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真的很幸运

我只能说:王熙凤,你真的很幸运

贾府里有再多的“丑恶”都是美好的,对于外面的世界,或许贾府里的那些丑恶根本就算不得丑恶。

作者说王熙凤机关算尽,其实王熙凤也是个单纯之人,王熙凤有几斤几两,王熙凤肚子里的虫虫儿,相信贾府里的人,都会看得一清二楚吧。她不就是巴结贾母嘛,她不就是贪图几两银子嘛,她不就是想一直在贾府确保自己的地位嘛。

王熙凤表现出的都是人之初,最本性的欲望,而且还是那么直接透明,你不去招惹她,她又会对你怎么样呢?

王熙凤的心思,大家看得明白,所以王熙凤并不十分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你看不明白她心思的人,你摸不透她处事利害关系的人,那些个不声不响设个套子让你钻的人。

王熙凤的优点就是她的弱点,王熙凤大大咧咧,办事果断,雷厉风行,因此王熙凤也经不起表扬,听不得奉承,更无法承受刺激。

王熙凤出口就喜欢诅咒自己,说自己从来不信什么阴司地狱的报应,其实,王熙凤进入馒头庵,就等于进入到地狱,那些报应也就开始一步步在他身上累积。

馒头庵就是坟墓,就是地狱,馒头庵的老尼就是阎王。阎王要人三更死,人就很难活到五更。老尼要王熙凤干坏事,王熙凤就不可能不去干坏事。

王熙凤的性格,王熙凤的弱点可是被老尼姑摸透了。

我只能说:王熙凤,你真的很幸运

王熙凤虽然早已嫁为贾琏妇,丢掉了曾经的腼腆与矜持,但是王熙凤毕竟还是没有经历过多少世面,没经过多少大事,蜜罐里养大的,能知道什么人世的险恶呢?协理宁国府,也仅只是让王熙凤对自己办事更加有底气。那里又懂得社会事务中的各种蹊跷。

所以王熙凤听了老尼姑的话,还是不怎么敢立马就作出棒打鸳鸯,干预礼教司法的决定。那毕竟是贾府外的事务。

可是老尼姑哪里又善罢甘休,也就抛出了最为阴险的话语,终于让王熙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老尼姑说:“虽如此说,张家已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是道没工夫管这事,不稀罕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一般,”

王熙凤争强好胜,一听到“手段”二字,王熙凤立马就发出了自己的誓愿,想表明天下没有她不敢干的事情,想当初,她惩治嘉瑞的手段,是多么高明。哪能说她王熙凤没有手段呢?

唉,这也真是王熙凤的悲哀,老尼姑一句话就把她推到火坑里。老尼姑就王熙凤的气势,也就连忙火上浇油说:“这点子事,在别人的跟前就忙的不知怎么样,若是奶奶的跟前,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发挥的。只是俗语说的,‘能者多劳’,太太因大小事见奶奶妥贴,越性都推给奶奶了,奶奶也要保重金体才是。”这老尼姑真是狡猾透顶啊,王熙凤听了也就越发受用。

我只能说:王熙凤,你真的很幸运

如此这般,王熙凤也就是被老尼姑耍得团团转,甘心被人家利用,充当了人家的打手,最终也必然会被沦为炮灰。

世道险恶,人心叵测,王熙凤却全然不知。想想她真是幸运啊,生活在这么一个人心单纯的贾府。贾府里可是从来没有人想利用她,除了害怕她的人,其他的人都是真心待她,对之有恨,有气的,也顶多只是挑挑他的错处背后笑话他。

贾府似乎只有君子,没有小人。城府极深的薛宝钗,作者不是还给了她一个“蘅芜君”的称呼吗?薛宝钗也算是君子了。贾府里谁又不是君子呢?

所以王熙凤这种容易被人利用的人,生活在一圈正直的人中间,也真是她的幸运。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