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大胆影射袭人偷食禁果

晴雯如何不要命,大胆影射袭人曾偷食禁果

在怡红院,也就晴雯敢和袭人吵架,袭人也只不敢和晴雯计较,很多时候只是听着、忍着、笑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袭人除了不敢怎么样的回应晴雯之外,恐怕很多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晴雯吧。因为晴雯这孩子说出的话始终鬼得很,令人捉摸不透。

就说晴雯第一次与宝玉吵架的事情吧。袭人站在宝玉一帮,左一个我们,又一个我们地想晴雯赔不是。晴雯喜欢宝玉,听着我们两个字因此就格外地不受用,觉得刺耳,于是就醋意大发,索性甩开手,冷笑着说:“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

袭人一听此话,被晴雯点到了痛处,一下子就羞得满脸通红,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你想,晴雯都提到鬼鬼祟祟上了,袭人她能不多想吗?她又敢分辨她没有鬼鬼祟祟么?且晴雯隐讳地说出是“那事儿”,又不具体点明,袭人那个心跳加剧,也就不言自明。

罢了。袭人倾诉一番委屈之后,也就甩手出去,不敢再来争论那些是非。任随晴雯撕闹贾宝玉。

贾宝玉动了火气,袭人才又进来为晴雯说好话。把柄在人家手上,袭人自然是要好好地对待人家。

晴雯如何不要命,大胆影射袭人曾偷食禁果

谁知往后,鸡窝飞出了金凤凰,袭人竟然又得了一个巧宗儿,一个月有二两银子,在贾府的潜意识了,袭人也就真的可以和宝玉称得上是我们了。

晴雯当然又会心里泛酸。要知道,在她的心中,她和宝玉是会横竖在一起的,可是这事情却被袭人抢到了前头,她又怎会不心酸呢?

这也就逐渐酝酿出了,晴雯撺掇秋纹和怡红院众人丫头,骂起袭人是“西洋花点子哈巴狗儿”的解气事儿。

其实,袭人得了这么大的好处,怡红院是谁也不服气吧。袭人又何德何能呢?晴雯说:“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这第一个谁自然就是指袭人,第二个谁更多的也是指她晴雯自己。

最后晴雯讨着要给王夫人送东西去,也想得到王夫人的赏赐。当是晴雯最为心高气傲的表现了。他说:“或太太看见了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也说不定。”

晴雯也就真是要与袭人一比高下了。这当然也是因为晴雯有底气吧。晴雯的底气就是她的贞洁,出门前,她又甩了一句话给袭人说:“你们别和我装神弄鬼,什么事我不知道。”

又是一个鬼字,这晴雯真是鬼的很啊,说话总令人摸不着门路。当然,最害怕的可能依然是袭人吧,因为只有袭人心里有鬼。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