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宝钗讨论宝玉内衣,一点都不脸红

袭人、宝钗讨论宝玉内衣,一点都不觉尴尬

袭人还好啦。巫山云雨之后,其就真的没有必要跟宝玉避嫌疑。而且身份,也似乎得到确定,将来必定是宝玉的妾无疑。

之于宝玉,宝钗算哪根葱呢?宝玉算不得宝钗的男闺蜜,宝钗更是难以称得上宝玉的知己,宝钗却跟宝玉越走越近乎了。

反常交往现象的出现,必然也就会生发出反常的主动。袭人宝钗就这么在熟睡着的宝玉身边,谈论起了宝玉的内衣。

其实宝钗是想要林黛玉一起到藕香榭游玩的,无奈林黛玉要洗澡,无法陪同。 宝钗意兴阑珊,也要睡觉的样子,却又不想睡,于是,见林黛玉回去了,就临时改变计划,去宝玉房中,想跟宝玉唠嗑解乏。

宝钗也是越挫越勇啊,宝玉昨日才骂她“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宝钗终究也是气度大,没有生他的气,只当他疯疯癫癫不理他的一套言辞。不过,真个大观园也就宝玉少有俗气,才让她“真个山中高士晶莹雪”看得入眼。贾环,宝钗是理都不理的吧。

宝钗一进门,一下子就把袭人唬了一跳。神不知,鬼不觉也确实吓人。

三句闲侃,立马就转入到了正题。看着袭人手上正在刺绣上面紥着鸳鸯戏莲花样否的白绫红里的兜肚,宝钗立马精神大振说:“嗳哟,好鲜亮活计!这是谁的,也值的费这么大工夫?”

qq%e6%88%aa%e5%9b%be20161127091618

薛宝钗这一明知故问真是问得高明。除了宝玉,袭人还敢在宝玉面前给哪个男人做兜肚?况且宝玉也从来只穿袭人作出来的东西。这兜肚也就必定是宝玉的无疑了,以薛宝钗善思的智慧,她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吧?因此,有这一问,才有后来袭人给宝钗腾出空间的主动。

袭人向床上努嘴儿。宝钗笑道:“这么大了,还带这个?”

相比于上次说几句话就脸红,这次宝钗似乎老练多了。袭人都不好意思直接说出,而是努嘴儿,薛宝钗却反而那么淡定。这可是核心问题了。身边一个大男人光着身子穿的衣服,是不是应该会让每个女孩子感到脸红呢?而且兜肚又不同于其他的内衣。薛宝钗却一点都不觉害臊。

这或许就是禅宗所说的入定了。

袭人笑道:“他原是不带,所以特特的做的好了,叫他看见由不得不带。如今天气热,睡觉都不留神,哄他带上了,便是夜里纵盖不严些儿,也就不怕了。你说这一个就用了工夫,还没看见他身上现带的那一个呢。”

宝钗笑道:“也亏你奈烦。”

此话题自然是无法继续讨论下去,总不好讨论宝玉身上已经穿上的那件兜肚内衣吧。因此,袭人也就转移话题说:“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

袭人、宝钗讨论宝玉内衣,一点都不觉尴尬

因而此时,也就只有宝玉、宝钗孤男寡女在屋内。宝钗看着宝玉的兜肚一屁股就坐在了袭人原来坐的位子上,宝玉的身边。

其实我也总是不愿意相信宝钗这么不止避嫌疑,也可能真是入了定了吧。接着她就代替袭人缝制起来宝玉的兜肚,绣起了兜肚上的鸳鸯,真是闺中女儿心思有谁知。宝钗她毕竟先是个女人。这一切是潜意识的不自觉,但却又最能够反应真情。

宝钗在大观园里游荡,林黛玉当然不放心,洗完澡,也就立马赶到了怡红院看宝钗来没来。果不其然,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宝钗竟然坐在宝玉的身边,为他缝制了兜肚。

这一次,林黛玉没有生气,反而是笑得合不拢嘴,连忙拉史湘云来看。史湘云当然是站在宝钗一边,连忙就把林黛玉给拖走了。

说到宝钗如此,此处有一细节,可是最不能放过的。同样是想进入宝玉的寝室。薛宝钗是不问三,不问四就给闯了近来,林黛玉却是先隔着纱窗往里一看,看能不能进。二者小心不小心就自是分明了。

世间好事向来多磨,薛宝钗正得意忘形之际,谁知宝玉这个熟睡的人,竟然一语敲醒了这个没有睡觉的“梦中人”薛宝钗。

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袭人、宝钗讨论宝玉内衣,一点都不觉尴尬

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

宝钗自然又是尊严扫了一地。薛姨妈抛出“金玉良缘”的流言,早就让薛宝钗受不了,而今宝玉挨打,薛姨妈到贾母、王夫人那边自然又走得密。而且,前一段时间,贾母当着众多人,包括薛宝钗、薛姨妈、贾宝玉的面,好好地把薛宝钗夸奖了一番。

因而,金玉良缘的温度,也就因此上了一个台阶了吧。要不然宝玉何以做如此荒唐之梦,应当是贾母、王夫人等在贾宝玉面前吹了风吧。对宝玉有所试探吧。谁知这宝玉就是不信宿命论——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