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的寂寞

贾母的寂寞就是皇上的寂寞。寂寞的乾隆,有个和珅逗他玩。幸好,寂寞的贾母有个王熙凤。只是王熙凤虽然自成春秋,但终究只属闺阁中历历之人物,相比于和珅的圆润、世故和城府,王熙凤也就只能算小菜一碟。因此,其自然就难成贾母心腹。贾母未免又会再次陷入寂寞之境。

不过,上天似乎又待贾母不薄,除了王熙凤,鸳鸯也是贾母的人。鸳鸯或许更能算作是贾母的心腹吧。只是可惜了,鸳鸯出身低微,又只是个丫头,终究难以台上贾府的正式台面。

王夫人也就更不消说了。贾赦要娶鸳鸯为妾,贾母勃然大怒,不好当面去骂贾赦,也就骂起了王夫人。王夫人最感冤枉委屈,但是王夫人却又没有疏解贾母心怀的能耐,也就只好装死老鼠,任随贾母骂几句。

还是用贾母自己的话评价一下王夫人吧。那次,贾母对薛宝钗说:“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

贾母对王夫人又怎能不有所抱怨呢?堂堂公侯府里的一等夫人,竟也只能够整日敬乡念佛,许多光阴,一些家庭琐事都要请外援,王夫人似乎也是无能到家了。再加上贾珠的死,贾母也肯定觉得王夫人是个没有福分的人吧。贾母摊上这么个媳妇,自是心中寂寞憋屈得无处诉说,也就只好请王熙凤来处理日常事务,逗大家开心。

薛宝钗的到来,看似是贾母遇到了知音。薛宝钗在贾府为人处世,是那个一心猜度贾母的心意,一切以贾母的意思行事。可是日久就人心,时间长了,薛宝钗也难免令贾母失望。薛宝钗是如此懂事,如此沉稳,但是其不活泼的个性却也是她的致命伤。为人过于高洁,是个不粘锅,自是与贾母这种重人情,注重享受生活的人处不到一块。因此其也就批评其房子摆设过于简洁,不像个年轻人;警告她别把薛宝琴管得太紧。

贾母也是天性活泼好动的啊,她年轻的时候不是在自家枕霞阁闹着掉到水里,还磕破了头吗?所以林黛玉、贾宝玉的洒脱飘逸深受贾母欣赏。林黛玉烂漫,口齿伶俐,心思纯正,像贾母的直性子;贾宝玉是无事忙,有花样,嘴又巧又乖,甚是符合贾母脾性。

只是她的这两个“玉儿”却又总是忘了她这个老祖中,享受在他俩的二人世界里,有时候又吵架,吵得寂寞不得安身。

家里的,贾母是不敢指望了。也就只好每天乐得作老佛爷。百事想不管,去颐养天年,放手让这些年轻人闹去。但是,人总需要有精神需求,陪自己娃娃们玩腻了,因此,刘姥姥的到了,贾母也就格外开心。她说,她早就想找个“积古”人说说话了。

刘姥姥没有令她失望,她对刘姥姥也是敬重有加。

快乐的日子一眨眼就过去了,还没来得及与刘姥姥展开心灵的交流,刘姥姥也就要回家了。但是,其二人因为阶层的关系,恐怕也很难交流到一块吧。刘姥姥顶多也只是给贾母的生活增添了一丝热闹。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生活之悠悠,贾母也就只好“享福人福深还祷福”了!一家子岁岁平安,幸福安康才是她最大愿望。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