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待凤姐很冷漠?

贾母因何纵容王熙凤撒泼?

读《红楼梦》,读到王熙凤整治尤二姐的那两回文字,我真的有些不忍卒读,甚至会误以为那是《红楼梦》的败笔,不是曹雪芹所撰写。

觉得那些文字描写的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我无法从中感受到一丝美感。它们似乎与其它的文字格格不入。但它们毕竟是真实的,想想,我又何必痴人说梦话。或许是跟我讨厌王熙凤的那些作为有着巨大的关系吧。

但是王熙凤也是很值得同情的,脂砚斋说,“闹宁国府声声是泪”。是啊,贾琏偷娶尤二姐,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就她王熙凤不知道哦,她又怎不寒心呢?贾珍、尤氏、贾蓉等个个被她弄得像乖孙子一样,脂砚斋也是说“情有可原”。

贾母因何纵容王熙凤撒泼?

更道是,王熙凤在贾府日夜辛劳,却越发混成了贼。这是王熙凤知道贾琏偷娶尤二姐后所发出的最大的感叹。大家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她,她又怎能不生气。从协理宁国府,到大闹宁国府,也就势在必然了。除了此,她还有什么形式可以解除其心头之恨呢?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王熙凤是可怜的,但其也非常地让人感到可恨。要不然,那么多的人,在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后,却没有一个人及时告诉他。除了不关心她的,大家都在恨她。

这又能够怪谁呢?王熙凤做事是做得最绝的一个,总忘了留一手,给别人和自己一条后路。其整治尤二姐,脂砚斋也说是“法不容诛”的,不是说她的歹毒,而是说她的阴险。王熙凤之智力,恐怕是十个男子也不如的吧。

贾母因何纵容王熙凤撒泼?

因此,每每文字中出现王熙凤荼毒尤二姐、玩弄司法,我就真的有些不忍卒读了。那些文字,字字如刀锋,寒气逼人,我就总只好选择退避三舍。当然我并不是说一定要王熙凤忍耐顺从,从上文我说王熙凤的可怜之处,也看得出。

这是我对王熙凤所作所为的态度,还只入乎其中,没有出乎其外。有意思的是,我由我的态度,想到了贾母对这些事情的态度。

贾母因何纵容王熙凤撒泼?

在这件事情面前,贾母仿佛是个二百五一般,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贾母就真的那么糊涂吗?简直有点不敢令人相信。其实我的内心更倾向于贾母是在装糊涂。整个故事,王熙凤只是浮在面上的丑角,贾母的态度才是故事的背景。

贾母的态度更是令人感到可怕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或许正是最让王熙凤寒心的所在。处于贾府的最高层,整日优哉游哉,下面的人又怎会不向她报告一些贾府里的奇闻异事呢?其知道贾琏偷娶尤二姐是有很大的可能的,其却一直不告诉王熙凤。王熙凤不想“自己就是个贼”也是不可能的了。这或许就是贾母一直纵容王熙凤撒泼的主要原因吧。

贾母因何纵容王熙凤撒泼?

其实,我们还可以具体作如下分析:

其一,贾赦一直认为贾母偏心,可能也真有是事。贾赦那边的人,在贾母的心中也就那么回事。王熙凤也就不真正是贾母的菜。

其二,王熙凤只是暂时来打杂,其迟早是要回去的。这一点作者是通过平儿的口说出来的。一个打杂的,贾母也就对其真心不到哪儿去的。

其三,王熙凤最会逗乐子,贾母也因此还喜欢她,也就不想得罪她,但是也不会万事给她撑腰。或许,贾母仅仅只是把王熙凤当个小丑,养着。

其四,王熙凤再怎么闹,也威胁不到她的核心,贾母的核心是贾政、贾宝玉。因此,对于王熙凤的作为也就不想过问许多。

其五,慢慢地,王熙凤知道贾母待己不真,是反面之证。譬如,其后来去偷贾母的宝贝古董啊,算计上了贾母,就是其乘着自己在势能捞就捞一把的露骨表现。贾母不对她真,她干嘛要对贾母所在乎的一家子真。别人把她当成贼,她就做个贼又何妨?

其六、王熙凤也确实有能力干点事情,能替贾母省心不少。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