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林黛玉

一个林黛玉不够完美,两个林黛玉终于呈现出了美的极致。

讨厌林黛玉的人只看到了第一个林黛玉;喜欢林黛玉的人,两个林黛玉都住进了她的心中,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莫不是那个黛玉。其实她们却是两个林黛玉。

第一个林黛玉叫颦儿,第二个林黛玉叫潇湘妃子。

颦儿,是宝黛初见时,贾宝玉就为林黛玉送上的雅号。取眉间若蹙之义。林黛玉之美,一下子就定格在病西子的格调上,那是一种忧郁雨优雅并存的美。叫人心动,又惹人疼惜。

初进荣国府,平儿又怎能不忧郁呢?母亲早逝,父亲自言心灰意冷,黛玉在身边,难减顾盼之忧;如今却又要面对这一家子的男男女女,着实需要步步小心,不敢多动半寸脚步,不敢多说一句话,这是贾敏对她的告诫。

喜散不喜聚,孤标傲世,弱不经风,多愁善感,经常以泪洗面,林黛玉的形象也就慢慢地在大家面前形成了一定的格局。

花不如不开,人不如不聚,那小小的潇湘馆才林黛玉自由的王国,那一杆杆翠竹,才仿佛是她经久的知性人。

她干嘛要去看人们的脸色呢?她干嘛要去听那些风言风语。贾母、宝玉对她好,外界有的似乎只是对她的嫉妒。她干嘛又要花精力去对付这一切呢?

花不如不开,人不如不聚,聚集徒增纷扰。恬淡的宁静,闲适的快乐是多么美好,何不给自己一片世外桃源。

那次端午家宴,王夫人殷勤,大家赏脸,乘兴而来,却败兴而归。最扫兴的当然只有贾宝玉。宝钗那淡淡的表情,令宝玉心烦,林黛玉见怪不怪,只是觉得乏味无聊。这样的相聚真的不如不聚。饭局散得那么快,最开心的也就只有林黛玉了。

这是林黛玉的坚持,这更是林黛玉的可贵。真诚之心,何必去迎合虚假之人。那些世道的浑浊、冷漠与诽谤,终将都会在真性情面前败下阵来。

林黛玉的坚持终于打败了薛宝钗。

那日,宝钗举动找上门,自剖心肝,大肆渲染自己往日的叛逆。终于把自己归类到林黛玉一路之人。可是林黛玉却又似乎不是这么个类型的人。林黛玉她从来都只是她自己,人们想象中人任何人。

那次之后,黛玉也放下了架子,逐渐地也主动开起了宝钗的玩笑,宝钗卖弄学问为惜春开绘画的材料,其中有生姜,有铁锅,林黛玉连忙开玩笑说,把颜料炒着吃了。接着又说,宝钗开那么多,越发把她的嫁妆单子都写上了。

走出去的林黛玉,与大家的关系,相处得是那么的融洽。大观园里的矛盾,从来没有她的份。她有的只是对他人的殷勤。听说香菱要住进园子了,林黛玉也是喜不自禁,再也不同于往日拒人千里之外。她整天整天地教香菱学诗。热情、周到而有耐心。

一个开朗、外向、幽默的林黛玉又一下子展现在人人们的眼前,她再也不是曾经的林黛玉,而是另一个林黛玉——潇湘妃子。

此后的林黛玉,饭也是要跟大家一起吃;娱乐、游戏、聚餐、行酒令,大家要在一起;诗社荒废,林黛玉重建桃花社;认薛姨妈为干妈,唠家常;跟薛宝琴姐妹相称……这一切是多么的不似之前的林黛玉。这是一个再也不需要询问孤标傲携谁隐的林黛玉。再也不是贾母说的她心目中总是嫌别人脏的玉儿。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