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的清白,她可证明

秦可卿的清白,她可证明焦大爆粗口,贾珍遭殃,秦可卿更遭殃。作者说焦大越发连贾珍也说了出来,但是说到贾珍,就一定指其与秦可卿有一腿吗?难道就不可以理解成贾珍是被人家包养的小叔子吗?就一定要把秦可卿与贾珍联系起来吗?

其实,焦大作为一个三不问的人物,不被大家喜欢重视的人物,其都知道宁国府的许多丑闻,其他的热爱交流的人,时事通的人,经常在主子身边混的人,就应当更加知道宁国府的丑闻了。

因此,充满悖论的是,焦大这么个人,人家大多不爱与其交流的人,信息因此获得更少的人,都知道的宁国府丑闻,而其她经常跟在主子身边的人,竟然还不知道。

既然丑闻始终与秦可卿脱不了干系,那就让我们从秦可卿身边的佣人谈起。

话说贾宝玉到宁国府游玩,要睡中觉,秦可卿立刻就把他引到了事先准备好的,充满了世俗劝诫的一间卧室。但是贾宝玉一踏入此房门,内心就生出了反感,忙说:“快出去,快出去!”

这秦可卿无法,就只得把宝玉引到了自己的房中,让贾宝玉睡在自己的床上。

秦可卿的清白,她可证明

秦可卿的这一异常行为,立马就引起了一位嬷嬷的抗议,说:“哪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间里去睡觉的理?

对于这位嬷嬷的这句话,大多数人不是忽略了,就是把秦可卿往歪处想了。可是个人觉得,这句话还是十分值得玩味的,能够直接地反应出秦可卿的日常生活作风问题。

你想,如果秦可卿真有生活作风问题,而且早已尽人皆知(因为焦大都知道,所以应当也就算尽人皆知吧),此位嬷嬷说此话是不是就多此一举了?

因为相比于其与贾珍的不正当关系,其让宝玉睡在自己的床上,又算得了什么呢?因此,人们面对这种情况,暗自付诸一笑而不说什么才是正常的反应吧。既然知道秦可卿都是这种人了,还说此话,是不是很二呢?

秦可卿的清白,她可证明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位嬷嬷不知道秦可卿与贾珍有一腿,或秦可卿与贾珍压根就没有那种绯闻。

我想,这似乎更应当倾向于后者吧。焦大都知道了,秦可卿身边的嬷嬷不可能不知道啊。因此,此嬷嬷的话,是不是就完全可以证明秦可卿的清白呢?

最后,在来看秦可卿的判词“情既相逢必主淫”。很多人因此就被这个“淫”字纠结上了。认为秦可卿范了现代所谓意义上的“淫”。其实,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

于此,为怕读者误会,《红楼梦》在此回连忙就对“淫”字的意义作出了解释:好色即淫,知情更淫;天分中生出的一段痴情。可见,淫在《红楼梦》中,其意义更多的应当是指向痴与知情,是情的一种极致表现。因此,说秦可卿“淫”,似乎就并不是说秦可卿的那种坏了。只能说秦可卿最了悟于人间真情了。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