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作者:林雪婷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的确如李后主所言,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说什么“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始筑成”,又说什么“园修日月光辉里,景夺文章造化功”,红楼一梦,原来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红粉窟里,埋葬了多少钟灵毓秀的如花红颜?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偷来梨芯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当日,贾芸送来海棠花,园中的姐妹们便聚在一起,创建了海棠诗社。

咏海棠,大家赋诗:“宴庭诗人于风亭月榭;醉飞吟盏于帘杏溪桃”的欢声笑语犹在耳畔;螃蟹宴的盛况也仿佛就在眼前;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

大观园建成,众人吟诗的喜庆还洋溢在府中;:

黛玉的生日宴过后,宝钗的生日宴又来;

史湘云一来,府里更是热闹,雪天烤鹿肉,折梅花,必不可少的,写诗品诗;

端午节赶鸭子玩,元宵节猜灯谜;

刘姥姥进大观园里来了,贾母更是乐了;

宝黛共读《西厢记》,朦胧的情愫又进一步发展了,宝钗劝说黛玉少看杂书,姐妹情深了。

一切都那般美好,让人不忍心知晓结局。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

可叹,黛玉孤苦无依,寄人篱下,宝钗对黛玉说:“你放心,我在这里一日,我与你消遣一日。你有什么委屈烦难,只管告诉我,我能解的,自然替你解一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宝钗却参与起“偷梁换柱”的婚姻阴谋;

可悲,黛玉初到贾府,贾母的那份疼爱越过了三春,待遇与宝玉如出一辙,可在袭人禀明宝黛的爱情后,素日疼爱黛玉的贾母却说“林丫头倒没有什么,若宝玉真是这样,这可叫人做了难了。”;

可泣,宝玉托晴雯送的旧手帕还在,提的诗词依旧清晰可辨,却终化为灰。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于是,又想起了1987年版的电视剧《红楼梦》来,中秋时节,被迫卖艺,在水上漂流着的史湘云与刚刚出狱的贾宝玉抱头痛哭;只身一人的宝玉,拿着黛玉留给他的玻璃绣球灯也被人打碎。

临死前的王熙凤喊着“把我送回金陵”,狱卒用破草席将她卷起,在茫茫大雪中拖着。昔日她初见黛玉,不到五十个字的发言,讨好了八个人的玲珑,逼死尤二姐的智谋,弄权铁槛寺时的威风,如今都化成一具冰冷遗体,在大雪纷飞中,如丧家犬,任人欺凌。

宝玉拉着史湘云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死的死,散的散,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剧终,宝玉在皑皑白雪中,拖着千疮百孔的皮囊,走向不可预知的前方……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那“任是无情也动人”的宝钗,最终也只能落个冷落孤寒的境遇;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黛玉终究败给了现实,逃不过凄惨悲壮的命运;

想那事事退让,任人欺悔的贾迎春,原以为不与人争,便可苟活,却被丈夫活活虐死,连丧事都潦草了事;

“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王熙凤,最终“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落了个“家亡人丧各奔腾”的结局;

那“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的史湘云,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而“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妙玉,到头来,终究躲不过“风尘肮脏违心愿”的悲惨结局;

年幼的惜春终“将那三春看破”,“把这韶华打灭”,独卧青灯古佛旁……

这一切的一切,如万丈高楼,瞬间崩塌,让我措手不及,欠命的命已尽,欠泪的泪已还,剩下的一干没福的人,只能在这尘世间承受着“树倒猢狲散”的炎凉世态。

而我,却始终耿耿于怀,宝玉啊宝玉,你当初信誓旦旦地对林妹妹说“你死了,我便当和尚去”,而后又为何将心思渐渐移至宝钗身上?我的心,于是又揪的难受了。

红楼一梦,不过是一座巨大的葬花冢

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造化本是无情物,任他南飞又北飞。这,是最无奈,也最真实的人生。

掩卷而思,那些繁复纠葛,那些繁华错落,一幕一幕从眼前闪过,亦悲亦喜地纠缠不清。

慢慢地,心就一点一点地沉下去了,仿佛有一块石头压在那里,挣不脱,逃不开,又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空落落而又牵得难受。相同的感觉,后来在读别的书时再没有过。

大梦茫茫终须醒,往昔悠悠无处寻。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

春来花荣,春去花谢,在这一荣一谢之间,旧事已然成烟。

不过还是有些痕迹的。落英缤纷,残红满地,最后堆积成冢,用苍白的,残存的美丽,昭示着曾经如锦的繁华。

耳畔,隐隐有笛声响起,无限惆怅低徊……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