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读《红楼梦》,我突然领悟了作者的一表现手法——越于热闹喜乐处,越是表现悲凉。

元春省亲如是,黛玉葬花如是,我上回说的贾府元宵开夜宴亦如是。除了元春省亲,主要是表现元春的悲情之外。其它的似乎都是为表现黛玉的悲情作铺垫。

读《红楼梦》第五十三、五十四回,特别是第五十四回,我就像,作者写如此越闹意欲何为?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表现贾府的兴旺吗?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们的《红楼梦》也就真的无味了。

我还是在一定的程度上比较赞成脂砚斋的说法。首先,脂砚斋此回的末尾说:“读此回者凡三变。不善读者徒赞其如何演戏、如何行令、如何挂花灯、如何放爆竹,目眩耳聋,应接不暇。”我想这就是我上文中所说之热闹吧。如果我们仅仅读到此为止,那么我们就是最不善读《红楼梦》之人了。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接着,脂砚斋又说:“少解读者,赞其座次有伦、巡酒有度,从演戏渡至女先,从女先渡至凤姐,从凤姐渡至行令,从行令渡至放花爆:脱卸下来,井然秩然,一丝不乱。”次当时赞许作者看得见的文法。属于对文本艺术性的赏析。但是这还不够,思想性的赏析也必不可少。

最后脂砚斋就又说了:“会读者须另具卓识,单着眼史太君一席话。”脂砚斋这才点到了一点正道。但是对于脂砚斋的补充说明我就有些不敢苟同了。其说贾母的一番话完全意在讽刺才子佳人小说,也就真的有些乱弹琴了。

不错,《红楼梦》第一回是开宗明执的说明其对于才子佳人小说的否定,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就以此认为,文本中关于贬斥才子佳人的文字都是此用意。或许我们也就低估了《红楼梦》文字的丰富内涵与深刻性。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贾母的那一段话,其主要目的在于含沙射影、指桑骂槐地贬斥贾宝玉与林黛玉不伦不类的爱情。

是的,我们真的不能一厢情愿地高估了贾母的意思。什么贾母真心疼爱林黛玉啊!什么贾母是木石姻缘的坚定支持者啊!什么林黛玉的悲剧是因为贾母早死啊!子非鱼,子非贾母,所以我们读文字最忌讳主观臆断了。

前面我已经说了,贾母请张道士为宝玉做媒,想薛宝琴嫁给宝玉,都是贾母真实意思的自然流露。而且林黛玉也早就觉悟到了这一点。从庙里回来后,贾宝玉不是和林黛玉就大吵了一架吗?还害得贾母都诅咒自己——死了才干净!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因此,贾母的心在林黛玉身上也就越走越远了。后来想薛宝琴嫁给宝玉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我们再来看那个《凤求鸾》的故事。故事中说王熙凤是个男子,住进了一大乡绅家,就跟乡绅的女儿暧昧起来了。贾母一听,立刻就激动起来。无关贾母什么,贾母干嘛要那么激动大放厥词痛斥这等才子佳人故事呢?因为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他们家里。林黛玉就是那个“王熙凤”,只是作者有意说他是男儿。除此之外,《凤求鸾》的故事是不是就跟贾宝玉与林黛玉的故事很对等呢?如此一想,贾母当然气愤。

其实贾母自己也很好这类才子佳人小说的,她后面不是说了么:“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呵呵,这贾母真是打了自己的嘴巴。既然其那么讨厌这类庸俗的故事,其为何闷了就听听这类故事呢?这类故事就是那个时代的琼瑶剧,又有多少人不喜欢呢?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而且,我们还可以想。孩子们来了,他为什么就要把故事停了呢?还不是怕孩子们受到不好的影响。贾宝玉林黛玉都如此了,因此,贾母也就更怕了。

所以,根据我的推断,贾母这是跟王熙凤在唱双簧。王熙凤明明知道林黛玉的酒是暖的,贾宝玉喝了,其却那么郑重其事严肃的告诫贾宝玉不要喝冷酒。其险恶用心,也就真的不值得怀疑了。有贾母的例子在后面,我想着这真的不是我的多疑。贾母对才子佳人故事庸俗性的痛批,其事就是凑王熙凤的热闹,意欲借此机会痛批贾宝玉与林黛玉不伦不类的暧昧关系。

想想确实有些令人寒心。这世界上,又有谁是我们真心靠得住的人呢?世事沧桑,苍老了我们的容颜,也苍老了我们的一度火热的心。

贾母如何指桑骂槐,痛斥林黛玉挑逗贾宝玉

元宵佳节一过,林黛玉也就病得厉害了。这难道不正是收了王熙凤和贾母的刺激么?林黛玉真的不是病死的,而是被贾母和王熙凤等一干人在现实面前的那一副冰冷的心肠“冷漠”死的。因此,我读《红楼梦》也就越来越不喜欢贾母了。还有后面尤二姐的事情,也是我越来越不喜欢贾母的原因之一。

因此,我也突然觉得高鹗所续写的“贾母、王夫人、王熙凤设计调包之计,骗过贾宝玉,让薛宝钗与他成亲”的故事情节还是蛮合理的。而林黛玉呢,或许就是在贾宝玉婚姻的热闹中泪尽而亡的。越于热闹喜乐处,越是表现悲凉。这可是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含而不漏的而又最深刻的表现手法。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