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高超的赞美艺术

《红楼梦》中最高超的赞美艺术,王熙凤首屈一指

向来都倾慕王熙凤的说话艺术,虽说其没读过什么书,却比读过书的许多人强个千百倍。

王熙凤说话是极其注重场合的,极其得体的,有时候仿佛那些环境就是为其那动人、俏皮、俗而不鄙的话语而生出的。

很多人不喜欢王熙凤的热闹,更不欣赏她幽默的风格,说只是她自己觉得自己说的那些话好笑罢了。这可能是有时候因其语言奉承意味过浓的缘故吧。自然会令许多人不怎么感冒。

王熙凤是贵族人物,自然无法学来刘姥姥那极其通俗的赵本山式的幽默,令众人都不得不捧腹。但是王熙凤活跃气氛的本领却也是杠杠的

黛玉初进荣国府:一方面是母亲病逝,一方面是父亲体弱衰慢,无法照顾好幼小的黛玉。贾母目睹无奈之中踏入荣国府的林黛玉,自然更是睹人思人,那种真心的悲痛自然是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唯有祖孙二人抱头痛哭,才能化解掉心里的许多愁绪。

后来,黛玉贾母是逐渐平静下来,但是大家却都还是一直沉浸在那种不如意之中。直到王熙凤赶来,这一切才转悲为喜。

只见王熙凤一进门二话不说,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

此番话语一出,再加上她高扬声调,是不是一下子就把刚才生出的那片愁云给驱散了呢?王熙凤就这么轻松地转移了话题,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让人一起打量起了祖孙二人。

《红楼梦》中最高超的赞美艺术,王熙凤首屈一指

林黛玉远道而来,王熙凤当然是首先要赞美林黛玉。一个“标志”,一个“气派”,当就点出林黛玉的艳而不俗,是飘逸的,超越诸多凡俗的。“今日才算见”,贾府诸多女儿自是都难匹敌。

林黛玉听到这一切自然是羞答答表示默许,但是这似乎表示王熙凤的重点,她的重点在林黛玉那里。赞美林黛玉更是为了赞美贾母。

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这才是王熙凤话语的高超,如此烘云托月般的手法,一下子就把贾母碰到了最闪耀的星空之中。林黛玉好,那是因为像贾母。

如果王熙凤的话就此戛然而止的话,未免就有些跛足,而不能称之为艺术了。试想,如此结束话语,林黛玉怎么想?(——原来,说我好是让我给人垫背啊,呸。呵呵,主观臆测!)所以王熙凤又给转了回来。她要让林黛玉安心。

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王熙凤说的这句话应当是大实话,想当初贾母是如何的爱贾敏,其又怎么不把她的爱迁及到林黛玉的身上呢?更何况贾敏发生了如此地不幸。

王熙凤言外之意,我们大可如此猜测:林黛玉虽远道而来,虽是客人,但是从今之后,她会是贾府的主人。是更为令贾母疼爱的“嫡亲的孙女”。

《红楼梦》中最高超的赞美艺术,王熙凤首屈一指

如此一波三折,也就达到了一石三鸟的艺术效果。其一,王熙凤赞美了林黛玉的漂亮与众不同;其二,王熙凤也赞美了贾母的气派;其三,王熙凤更点出了贾母对于林黛玉的真爱,从今必然把林黛玉当作珍宝珍惜之,大家要好生对待林黛玉,从而给了林黛玉很大的心理安慰。要知道林黛玉是在林如海的苦劝之下才同意来到贾府的。林黛玉又早慧,来之前,那个担心也就自是不消说了。

悲剧转为喜剧,大家心里的石头都落地了。林黛玉感受到了贾府的热情与生气,贾母也初步放心林黛玉的那种担心与犹疑。有了王熙凤一番话,林黛玉是一定会暂时就这么在贾府住下去的,她要进一步感受贾母对她,感受贾母曾经对于她母亲的爱。

此为其一,另外,还有王熙凤戏说林黛玉,说林黛玉吃了他们家的茶叶,要做他们家的媳妇的事情,也应当会可谓是一石三鸟。宝黛情愫渐生,王熙凤这个时候说出那种话,自是在各界人心中引发微妙的遐想。贾母、王夫人、宝黛之间,王熙凤她自己,还有贾府诸多等,自是进一步审视林带在贾府的地位。在此也就不作细致探究。

总之,许许多多的事情,总是会在王熙凤的幽默调侃着中变得和谐生动起来。没有王熙凤的贾府,应当就是一个没有乐趣的贾府。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