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黛玉,婚姻大事何需薛姨妈做主

那回,读着读着,真的有些为林黛玉担心。再加上作者也真的是不解人情味,那些文字可是令我神思恍惚了很久。

贾政正要说出他选了两个丫头,一个给宝玉,一个给贾环, 突然外面一声巨响,一下子就中断了贾政与赵姨娘的对话。等你翻阅下一回,却只是说赵姨娘打发贾政安歇不在话下。我想要关心的好消息,也就随着那一声巨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你说折磨不折磨人?

那是我第一次读,如今想来,那次为林黛玉担心,或许是我理解错了“丫头”一词的意思,或者说是理解错了贾政的意思吧。贾政的意思应当是为宝玉、贾环各选了一位妾吧。

至于“丫头”一词,当时,我一下子就把它理解成了它当下的意思——还以为贾政为宝玉和贾环分别选了一位姑娘呢?那,贾政到底有没有选林黛玉,如果选了又是给谁?如果没有选,那林黛玉怎么办?

如今想来似乎是空担心一场了。那丫头,指的应当就是丫鬟吧。

但是再一想想,说不定贾政真的就是给他们兄弟二人选了两位姑娘呢?赵姨娘对彩霞可是中意得很,巴不得她早日跟了贾环。彩霞如果跟了贾环,自然也就是贾环的妻子了,而不是妾。同样的,贾政给宝玉选的丫头,也可能是想直接给宝玉作妻子。

子非鱼,我非贾政。当然,又只是在作着难找终极答案的揣测。但是,读《红楼梦》的意思就在这里吧——去品味语言的微妙,去品味人物心里的微妙。再加上,贾政对于林黛玉的心里,也是略可品味的。

那么如果贾政真的是要为宝玉选妻子,她会不会选林黛玉呢?我想,这应当是肯定的。

大家讨论出王夫人不怎么喜欢林黛玉,贾政的内心可不一定就是跟王夫人在一条阵线上哦。作者给出的暗示也应当就是如此。在作者笔下,王夫人给黛玉的警告,警告她少沾惹贾宝玉;而贾政却似乎是一味地欣赏黛玉。

首先来说,贾政潜意识里就很欣赏林黛玉的品性。贾政初次驾临大观园,第一处就来到了潇湘馆,当时称作“有凤来仪”。贾政坐于窗下,笑道:“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可见,贾政对于潇湘馆的喜欢。而宝玉、黛玉也都是非常喜欢潇湘馆。宝玉觉得潇湘馆再适合黛玉不过,黛玉也是第一意念就选择了潇湘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选一家门哈。相信,贾政如果给黛玉安排住处,也一定会将她安排在潇湘馆吧。反观,贾政一来到蘅芜苑面前,立马就说没趣,不喜欢。贾政与宝钗之间也是真的没有默契了。

再看王夫人。刘姥姥进大观园那一会,王夫人可也是随着大众进了潇湘馆,也是坐在贾政当初坐的那扇窗子下。可是王夫人却一直木木的,还不如刘姥姥能立马发出对潇湘馆审美般的感叹。可见王夫人与贾政实属同床异梦了。当然,他俩很少同床吧。

这还只是间接的证明。直接的就是贾政让黛玉等进园给那些景致命名了。“凹晶馆”这一名号不就是林黛玉的杰作吗?

那晚,林黛玉对史湘云说:“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宝玉拟的尚且删改,黛玉拟的却一字不改,贾政对黛玉的欣赏早就到了如此程度,她又怎会辜负黛玉呢?

而且黛玉与贾政之间的关系似乎也非常的和谐,也似乎没有什么代沟,贾宝玉看了《西厢记》用粗野之语调侃林黛玉,林黛玉不是假意要挟贾宝玉说“我去告诉舅舅”吗?设若贾政在黛玉面前威严得很,林黛玉怎会轻口就道出此等话语?贾政对于林黛玉应当是和蔼可亲的。毕竟。林黛玉是她早逝妹妹的女儿,贾母那么疼爱黛玉,贾政又怎不会呢?

有人说,贾政要把黛玉嫁给贾环,真是自己不嫌恐怖,也不怕恐怖了别人。贾政就那么喜欢糟蹋黛玉吗?对比于贾宝玉,贾政也觉得贾环贼目鼠眼,猥琐不堪。贾政应当不会那么恐怖硬是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吧。

所以,林黛玉因宝玉对她的好,而心生感动,进而因无人为她做主而生出悲戚之情,实在不必要。贾政早就默默地关注她了。后来薛姨妈认林黛玉作干女儿,说要给林黛玉做主,林黛玉喜上眉梢。那只是因为她还不明了贾政的心罢了。有贾政,林黛玉真的不需要薛姨妈做主。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