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尴尬”的一场饭局

《红楼梦》中最“尴尬”的一场饭局话说端午之日,蒲草艾叶簪满了荣国府门楣,上下一片吉祥。

在淡淡的艾香之中,王夫人想着她的亲姊妹薛姨妈,这么多年孤儿孤女的过着寡居的生活,

虽说其寄居在自己家里,自己对她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但因为薛蟠的不争气,其心中也难免会在节下生出一股寂寞之意。

于是就在端午之日治了一场酒席,请薛家母女赏午。

王夫人赏脸,可是席间薛宝钗却不卖她的儿子贾宝玉的账,面对贾宝玉的搭讪,自尊心受到伤害的她却总是淡淡的,总不愿和贾宝玉说话——谁叫你贾宝玉为讨林妹妹开心,讽刺我是杨贵妃呢?

这贾宝玉,虽曰疼爱女孩子,可也是个心直口快的角。

其难道就不知道薛宝钗对于妃子一词是有可能有所忌讳的吗?毕竟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一个参加嫔妃竞选失败的女人,一个至今未找到婆家的大龄女人,一个面对自己喜欢的男子的女人,这样的被自己喜欢的男子奚落,其心里又怎会好受得哪儿去呢?

所以,薛宝钗虽然大度,但她毕竟是女人,也需要疼爱与保护,也有着一个柔弱而颇有自尊的心。

《红楼梦》中最“尴尬”的一场饭局

王夫人心中只有礼教,自然无法想到此时宝钗与宝玉心中的这一层。

她只是想宝玉闷闷不乐可能是因为昨日训斥金钏儿一事。

这金钏儿也真是个比晴雯还晴雯的角儿。大家少爷也是她可以随便调戏的吗?何况还是在人家老子娘的面前。是不是真的有点不识时务呢?

不过这也或许是宝玉小时候看得溺爱,贾府上下让仆人在宝玉面前不用拘谨什么身份。

但是如今,贾宝玉也长大了,在同辈之间贾母都不希望喊小名了。金钏儿哪里又知道贾府上层人物在礼教的层面上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不过这宝玉似乎也是忒无情了,金钏儿被赶走了,其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波澜,不过这也许是一种天真吧。

再加上王夫人恨铁不成钢,也就索性不理贾宝玉,看他混世魔王还混不混。

相比于王夫人,林黛玉则不愧为贾宝玉的知己。

林黛玉见贾宝玉后来懒懒的,就只是是因为昨日得罪了宝钗的缘故,于是情人同心,也就变得懒懒的,不去耍什么嘴皮子。

王熙凤这个爱热闹的角儿,在王夫人的面前,可就真的是老鼠见了猫一般。贾母发脾气不开心,她还会变着点子讨贾母欢心。

王夫人也向她吐露了因金钏儿之事后自己的心肠,可是这王熙凤就是不敢在大家都不愿说话的尴尬气氛中开口,也改变了她一贯嘻哈的作风,变成了一个闷葫芦。

《红楼梦》中最“尴尬”的一场饭局

这饭可是越吃越尴尬,大家屁股上都像长了钉子一般,巴不得早点散了。

贾迎春姊妹见无意思,随便坐一坐,也就找理由,大家都散了。

不过,这顿饭局下来,也有高兴的人,那就是林黛玉了。喜散不喜聚,是林黛玉的天性。仙人嘛,清心寡欲,爱好清静。

林黛玉下凡来到人间凑这场热闹也是为完成任务而已,唯有散后与宝玉撕扯浑缠才他的初衷。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贾宝玉可又是个最喜欢聚集的人,希望花开百日,盛宴常在,大家热热闹闹,长醉不复醒。

一场好好的相聚竟然在尴尬中收场,其闷闷不乐也就是势在必然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爱之切,恨之深。一家人相守在一起,也难免有着彼此之间的不信任,没有安全感也就油然而生。

这时候,人们大多都会浑身冒刺与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各自为营,以表明自己的自尊与立场。

这《红楼梦》,寥寥数语就把人与人之间的这些阴暗面表现出,真可谓是字字力透纸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