人去追杀无赖张华,但为时已晚,张华早就逃之夭夭了。

其三,在太岁头上动土。

贾琏因为缺钱用就打起了贾母房子里宝贝的主意,于是就唆使贾母的丫鬟鸳鸯偷出来当几个钱用。但鸳鸯毕竟有顾虑,于是贾琏又诱使王熙凤去做工作。王熙凤也是见钱眼开,立马就答应的贾琏的请求,也专门去做了鸳鸯的工作。

没过多久,鸳鸯就偷了一大箱子宝贝出来给了贾琏,被当得了一千多两银子。于是,这里就有个问题,鸳鸯偷宝贝出来典当,贾母到底知不知道。

我想贾母是知道的,连邢夫人都知道了,贾母又怎会不知道?况且那么一箱子宝贝,鸳鸯是在贾母睡觉的时候搬运出来的,而贾母又是上了年纪的人,睡觉最不深。因此,贾母对这件事只是暂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想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名堂。

后来王熙凤被贾琏那么容易地休掉,不能不说,与王熙凤的这次下作行为有着莫大的关系。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