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也不知道薛宝钗是有意,还是无心,花袭人这朵花,就这么悄然地萌发了。开得并且也是那个旺盛。

其实,你真的不能讨厌袭人,你应当欣赏她的美丽,欣赏他开得繁盛。你讨厌袭人,就如同讨厌自己的母亲。一个人又怎么能够讨厌她的母亲呢?

做人应当懂得感恩。最后贾宝玉猜疑袭人告密,没有把袭人打发掉,是因为贾宝玉有一颗感恩之心。

一直以来,袭人就如同宝玉的母亲一样,王夫人给不了宝玉母爱的温暖,袭人替她补偿了。

贾宝玉要跟秦钟去上学,袭人的言辞,完全就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的话语。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一大早,袭人就起来为宝玉收拾行李。

临行密密缝,行李收拾得停停妥妥,之后,才是袭人忧心的真正开始。她独自坐在床沿闷闷的,她不是在缝织衣服,而是在缝织她的心思。

她害怕宝玉不认真念书;——读书是极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念书的时候要想着念书。

她害怕宝玉去念书又忘了她;——不念书的时节,想着家些。(哈哈,要想着哦袭人啊)

她害怕宝玉念多了书伤身子;——虽说奋志要强,那工课宁可少些,一则贪多嚼不烂,二则身子也要保重。(不知道贾政同不同意,慈母严父也)

她害怕宝玉在学堂里冻着;——学里冷,好歹想着添换,比不得家里有人照顾。脚炉手炉的炭也交出去了,你可着他们添。那一起懒贼,你不说,他们乐得不动,白冻坏了你。

袭人的心思就这么五味杂陈,王夫人可又比得上袭人的一半?在王夫人那里没有得到的母爱,在袭人这里,宝玉得到了。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王夫人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宝珠,袭人的心里,住的始终是宝玉。

巫山云雨后,宝玉是她的儿子,又是她的男人。其心里的滋味,我们谁又能够真正说得清。

至纯至性,总是容易被激发,也总是容易被人利用。

也不知道宝钗激发了袭人,还是利用了袭人。

史湘云来了,住在黛玉房间里,有两大可爱的性情中人,宝玉也就闹得更欢。半夜才从黛玉房间里回来,天没大亮,就又跑过去了。还在那里洗脸,吃人家的胭脂。

袭人独守闺房,怎能不抱怨。

袭人的话不是故意说给宝钗听,但是宝钗却听到心里去了。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袭人道:“宝兄弟那里还有在家的工夫!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

宝钗听说,心中明白。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

“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分明,宝钗之前是不怎么了解袭人的啊。

但是,此刻,慧心慧眼的宝钗却一下就懂得了袭人,懂得了袭人对宝玉的真切,懂了袭人的愚忠,懂得了袭人的尽心尽力与一根筋。

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宝钗也就一屁股坐在了炕上,来陪这孤独而寂寞,满心嗔怨的袭人。

是啊,袭人这个时候确实需要别人安慰。宝钗出现得非常的及时。

宝钗丢下她原本要找的宝玉不去找,就这么坐下来陪袭人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她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但是,宝钗也是爱袭人的吧。初次的谈话,袭人在宝钗心目中是深敬可爱的。也就是说,袭人这个人是值得栽培的吧。人海茫茫总算找到了知音。

宝玉回来了,宝钗却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婀娜的背影,让宝玉这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宝钗如斯,袭人也如斯。也不骂!也不劝!冷战!

原来冷战的戏份也是如此热闹……

我们能不能说,宝钗的举措,无意中就给了袭人一种暗示呢?——甭理他。

袭人又怎会不按照宝钗的暗示行事呢?——这么一个大家小姐,待我是如此的亲切,对我是如此的关心,林黛玉又何尝关心过我一点半点?

袭人的“坏”,是薛宝钗栽培出来的

薛宝钗总是这么无招胜有招,袭人的心就这么一下字被她温暖了,被她收服了。你是不是不得不又再一次感叹宝钗的智慧了呢?

不管有意或无心,从此,宝钗、袭人彼此都知道她俩是一路的人。往后的岁月,风雨同舟,才是生活的正道。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