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岫烟的卑微

王熙凤失算,邢岫烟遭罪,人世间那些凄凉的卑微

话说一场大雪之后,红楼钗女们都急匆匆地赶往芦雪广吟诗作赋,准备齐全之后独不见湘云、宝玉。原来这宝玉和湘云却是一等一的吃货,在如此高雅的境地竟然算计起了那块贾母赏赐的鹿肉——二人就这么躲在芦雪广又烧又烤,吃得不亦乐乎。

平儿也是个好玩的,见此情景,于是就退下她的金手镯子放在一边,也烧起了三块大嚼起来。谁知乐极生悲,吃完洗漱毕,平儿的金手镯却不见了。这凤姐一向以精明干练自居,大家还没个注意的时候,她就笑着说:“我知道这镯子的去向。你们只管作诗去,你们也不用找,只管前头去,不出三日包管就有了。”于是大家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又各自玩闹自己的去了。

诸位读者也一向相信凤姐的精明干练,直等着凤姐的好戏看。可是这一次凤姐却让我们失望了。没有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福尔摩斯,金手镯子是别人给找出来的。

随着后文谜底的揭晓,凤姐夸下海口之下的心理动因就非常值得玩味了。那么在凤姐的潜意识中,或曰偏见中,到底是谁偷了平儿的手镯呢?其因由又是怎样的呢?

这还得从邢夫人谈起。话说回来,这王熙凤就是一等一的势利眼了。逐渐的,王夫人她都看不上;邢夫人,一个没什么实权,且见钱眼开的老妇人,虽然是她的婆婆,她就更加看不起了。对于邢夫人,王熙凤也就总是不招不惹。

王熙凤失算,邢岫烟遭罪,人世间那些凄凉的卑微

在安排邢夫人侄女邢岫烟住处的事情上,可以说这王熙凤都思忖了个半天,最后邢岫烟被安排在迎春处,也就是王熙凤的好算盘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王熙凤也就把一切事由与可能产生的后果全都推给了邢夫人。对此脂砚斋也生出了自己的感叹:“奸雄每每如此,吾爱之,吾恶之。”

卖了那么多关子,是该到揭晓谜底的时候了。个人认为,王熙凤心中那个偷盗者就出自邢夫人那一家子;而,当天邢夫人那一家子人又只有邢岫烟和她的丫头在场,因此,王熙凤怀疑的对象必然就非邢岫烟和她的丫头莫属了。

后文平儿说大家先都疑惑邢岫烟的丫头,恐怕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吧。如果真的是邢岫烟的丫头偷了,身为客人的她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每每读至此,我的内心总会生出一丝丝的悲悯。不就是穷吗,人格就被亵渎到如此,不得不说,这真的是邢岫烟及其丫头莫大的悲哀。哎!只能说人穷是非多,邢岫烟躺着也中枪。而这恐怕也是王熙凤夸下海口的深层原因吧。幸好清者自清,邢岫烟本来就是如妙玉一般的冰清玉洁之士。

虽然凤姐对其冷眼观之之后也曾对其产生了一丝怜悯之心,但是那仅仅只是怜悯,不知爱,不是理解,更不是尊重。对手镯事件,也就彻底地暴露除了他们对穷人的不屑,在他们心中,穷人始终都是像邢夫人一样的卑微。因此对于偷盗者的猜测,他们也就最先锁定了邢岫烟及其丫头。

王熙凤失算,邢岫烟遭罪,人世间那些凄凉的卑微

我到底是要说邢夫人活得最卑微,还是要说邢岫烟活得最卑微呢?两个卑微的人一比较,我还是觉得邢岫烟活得更卑微一点。首先这邢夫人虽然心里和生活中活得确实很卑微,但她在生活中却也老是充充主子的范儿,有时候也是挺厉害,挺趾高气扬,挺充满算计的。而邢岫烟呢,骨子里虽然坚强淡定、不卑不亢俨然灯火阑珊处的一温柔女子,可是在于生活中其却只能处处忍让,任由他人摆布。

金手镯事件,要是怀疑到探春头上,她不把你抽好几个耳光才怪呢。而邢岫烟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对于邢夫人,邢岫烟也只好处处忍让,省出一两银子来给邢夫人贪污。而自己呢,也只好在乍暖还寒时候把自己的夹衣当几两银子花花。除了薛宝钗,又有多少人能懂得邢岫烟的辛酸呢?

大雪天的吟诗会上,大家都是全副武装,个个大家公子、小姐的模样,而她呢却只能依旧穿着旧时的家常衣服。在一堆女人里面,一般的女子站出来,恐怕都需要十分的勇气才行。

王熙凤失算,邢岫烟遭罪,人世间那些凄凉的卑微

因之也不得不让人感叹,内心的坚强,却总是难以改变外在的境遇,这或许就是生活的无奈。有薛姨妈保媒,或许,也只是或许,邢岫烟往后的日子可能会过得好一点点吧。这是邢岫烟的期盼,也是天下寒门陋户的期盼。

亦或许邢岫烟本质就是那种淡泊名利,本质高雅之士吧。或许她根本就不计较这一切。其实在《红楼梦》中,那么多人物名字,个人还是最喜欢“邢岫烟”这三个字。它是那么美,读来齿口留香;它让我想起了陶渊明的“云无心出岫”、“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等名诗句。因此,我每每也觉得这名字多么有诗意,是那么恬淡。妙玉固然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但邢岫烟何尝不是“心远地自偏”呢?套用杨绛翻译的那句话:“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在俗世飘荡的邢岫烟或许就是这么个人吧。于此一想,邢岫烟是不是活得一点都不卑微呢?

最后还是套用佛家的那句话吧。万象皆由心生,在这繁华与物欲横流的世界,我们更需要有一颗淡定的心,那样才不至于自己的身心都处于卑微之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