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头上的紧箍咒

探春头上的紧箍咒

迎春的结局,似乎也是对探春悲催命运的最佳诠释。

迎春的结局已经看到,探春却早于迎春之前,似乎就一直不安地等待着她结局的到来。那个结局除了未知,更令人惶恐。

“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深深的惶恐中,探春喊出了最为惊天动地的话。

探春又怎能不惶恐呢?王熙凤一口就道出了她的现状与她的结局:

“我说不错。——只可惜她的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如今有一种轻狂的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是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庶出只要人好,比正出的强百倍呢!将来不知那个没造化的为挑正庶误了事!也不知那个有造化的,不挑正出的得了去。”

但是她探春又不是迎春,对于现在,迎春两耳不闻窗外事,得过且过;对于未来,她想不了那么多,似乎也不愿意想。

探春头上的紧箍咒

探春是敏探春,事事敏感,却又能耐超群,性格也刚毅。封建时代,人们格外看重身份,对于“身份是庶出”这一无时不被人提及的现实, 他又怎会不敏感到极致。

因此,赵姨娘也就彻底成为了她的紧箍咒,赵姨娘一出现,一提到赵姨娘,她就头疼。她如同孙猴子一样,是多么地想摆脱这个紧箍咒。

赵姨娘骂她不给贾环做双鞋子,她在背后骂赵姨娘”太昏聩胡涂了“。她说她只认得老爷太太,赵国基也不是他的舅舅。赵姨娘只是奴才,她是主子,她们只见从来都不是母女关系。

探春头上的紧箍咒

可是她说的这一切,做的这一切,又怎能使她逃脱得了是庶出的宿命。越在乎,紧箍咒就把他勒得越紧,对她的伤害也就越深。

或许,唯有离家出走才是其最佳的解脱方式,可是,其却又无法出走。在身份与能力的不对称中,她倍受折磨。

要是能没心没肺地生活也还好,像贾环一样,可是偏偏她探春又不能,也不想这样。因为她不是迎春。更不是男儿。况且那样也似乎只能保得现时的安稳,庶出的迎春被拿去抵债,这让探春更惶恐于她未知的未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