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不懂爱情,被贾宝玉“利用”

宝玉挨打了,黛玉心疼,无人来往之时,她终于来了。看着熟睡中的宝玉,还有那从噩梦中醒来的宝玉,只是一直哭,一直哭,半天才憋出几个字:“你从此可都改了罢!”

宝玉那怜香惜玉之心自是不必说,自是说自己不疼,为了她们这些人死了也愿意。无奈凤姐突然驾临,急得林黛玉直跺脚,生怕王熙凤笑话他,也就从后门偷偷溜走了。

是啊,王熙凤这个破落户,林黛玉上次吃了一点茶叶,就要林黛玉做他家的媳妇(宝玉的媳妇),如今林黛玉为宝玉这样,她又怎么不再一次戏谑一番林黛玉的痴心傻意与情有独钟呢?

林黛玉与贾宝玉的奥妙,王熙凤懂得,可是偏偏就有人不懂得,这个人就是晴雯。

话说林黛玉就这么仓促中走了,他贾宝玉还未来得及用他那最温柔的言语安慰宝玉呢。万般的痛苦就只剩下林黛玉一个人消受了,宝玉又怎么会放心得下。因此,派人前去探望晴雯,就成了宝玉的必然选择。

派谁去呢?当然不是袭人。为了林黛玉,袭人上次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因此在这事上,宝玉怕晴雯得很,他已经很怕袭人了。于是就找了个借口,让袭人去宝钗那儿借书,拍晴雯去探望宝玉。

宝玉说:“你到林姑娘那里看看他做什么呢。他要问我,只说我好了。”

晴雯道:“白眉赤眼,做什么去呢?到底说句话儿,也像一件事。”

这应当就是晴雯的第一层不懂得了。晴雯说的”白眉赤眼“是不是着实看出了她的天真与单纯呢?晴雯哪里知道有一种关心就是看看对方也心满意足,何必说什么呢?晴雯心思简单,丝毫没有看出宝玉的心思,真是个实用主义者啊。

所以在晴雯的一再要求下,宝玉滚动他炽热的心思后,就伸手拿出一块旧手帕,撂给晴雯。

这回,晴雯就更不懂了。说要送人家手帕就送新的,送她这擦了鼻涕的旧手帕,她又该生气了,说你宝玉打趣他。

宝玉当然只能一笑,说:“你放心,她自然知道。”

无奈,晴雯只得领命在乌七八黑中来到潇湘馆,黛玉早已在凄凉之中睡下。晴雯说出宝玉给她送来的是旧手帕,林黛玉反而接下来。

可是这又令晴雯百思不得其解。她林黛玉不是那么小心眼吗?如今怎么就没有生气呢?怎么就没有说宝玉在打趣她呢?

只得放下的晴雯,抽身回去,一路盘算,终是不解何意。这就是晴雯的第三层痴傻了。不得不佩服作者把晴雯的痴傻表现得如此地淋漓尽致。

照说,晴雯也不是小姑娘了;哪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晴雯也该有她的青春萌动了。想那小红与贾芸是何等的干柴烈火。晴雯面对儿女情长怎么就痴傻到了这种程度呢?

宝玉的选择可谓真是正确英明的选择,要是袭人还不早就看出其中微妙,而阻隔住宝玉的一番心思。

不过这或许也是晴雯的自信与不屑吧。晴雯一下把贾母看成是自己的保护伞。晴雯临死前就对宝玉说:“大家横竖是会在一起的。”因此对于这些儿女情长的男女之事,她晴雯也就似乎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宝玉与黛玉的那一段,她就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只是人生感悟得太晚,总是会以悲剧收场。晴雯死到临头才感觉到自己的痴心傻意,才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原来她的命运并非会朝着想象中发展。

其实,我至今还不懂得她临死前跟宝玉交换内衣穿是什么意思,那样真的就能够算得上是对现实的反抗吗?

晴雯是爱宝玉的,晴雯是一心想做宝玉的人的,无奈痴心傻意太久,一切都只是梦中泡影,终也没有感受到多少儿女情长的温暖。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