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没与黛玉达成和解,宝钗顶多算退居二线

紫鹃情试宝玉之后,想要把宝黛二人分开,似乎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难道贾母就不怕宝玉因此死掉吗?难道王夫人就不怕因此失去宝玉吗?莽然通过欺骗的手段,让“二宝”完婚,让生米煮成熟饭,这伤害的不仅是林黛玉,更是贾宝玉!王夫人、贾母再蠢,也不会蠢到如此地步吧。

设若“二宝”最后真的完婚了,那就必定是黛玉已经不在的时候吧。宝玉是黛玉的天魔星,黛玉更是宝玉的天魔星。或许只有黛玉的不可抗拒的离去,宝玉才不会瞬间变得如痴如狂。二宝成婚才有可能。

有缘无份,黛玉如此薄命。只能叩问彼者苍天夺此良人,从而成全了那一份尘世的金玉良缘。在烟火缭绕的尘世,何能再续那一份缘于仙界的木石前盟。黛玉本非金石之体,实乃草木之躯,来此烟火人间经历幻缘,又怎不会水土不服?

进入贾府,虽曰姑娘来,姑娘去,可是谁又少把嘴放在林黛玉身上呢?特别是薛宝钗的到来,袭人更是动不动就把嘴放在林黛玉身上。于主子们面前,于林黛玉背后,也就袭人敢大胆地指责林黛玉的不是了。

宝玉对于黛玉的痴情,烈日底下,宝玉大汗淋漓对于“林黛玉”的那一番表白, 一下子就把袭人吓得是那个魂飞魄散。在袭人眼中,一切均是因林黛玉而起,是林黛玉害了贾宝玉。立马制止宝黛之间的来往,消弭这可惊可畏的事情,灭这“丑祸”于无形,仿佛一下就成了上天赋予她袭人的使命。

林黛玉的“坏”深入袭人之心,薛宝钗的好也是早已深入袭人之心。宝钗也就当是袭人心目中做姑娘的典范了。宝钗也甚觉袭人懂礼可爱。

那次,袭人因宝玉经常赖在黛玉房间回来而生气,被宝钗撞见了,宝钗也就更是对袭人十分倾心了。不觉间,也就和袭人攀谈起来。这可是对袭人莫大的劝勉啊!这怎不似王熙凤看中小红,让小红受宠若惊一样呢?袭人似乎也是一下子就攀上了高枝。毕竟,一位姑娘难得与一位丫鬟深谈。何况,宝钗的那次闲言中,充满了对袭人考察的意味。

袭人没有令宝钗失望,往后,袭人与宝钗走得更密,也就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中午,宝玉午睡了,宝钗去了就跟袭人攀谈;袭人也识时务,不一会儿,也就借口出去,给宝钗与宝玉一份共同的空间。二人心有灵犀,彼此仿佛遇都到了知音。

那个烈日底下,贾宝玉的那一场错误的表白,令袭人惊心动魄,心跳加剧。袭人正自惶恐,裁度怎么处治宝黛关系之计。宝钗竟然鬼使神差就出现在了袭人面前,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四大中心人物,轮番上场,真的可以理解成这是作者的一种暗示语。

宝玉的痴傻表白,说不定宝钗也听见了呢?宝钗可是天生就有着金蝉脱壳与隐身的本领,滴翠亭那场戏就是证明。因此,宝钗的出场,也完全可以说是为了给袭人一种暗示。只是这份暗示像雾像风又像雨,需要悟性,而袭人又正好与宝钗心有灵犀。宝钗当时就来了一句“他(宝玉)如今说话越发没了经纬”,相信袭人一下子就能够感悟出来。

宝玉挨打后,袭人也就更觉得自己有责任去王夫人那里谏言,令宝黛难再交往。而袭人所说的那些话语,分明都是指向林黛玉。王夫人立马也就问宝玉与谁作怪了不成,而她不正是怕宝玉与黛玉作怪吗?只是王夫人绝对没有想到,最先与宝玉作怪的就是他面前的这个袭人。

从此,袭人也就越发成熟起来。周旋于怡红院,贾府,总是那么游刃有余。也就成了活脱脱的第二个宝钗了。袭人成了宝钗,自然也就能干好宝钗想干的一切事情。譬如,劝导宝玉,防范黛玉,扼杀这份情感,也就只需全由袭人代劳的了。宝钗又怎不愿意落得个轻松快活。

自然而然,必然的,也就出现了“蘅芜君兰言解疑癖”这一曲。因此,一路读下来,这一回,薛宝钗的诚心也就十分值得商榷了。

其实这一回,林黛玉也似乎没有真心觉得感动。林黛玉不是在宝钗挠她痒痒的时候说:“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含沙射影,似乎依然是在指责宝钗喜欢挑人错处,好教训人罢了。只是到了后文,宝钗对林黛玉嘘寒问暖,林黛玉才真心感动了一点。

但是那个夜晚,宝钗做得似乎又并不是那么完美。林黛玉不是请薛宝钗晚上回去后,过会儿还来跟她说会话儿吗?薛宝钗也答应了。可是晚上却没有来。行文也没有交代什么特殊原因,而且那位送燕窝来的老妈子也就没有对宝钗的爽约作出解释。因此,宝钗的诚心,也就不可能不令人心生疑窦了。黛玉的悉心人永远只有宝玉,那晚,宝钗没有来,宝玉却来了。

所以,袭人没有与黛玉达成和解,宝钗如此示好,也顶多只能算退居二线,麻痹黛玉。她宝钗都和黛玉如此好了,都如此接纳林黛玉的调皮、接纳林黛玉的个性了,都要真心改教林黛玉了,以她对袭人的影响力,也绝对能够令袭人接纳林黛玉的吧。袭人可是她一手栽培出来的啊。

但是,袭人对黛玉却似乎一直没有达成和解。这一切,薛宝钗是真心不知道,还是装作不懂得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