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反对自由恋爱?

曹雪芹:自由恋爱是不现实的

就如塞万提斯创作《堂吉诃德》开宗明旨地反对“骑士小说”一样,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开宗明旨地反对“才子佳人小说”的意思。从红楼梦第一回可以看出,作者在对比中反复地揶揄了“才子佳人小说”人物、故事的幼稚与荒唐。

我们知道,才子佳人小说大多写的都是自由恋爱中的男女私情,而且均以大团圆的喜剧收场。这之中又以《牡丹亭》和《西厢记》最为著名(当然这两样是戏剧了)。这些才子佳人小说都充分的体现了作者对于青年男女自由追求爱情的歌颂。

这样我们的问题就来了:既然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那么十足的揶揄才子佳人小说人物、故事,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曹雪芹同时也有着某种对于自由爱情的否定呢?或者结合整部红楼梦说,在曹雪芹心目中,自由恋爱并不是那么个简单的问题。

接下来,让我们进一步走进《红楼梦》,更深入地讨论曹雪芹对于自由恋爱问题的态度与立场问题。在走进文本内容之前,我们首先来罗列一下《红楼梦》中有哪些男之间的爱情属于自由恋爱。

在我个人的记忆中,分别有如下几对:贾宝玉与林黛玉、秦钟与智能儿、柳湘莲与尤三姐、司棋与潘又安、龄官与贾蔷、小红与贾芸、贾雨村与娇杏。(欢迎补充)

下面,我们就一对对地分析一下他们之间萌发自由爱情之后的状况和结果。

曹雪芹:自由恋爱是不现实的

贾宝玉与林黛玉:

他俩之间的自由爱情是最不容质疑的,一个经常为之疯疯癫癫死去活来,一个整日为之哭哭啼啼肝肠寸断。所有的读者和贾府上下所有的都知道他俩之间互相倾慕、爱得至深。但是贾府上曾却一直没人表个态,任其二人在礼教的束缚下煎熬;反而是个金玉良缘在贾府弄得个甚嚣尘上。最终“木石前盟”的自由爱情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

秦钟与智能儿:

这秦钟也是一个像贾宝玉一样心比天高,自以为见识超出一般人的浪荡子。这小尼姑智能儿因为时常在贾府走动,被秦钟一眼相中;而她呢,也对秦钟暗生情愫,逐渐他俩之间也就彼此勾搭上了。但是好景也不长,一个找上人家门来被轰得从此不见踪影,一个没多久悄然告别了人世。也是一场悲剧。

柳湘莲与尤三姐:

他俩之间的爱情就真的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了。各位读者看的时候也都很过瘾,具体过程我就不多说。我想说的是,他俩之间的爱情很美(悲剧美),但是更凄惨,令人心生无限惋惜。

司棋与潘又安:

名字很文雅,爱情却很悲催。私情败露后,一个畏于封建礼教远走他乡,一个被无情的赶出了大观园。其二人命运的结局也是令人堪忧。

龄官与贾蔷:

龄官与蔷薇下一遍又一遍地在地面上画着“蔷”字,这是一种爱,也是种恨。她爱贾蔷的真心,恨贾蔷的无能。贾蔷为了使她高兴,特花了一两八钱银子买了个名为玉顶儿,会衔旗串戏的小鸟来,龄官见了说∶“你们家把好好儿的人弄了来,关在这牢坑里,学这个还不算,你这会子又弄个雀儿来也干这个浪事!你分明弄了来打趣形容我们。自由自在的生活,广阔的天空是龄官的向往。劳燕分飞是他俩自由爱情的宿命。

小红与贾芸:

据刘心武等红学家的揭秘,他俩还算是幸运的一对了——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我们的作者曹雪芹却因此把小红的“大号——红玉”之中的“玉”硬是给剥夺去了,觉得其自由恋爱伤风败俗,不配拥有这个“玉”字。这份爱情被曹雪芹瞧不起,是不是也会被更多的世俗之人瞧不起呢?

曹雪芹:自由恋爱是不现实的

贾雨村与娇杏:

曹雪芹总算给我们展现了一曲自由恋爱的美满姻缘,但,娇杏者侥幸也。在作者曹雪芹看来这只是一种侥幸而已,这不是自由恋爱修成的正果。而且后文贾雨村也难保久安,娇杏似乎也不能永远侥幸下去。

综上所述,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等式:自由爱情就等于悲剧爱情。这难道就是人们所说曹雪芹创作《红楼梦》在于宣扬自由恋爱、婚姻自由么?如果真的是这样,自由恋爱的下场是那么惨烈,又有多少痴男怨女能得到劝勉呢?

如此想来,《红楼梦》对于自由爱情的宣扬与歌颂远不及“才子佳人小说”真切热烈。但是我们的曹雪芹却对那类小说嗤之以鼻,揶揄其所表现的爱情故事的幼稚荒唐。

不过话又说回来,曹雪芹在叙述这一个个悲剧爱情的时候,又是充满了无限同情与怜悯。个中,我们又不难见出作者心中的诸多辛酸与无奈。或许,我们只能说,在曹雪芹心目中,自由爱情是不现实的。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