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面丢尽,曹雪芹怎如此痛恨薛蟠?

颜面丢尽,曹雪芹怎如此痛恨薛蟠?

虽说,上帝把雨下在好人的田里,也下在坏人的田里。作者对自身创作的每一个人人物,有爱也有憎!可是,在薛蟠的身上,我却分明只感觉到作者对其的厌恶之情。

作者满篇都在骂宝玉,但这种骂大多数时候是一种恨,还有几分对真性情的赞许。而骂,薛蟠呢,仅仅只有一次,可是却抵得过对宝玉的千万次的骂。

话说薛蟠为争买香菱纵容下人打死人后,便将家中事物一一嘱托了族中几个老人家,便又带了母妹竟自起身长行而去。作者义愤填膺之词,一下子就溢于言表:“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

此骂的重点,全在一个“臭”字,可见作者对金钱之憎恶,对薛蟠这种把持金钱而胡作非为的人的憎恶。对薛蟠的罪恶与金钱的罪恶,也一下子就表露无疑。

自此,作者应该就对薛蟠憎之入骨了吧。后来的文本记叙中,真的就没有薛蟠一件好事。

颜面丢尽,曹雪芹怎如此痛恨薛蟠?

再说这秦可卿之死吧。因为贾珍对秦可卿痛惜,力求上等棺木装殓秦可卿。薛蟠一下子就跳了出来,拿出千岁级别的人物死后才能够享用的棺木。

如今看来薛蟠是慷慨的,其行为没什么。可是,按照当时的文化习俗,这显然是不被世俗所容的,也是不怎么符合当时的文化礼仪的。贾政等都表示了反对。

这当是作者借此以讽喻薛蟠是个不知礼仪,散发着满身铜臭味的人吧。你说,如果作者是借此举反封建,是不是有点像说不过去的笑话呢?

再看薛蟠讨老婆一事情吧。首先是霸占得香菱,可是却因某种因由,香菱没怀孕,没能给她填得一子一女。或许是作者有意地安排,其命本该如此吧。

颜面丢尽,曹雪芹怎如此痛恨薛蟠?

后来后来薛蟠东家姑娘挑挑,西家姑娘挑挑,最后挑得的却是个超级河东狮夏金桂。终日备受夏金桂的折磨。这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且其选姑娘的事情,还被作者借着宝玉之口,痛骂了一顿说:“都是些谁家的女儿该死被他们这么议论。”

看看,作者对薛蟠似乎全无一片好词。痛斥他视人命而草芥,痛斥他骄奢淫逸无度,痛斥他调戏良家妇男。

对了,还有其被柳湘莲打的情节,更似乎也是作者对这类人物的解恨之举。作者心里因此痛快,一些读者们看着薛蟠遭罪,心里似乎也有所痛快吧。

不得不得不感叹,作者对薛蟠真残酷啊,这么一次次地折磨薛蟠,让他丢尽颜面,让读者们一次次看他地笑话,作者对其真可谓是恨之入骨啊!

发表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