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诡异的笑容

《红楼梦》中最诡异的笑容

民间有句俗语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于是,我就想:《红楼梦》中的贾珍与贾蓉父子绝对是一对臭味相投老鼠。

话说贾儆因为吞噬自己炼制的丹砂归了天,升了仙。而其子贾珍,其孙贾蓉又因宫中太妃驾崩而远在异地服国孝,且宁国府上下又仅仅剩尤氏打点。

此等人力稀缺之际,玄真观又出了此等大事,势必又需要尤氏去料理相关事宜。分身乏术的尤氏只好请她的继母尤老娘前来看家护院,而尤老娘的两个女儿——尤二姐、尤三姐也跟正来到了宁国府。

难得书中天子又是仁孝过天的英明君主,贾珍贾蓉父子连忙向朝廷乞假归殓。准假后的贾珍贾蓉父子也就星夜奔驰着往回赶。

《红楼梦》中最诡异的笑容

走至半路,父子二人忽见族中贾扁贾光飞驰而来,贾珍贾蓉父子连忙勒马寒暄。

当贾珍问及家中如何料理时,贾扁便将如何拿了道士,如何挪至家庙,怕家内无人接了亲家母和两个姨娘在上房住着。

贾蓉当下也下了马,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贾珍忙说了几声“妥当”,加鞭便走。店也不投,连夜换马飞驰。

读至此,觉得贾珍贾蓉父子笑得真可谓是蹊跷。亲戚姨娘来了,好久不见,当然高兴,但贾蓉为何在高兴之余不忘和贾珍一笑呢?

此等心有灵犀实在是着实会令人产生无限遐想。联系前文,遐想之余,回想此等相视一笑,又着实令人倍感恶心。此等笑容是那么的龌龊。

作者曹雪芹也没有辜负我们的遐想:贾蓉那小子一进家门就忙着去见他的两位姨娘,特别是尤二姐。开头第一句话就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

注意,贾蓉在这里说的是“我们父亲”,其意思分明是在说“我”也在想你,因为贾珍只有他一个儿子啊。

《红楼梦》中最诡异的笑容

这尤二姐也天生也有点水性杨花,也立刻就可贾蓉打情骂俏了起来。且尤二姐把嚼过的砂仁吐了贾蓉一脸时,这贾蓉竟然舔着舌头把它们都给吃了。真是恶心喊它妈开门——恶心到家了。

说至此,不得不向诸位引述书中“聚麀之诮”这一词语。麀,牝鹿。聚是共的意思。聚麀本指兽类父子共一牝的行为。

因此书中当指贾珍贾蓉父子共用一女子的乱伦乱性行为。而这被共用之女子首推当属秦可卿了,如今又冒出个尤二姐。

这一切,实在令人对贾府的男人失望透顶。“爬灰”、“ 聚麀”似乎不是他们一时失足的过错,而是一种癖好了。贾府的男人厚颜无耻人性败坏到如此地步,贾府焉能不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