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男宝玉,如何温暖黛玉,冷落宝钗

宝玉要去上学了,袭人舍不得他啊,林黛玉更是舍不得他走啊。饶了一大圈,宝玉虽然有些累了,还是想起了林妹妹。

林妹妹来到他家,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大家彼此都熟悉了,老太太又是那么疼爱她,但知心人儿有几个呢?特别是宝钗来到贾府后,大家似乎都围绕着她转。林妹妹也就更有着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吧。

不去理会那些闲言碎语,孤标傲世,也就只有宝玉待黛玉依然百般殷勤,天长日久,林妹妹也就也就只把他宝玉当个知心人了。此情此境,离别虽然短暂,宝玉又怎能不去给他道个别呢?

与贾母道别、与王夫人道别、与贾政道别,与丫头们话别,都只是宝玉知礼节,一定要走过场的举动,唯有跟黛玉道别,才是宝玉心性的选择。未辞黛玉,是他宝玉的一种罪过。

黛玉当然也知道宝玉回来,宝玉又怎会不来呢?这也当属是他俩心意相同。

宝玉要长时间呆在学堂里,不能陪她,黛玉心里知道;宝玉去上学,也非真的上学,黛玉心里也知道。于是,宝玉前脚刚跨进黛玉的房门,说要去上学,两种心理因素相交合,林黛玉立马就又语出经典,只见林黛玉笑着说:“好,这一去,可定是要蟾宫折桂去了。我不能送你。”

这是讽刺吗?当然不是,只是戏谑,绝妙的雅谑。虽然那个时候林带还没有读过《西厢记》,我们也是完全可把这与崔莺莺送张生进京赶考的情景作一番比较吧。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这是崔莺莺的心寒。黛玉那么喜欢流泪,这一次她可没有哭泣,因此,相比于崔莺莺的那场凄寒告别,宝黛的这次离别只有淡淡的不舍,更多的是浓浓的温情。

黛玉本身就是个淘气包,宝玉地淘气,黛玉也就更是知道的,整个贾府,也就他俩个敢疯疯傻傻地玩闹,所以,不出多少时日,贾宝玉就又是会回到她身边的。宝玉哪里是个能够抛弃儿女情长而长期沉下心来读书的好儿童。

黛玉是如此了解宝玉,宝玉终究是一开始就不怎么明白黛玉的心意,面对黛玉的话语,一个唠叨又细心的宝玉又出现在黛玉和广大读者面前。

见贾宝玉如此唠叨,黛玉就有故意说:“你怎么不去辞辞你宝姐姐呢?”

这也真是,跟黛玉谈话,越谈越有深度,越谈越又趣味。这一次,宝玉没有误解黛玉,而应当是完全懂得黛玉的意思。宝玉也就听听,憨笑着不出一言,走出了黛玉的房门。表示了对黛玉话语的默认。

首先来说,黛玉争风吃醋的意思是有那么一点的;其次,黛玉更是知道宝玉不想,更是不敢去辞别宝钗的。

宝玉平生最怕薛宝钗这类女夫子。你说啊,一大早起来,袭人就对他唠唠叨叨,说过不停。袭人说一句,宝玉应一句。估计所有的唠叨都被袭人说了个够吧。宝玉也早是听厌了,让袭人尽管放心,让她照顾好自己就足够。这一曲也可算经典吧。因为难得地袭人与难得的贾宝玉住在了同一个屋檐下。

脱离了袭人地唠叨,宝玉又要去接受王夫人、贾母的唠叨。当然,也可以说是关心。最可怕的是,最后还要去面对贾政的唠叨。一圈走下来,宝玉的心也是够受摧残的了。也就去了黛玉那里,她才感受到了一点快乐。

你说,他宝玉还想去宝钗那里受这份罪吗?况且他宝玉又不是真心去读书,完全是为了要和秦钟厮守玩耍,在学堂里更无顾忌一点。所以,宝玉又怎会想到要去跟那个比袭人还强过百倍地女夫子——宝钗,告别呢?

去黛玉那里,黛玉给去的是丫谑,到时候,没有学成归来,假若这次去了宝钗那里,那么下次回来,宝钗也就是真的会讽刺他的。宝钗讽刺人可是又前科的啊,上次因“一个绿玉,一个绿蜡”的问题,可是把个宝玉羞得颜面尽失啊。因此,相见,也就不如不见了。辞别也就不如不别的好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