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话

红楼渊薮(1):缘起缘灭

路人甲:堂堂大清,文字狱何等慑人,写出这玩意儿,你就不怕杀头吗?清风不识字,何必乱写书?

曹雪芹:历经沧桑见真纯,何况这真善美的事情,又有哪个不会喜闻乐见呢?虽不免瑕疵,却也将真事隐去,借通灵之说,以述说那一番梦幻。撰此《石头记》一书也?

路人甲:过去的也就过去了,何必执着,什么了不起的事,都如过眼云烟,那些事,那些人,因何值得你去耗费如此心血呢?

曹雪芹:我的一生自是风尘碌碌,一事无成。我自不可取,只是正能量需要宣传,并发扬光大。如今虽自窘迫潦倒,但每每念及当日之女子,心儿何曾不颤抖得厉害?一一细考较去,她们的见识,她们的举止,都在我之上啊,她们一个个要么被泯灭了,要么远去了。何我堂堂须眉,幸赖她们保全而得余生,诚不若彼裙钗也。

路人甲:往者不可谏,真是伤心人自有怀抱。

曹雪芹:实愧则有余,悔恨全无益处,我又能做什么呢?当初就无能为力,如今又为之奈何,叙述出这些往事,也只能算表明心迹。

红楼渊薮(1):缘起缘灭

路人甲:沧桑的过往似乎也并不全是你的过错,你的无能啊!

曹雪芹:怎能不是呢?男儿当自强,无才补苍天,我也是辜负了天恩祖德,生于如此富贵之家,只顾吃好穿好,锦衣纨袴,祖上的期望,我何曾放于心上;父兄的教诲,也是经常充耳不闻师友的规劝,也被抛诸脑后。如今一无所长,一事无成,不怪我自己,又怎怪得了别人呢?天作孽,游客数;人作孽,不可活啊!

路人甲:虽说有钱难买少年穷,如今你也算是拥有了一笔财富,记录了下来,也是功德一件,曾经的罪过,也算减去一半了。

曹雪芹:我的罪本来然不可免却,编此一集以告罪天下,切不可因为我的罪过,自护己短,埋没了闺阁中历历之人。写此一集,未尝泯灭了她们,也就是略可欣慰了。

红楼渊薮(1):缘起缘灭

路人甲:富贵祸害人,贫贱造就人。相信如今的贫贱也未能妨碍你的笔墨。心中有真情,文字自成丘壑。

曹雪芹:我虽也曾不学无术,下笔无文,如今晨夕风露,阶柳庭花,瓦灶绳床,去也能够映照往日烂漫,我又何妨用假言村之言,敷衍出那一段故事,使闺阁昭传,悦人眼目,破人愁闷,不是非常好吗?是梦,是幻,是真,是假,大家也不必拘泥。领略她们的性情,体会她们的情感,不涉纲常,略有新意,尽可宣扬开去。也算聊我一桩心愿。将来,因此书招惹罪过,我独自承担。我之罪固不可免也!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