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这个淘气包

探春,这个淘气包

巾帼不让须眉,相比于她那非凡的能耐,刚烈的个性,其实,我更愿意把她当作一位女子来欣赏,她首先应当是一位女子才是。

探春那样优秀,思想那样的足令男子感佩,对于宝玉的“不成器”,其与宝玉又是如此之关系,其似乎应当比宝钗更要尽到劝谏之责任才是。可是探春却也似乎是与宝玉臭味相投,二人之间的情状,着实全是孩子式的娇憨,有时候又都是喜欢那么疯着玩。如同林黛玉一般,探春对宝玉说话是富有有亲昵感的,有时也可以理解成为一种幽默。

那次,探春三天没有看到宝玉,看着宝玉远远地走来,也就立马喊住了宝玉,笑着说:“宝哥哥,身上好啊?我整整三天没见你了?”

这是最惯常的问好,却也似乎能够听出那么一点调侃的意思吧。探春话外之音是不是在问宝玉:这么多天没见,是不是又被父亲叫去,被打了,被骂了,因而消停几天不出找我们玩啊?

贾政经常打骂宝玉, 问他身体好,也就不由得人不这样想了。

探春的问话也是有缘由吧,因为其确实隐约听说贾政几天前叫过宝玉。探春一方是调侃宝玉的“不成器”,经常被贾政打骂,另一方面也当是担心宝玉。

探春,这个淘气包

探春又怎能不担心宝玉呢,宝玉也是她快乐的源泉。探春一个女孩子,不敢随便踏出深闺半步,但是其对外面精彩的世界也是充满渴望啊。宝玉呢,又是那么淘气,经常出外玩,外面的世界,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了。宝玉又最懂得女孩子之心,出外玩,他自然也就会带一些玩的啊,吃的啊,给他的那些姐姐妹妹们。他给探春带的那个柳枝编的竹篮子,探春就喜欢得了不得了。

所以,探春又想让宝玉出去给她买啊!于是就把宝玉拉到了石榴树下,跟他偷偷地对谈。干这些事,探春也是有些畏惧贾政的啊。何况也是让宝玉“冒风险”,万一让贾政知道,因此又连累宝玉挨打挨骂,探春心里也就过意不去了。

作为交换,探春立马就许了承诺,说再做一双精致的鞋子给宝玉穿。如此地爱上了小玩意儿,探春女生的气质也就一下表现了出来。

这还只是一点小淘气吧。诗社的创立,才正真算得上是探春淘气的典型。

史湘云是活泼,她想不到这一点,更不敢想;薛宝钗呢,虽然也参与了诗社,可是对于诗社其应当是抱着一种偶尔玩玩还算可以的态度吧。要知道,香菱学诗,其那么地不支持,在宝钗的心目中这太不正经了;林黛玉呢,恐怕是不屑于想这些,其在贾府其也似乎没有这个号召力。

在大家精神生活都有些空虚,来往不怎么密切的深闺之中,探春站了出来,广发英雄帖,在平静的生活里掀起一层层的涟漪,实属淘气十足,勇气可嘉吧。

探春,这个淘气包

要知道举办如此活动,是要压得住李纨才行的。李纨的责任可是要负责管教好这些女孩子,一切按照女德行事,不惹事,不生事。万一李纨反对呢?也就是自讨没趣了。

后来他们向王熙凤讨厌钱财,想王熙凤成为诗社的经纪人,王熙凤不就是狠狠地数落了一番李纨么?可见这确实是古时深闺之中不可提倡的一种行为。

如此一闹一玩,大家的心,特别是宝玉的心,也就越发会野起来。贾政如果听说,恐怕是会不怎么高兴的吧。但是她探春还是豁出去了,也就真是淘气十足了。

真的不敢想象,大观园里如果少了探春,是不是还会有着那么多的乐趣?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