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一梦:绛珠仙子,失恋三十三天

红楼一梦:绛珠仙子,失恋三十三天

宝玉何曾是出家,宝玉应当是云游四方去了吧。宝玉是回归了他神瑛侍者的身份了吧。

从此,宝玉又是那一朵闲云,灵河的波光里,又会再次荡漾着他潇洒的身影。转瞬间,也必将消灭了他的踪迹。轻悠悠,来去了无牵挂。

其实,神瑛侍者当初又何尝牵挂着那棵绛珠草。来去皆是缘,举手皆是份。不必惊讶,也无需欢喜。他转瞬也就消灭了他的踪迹。

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瑛侍者就是那一颗菩提心,举手投足随缘化,哪里是牵挂,哪里是执着,哪里是意念?

红楼一梦:绛珠仙子,失恋三十三天

去爱一个人,不要问为什么;去呵护一个人,不要问目的。随心就性,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而是正好路过。

绛珠草本就仙子不俗,沐浴着那灵河的金光,又有何逊色于菩提树的静谧?甘露之惠,不是神瑛侍者的恩惠,而是上天的赐予。一切有灵性的东西,当自会秉承天地之精华,脱去凡胎俗气,吸风饮露,位列仙班。

只是有缘化,没缘法,转眼分离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曾经的邂逅,再也难得的相逢,怎不叫由仙草幻化成人后仙子相思入骨深。

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

灵河岸上的因缘,灌愁海边的相逢,终究是侍者有着侍者方向,仙子有着她仙子的心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甘露之惠,当如何回报存心?游于离恨天之外,饮灌愁海之水,又怎能消磨得掉心中那一段缠绵不尽之意?

红楼一梦:绛珠仙子,失恋三十三天

你记得也好,你最好忘掉。也当是侍者对于仙子的宽慰。曾经的相遇就足够美好,交汇时互放的美丽光亮,早使那美丽的邂逅熠熠生辉。

只是洒下的甘露是种下的相思。你偶然的光临,又无心的远去,怎不叫仙子痴心缠绵,失恋三十三天。

三十三天,离恨天;四百四病,相思病。灵河岸上,三生石畔,警幻提名,请让我们来世再续这木石之盟,用一生的眼泪,随你造历幻缘。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