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

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点评:有志气,早该打上门。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可巧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来与黛玉送小手炉,黛玉因含笑问他:“谁叫你送来的?难为他费心,那里就冷死了我!”

雪雁道:“紫鹃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来的。”

黛玉一面接了,抱在怀中,笑道:“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

薛姨妈因道:“你素日身子弱,禁不得冷的,他们记挂着你倒不好?”

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在别人家,人家岂不恼?好说就看的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只当我素日是这等轻狂惯了呢。”

点评:未妨惆怅是清狂,何妨轻狂解惆怅。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黛玉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

那李嬷嬷不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

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

点评:让人恨,又让人疼,万事逃不过一个理字。虽是歪理,却也感人。

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

宝玉笑道:“既然如此,这香是那里来的?”

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

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毛求>子,香袋子的香。”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炮制。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

黛玉笑道:“再不敢了。”一面理鬓笑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

宝玉见问,一时解不来,因问:“什么‘暖香’?”

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

点评:暖香丸?好有想象力,爱情的能力从来举世无双。 宝玉正是黛玉的暖香丸。

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林黛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说的湘云也笑了。于是大家看戏。

点评:湘云笑得可爱,宝玉也忒装疯了……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

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

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一瞧。”

林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

点评:呆雁才可爱,宝钗的胳膊那么美,宝玉究竟是不敢摸!

史湘云笑道:“你才糊涂呢!我把这理说出来,大家评一评谁糊涂。给你们送东西,就是使来的不用说话,拿进来一看,自然就知是送姑娘们的了,若带他们的东西,这得我先告诉来人,这是那一个丫头的,那是那一个丫头的,那使来的人明白还好,再糊涂些,丫头的名字他也不记得,混闹胡说的,反连你们的东西都搅糊涂了。若是打发个女人素日知道的还罢了,偏生前儿又打发小子来,可怎么说丫头们的名字呢?横竖我来给他们带来,岂不清白。”

众人听了都笑道:“果然明白。”宝玉笑道:“还是这么会说话,不让人。”

林黛玉听了,冷笑道:“他不会说话,他的金麒麟会说话。”一面说着,便起身走了。幸而诸人都不曾听见,只有薛宝钗抿嘴一笑。

点评:金麒麟确实会说话,史湘云有一个,宝玉在张道师那里拿来一个,金麒麟在喊贾宝玉啊!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林黛玉笑道:“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

宝玉和袭人嗤的一笑。黛玉道:“二哥哥不告诉我,我问你就知道了。”

林黛玉一面说,一面拍着袭人的肩,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

袭人推他道:“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

黛玉笑道:“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

宝玉道:“你何苦来替他招骂名儿。饶这么着,还有人说闲话,还搁的住你来说他。”

袭人笑道:“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

林黛玉笑道:“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宝玉笑道:“你死了,我作和尚去。”

袭人笑道:“你老实些罢,何苦还说这些话。”

林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

点评:袭人堪称嫂子,黛玉发自肺腑,只是晴雯就有些不受用了。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探春笑道:“有了,我最喜芭蕉,就称‘蕉下客’罢。”众人都道别致有趣。

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去,炖了脯子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古人曾云‘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了?快做了鹿脯来。”众人听了都笑起来。

点评:好雅趣!

宝玉道:“老太太又喜欢下雨下雪的。不如咱们等下头场雪,请老太太赏雪岂不好?咱们雪下吟诗,也更有趣了。”

林黛玉忙笑道:“咱们雪下吟诗?依我说,还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还更有趣儿呢。”

点评:真天真,好浪漫,宝玉之憨傻,一语道尽矣!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像‘行乐’似的才好。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

黛玉道:“人物还容易,你草虫上不能。”

李纨道:“你又说不通的话了,这个上头那里又用的着草虫?或者翎毛倒要点缀一两样。”

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儿‘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都笑起来。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

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忙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稳,被他全身伏着背子大笑,他又不提防,两下里错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挡住,不曾落地。

点评:真雅谑,一语倾倒湘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林黛玉最绝妙的话语,谁与匹敌

黛玉忙道:“铁锅一口,锅铲一个。”

宝钗道:“这作什么?”

黛玉笑道:“你要生姜和酱这些作料,我替你要铁锅来,好炒颜色吃的。”众人都笑起来。

点评:如此幽默 ,石破天惊!

黛玉又看了一回单子,笑着拉探春悄悄的道:“你瞧瞧,画个画儿又要这些水缸箱子来了。想必他糊涂了,把他的嫁妆单子也写上了。”

探春“嗳”了一声,笑个不住,说道:“宝姐姐,你还不拧他的嘴?你问问他编排你的话。”

宝钗笑道:“不用问,狗嘴里还有像牙不成!”一面说,一面走上来,把黛玉按在炕上,便要拧他的脸。

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

众人不知话内有因,都笑道:“说的好可怜见的,连我们也软了,饶了他罢。”

点评:好可怜见,是真可怜见。让人爱,让人疼!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