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质问王熙凤,不知深浅

袭人质问王熙凤,不知深浅

袭人问得好,王熙凤还短钱使?还没个足厌?何苦操这心?

袭人问得也不好,她自己被宝玉百般呵护着,她又怎懂得王熙凤的苦?

在古代,一个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王熙凤在贾琏那里虽然一直强势,但是她又何曾翻得过去贾琏的手心,王熙凤再怎么折腾,贾琏依然是她的天。

贾琏偷腥,王熙凤撒泼皮,贾琏拿着剑要砍她,闹到了贾母那里,贾母还不是为贾琏分解不是,为贾琏开拓罪责。而且,在贾母的心目中,那似乎也不是罪责。那个时代,只为贾琏作主。

王熙凤当然也知道自己是个配角吧,薛宝钗过生日这么小的事情,她本是可自行拿捏的啊,她还不是需要征询一下贾琏的意见么?不是说王熙凤不敢怎么办理,不知道怎么办理。

也不是说贾琏就是那里的主人,向贾琏反应了,有什么差错到时候有贾琏扛着。只会无奈,王熙凤就个半宾半主地身份。这才是其万事小心的主因。

假若,王熙凤是荣国荣真正的主人,有着王夫人般的地位,一向对人情世故动若神明地王熙凤,在宝钗过生日的事情上,她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言语了?

袭人质问王熙凤,不知深浅

她在荣国府办差事,又怎能不小心呢?除了上级的责怪,办不好事情,可是随时有人嘲笑、指责啊。王熙凤自认为其还可以压势赵姨娘,谁知,出了半点纰漏,赵姨娘告状就告到了王夫人那里,当然,也可能是贾政那里。贾政对王夫人有所反应,王夫人也就对王熙凤说教了一番。王熙凤骂赵姨娘是奴才,但王熙凤似乎也不是主人。

王熙凤对于贾母的诸多有意逢迎,又何曾不是一种下级对于上级的讨好,对家人的孝敬似乎不会显得如此刻意。排除一点性格原因,这也是王熙凤的一种有意选择,更是环境作用于人身上的结果。

对于王熙凤的处境,还是平儿一语道破了天机:“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终究还是平儿看得透彻。是啊,王熙凤真的有些伟大,那么多年,她真心把自己活成了荣国府的人,其实荣国府又何尝真正属于她。

平儿不是王熙凤,王熙凤更不是平儿,所以王熙凤依然只是对平儿说:“凭你这小蹄子发放去吧,我才精爽些,没的怄气。”

显然,对于平儿一套言辞,王熙凤是心生感动,但感动不能当饭吃,感动之外,王熙凤的内心也似乎有那么一点凄凉的意味,不服输的她,也就选择了一如既往了。服输,从来都不是王熙凤的个性。

袭人质问王熙凤,不知深浅

首先来说,贾琏是靠不住的,王熙凤没有育得一子,她更要为自己后半生着想;其次,荣国府那座大宅院里,王熙凤是看得清,那里的一切都不属于她,只是她看不透,因为她心有牵挂,依然想去奔命;最后,除了她自己的后半生,王熙凤牵挂得最多恐怕更应当是她和贾琏地美好未来吧。将来,她和贾琏从荣国府的那座大宅院里回来,还能依然如此风光,人前人后,前呼后拥吗?

显然,王熙凤虽深处高层,其内心恐怕是没有多少安全感的。一个心理上没有多少安全感的人,也就唯有去攫取更多的财富,使得自己对未来更有确定性,从而努力在物质上提升自己的安全感与幸福感。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想想,时下的诸多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唯有金钱才能给自己一点安全感。只是再次感到无奈,人算不如天算,王熙凤的悲剧,似乎是老早就注定好的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