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是什么?

timg-16

一曲《聪明累》历来都被解读为王熙凤命运的谶语,特别为开头一二句,作者似乎是直接痛斥王熙凤的精于算计,并最终枉送了性命。既可恨,又可悲。

其实,仔细想想,王熙凤的性命的丢失,其好耍小聪明并不是关键所在。王熙凤的聪明,大多都是为了讨好贾母,都是些快乐的事情,应当可以延年益寿才对。

个人觉得,反观王熙凤的一开场,作者就为我们透露其命运的祸根。

记得林黛玉初进荣国府,当时大家正在叙家常,整个院落非常地寂静,或许只有林黛玉的抽噎声和贾母的惋惜声。就在如此大家不敢随便弄出一点声息的场合,王熙凤竟然嘻嘻哈哈,叫着、嚷着,在一群妇女的簇拥下,快步地来到了林黛玉身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或许,你至今还认为此稀松平常吧。毕竟,王熙凤是外向的人,嘻嘻哈哈应当是生活的常态。可是,本人觉得应当联系一些古时候大家贵族生活的常态来做理解。

对王熙凤的行为,第一个作出反应的就是林黛玉。林黛玉的感觉用连个字形容,就是“奇怪”。林黛玉为何感到奇怪呢,作者通过对比做了说明——不符合大家闺范,也就是贵族的规范。林黛玉应带是大家出身,所以其感到奇怪的东西,就一定不是贵族的东西。

所以,王熙凤是贵族中的异类。那么王熙凤为何要这么表现呢?个人认为,其这份张扬的表现,显然是在于要向林黛玉表明其在贾母及其荣国府中的地位——她这个链二嫂子可不是一般的嫂子。她要让林黛玉知道,在荣国府谁才是真正的主子,谁说话才算数。

后文,作者就有给出了证明。王熙凤让林黛玉缺什么,尽管向她要,后来就又在王夫人面前讨论起了宁国府的日常事务。

这是理论上的讲法,通俗一点讲,就是王熙凤十分地好面子。她要让林黛玉知道,她是贾府中最有面子的人。

timg-7对此一思考,我也愈来愈发现,后文很多的描述,似乎都是在说明王熙凤时刻都在为面子而活。

就拿最典型的尤二姐事件来说,其耍的手段,也等于是在为自己赢得面子。其真要解决掉尤二姐,还不是像拍死一只蚊子一样。可是她却费了那么大的周折,花了那么地心思与财力,都是为了向人们证明,她不是醋缸子。可是她做得一切又有什么用额,人们还是那么一贯地认为其就是母夜叉,醋坛了。

显然,王熙凤在对付尤二姐与宁国府的一切作为,为自己争取面子的一切作为,最终都害了她本人和宁国府。——授人以把柄了。脂砚斋说其是枭雄,如此看来也只能算个二百五的枭雄吧。快刀斩乱麻,才是枭雄们的一贯作风。

再看王熙凤的对待自身的事情。王熙凤身体不好,尽人皆知,可是她自己却装作不知道,自欺欺人。再苦再累,她也不喊一声苦,喊一声累。而是依然如老黄牛一般奔命地工作。最终弄得自己下体血崩,不是不是非常地得不偿失呢?你王熙凤再强,也不是超人,天下的事情,你忙得过来呢?如此的逞强作践自己,要那么点女强人的面子又有什么意思呢?

如果王熙凤最终是以下体血崩而死,这也就是真正的为面子所累了,而不是为聪明所累。

最后看,其极力在外在形象上维护贾府的空架子,也是很好的侧面例证。贾政贾母都顾不了那么多,你王熙凤又何必嗯?贾府人丁多了,你不想裁员;贾府消费大了,你不想节用,而是变着法子耍小聪明为自己和贾府赚钱周转;皇家人来勒索,你也是勒索一次给一次,也不去向上面的人报告。没有金刚钻,甭揽瓷器活。你有再大的能力,大厦将倾,你又怎会独立支撑得住呢?

最后真的觉得王熙凤真的很令人无语,其为生活忙碌,自己却似乎没有一天好好生活过。为地位活,为金钱活,为面子活,或许这就是她的人生。这不得不说,也是她人生最大的悲哀!

突然又想到了那首《好了歌》,枭雄王熙凤也没法逃脱掉它的魔咒。人生“好”便是“了”,“了”便是“好”,那么累,又何必呢?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