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妹妹终将变成薛宝钗,贾宝玉怎么办?

林妹妹终将变成薛宝钗,贾宝玉怎么办?

作者:千千结

看到“林黛玉终将成为薛宝钗”这个题目,您可能会不以为然,请给我几分钟时间,耐心读完我奉上的分析。

林黛玉刚进贾府的时候,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礼数周全,本是侯门千金,加上天资聪颖,教养与礼节一定无懈可击。而到了贾府之后,因贾母宠爱,宝玉呵护,小女孩的惯娇就出来了,说话不假辞色,行动任性,乃宠溺与没有父母兄弟教导使然。然而侯门千金这样的大家闺秀,到了一定的时候,一定是会回归到当时价值观的正轨上来的,就是回到薛宝钗在走的路上。

在第四十二回“蘅芜君兰言解疑癖潇湘子雅谑补余香”中,有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林黛玉成长的关键节点:

首先我们注意一下“黛玉一想,方想起来昨儿失于检点,那《牡丹亭》《西厢记》说了两句,不觉红了脸”这句话。宝钗并未点出具体哪句,黛玉却能一下就想到,而且自己认为“失于检点”,以至于“红了脸”,可见黛玉知道这是不当说的,而且认为自己不对,所以会有好姐姐,原是我不知道随口说的。你教给我,再不说了”的央告以及后面的“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以后再不说了”的保证。

而宝钗的一番话后,黛玉的反映是“垂头吃茶,心下暗伏”,所以可以看出来,林黛玉被说服了。“法术无边、机谋深远”的林黛玉怎么会就被这么一番作为读者的我们看起来没什么特别而且很多并不认同的话说服呢?就是因为黛玉宝钗的价值观是一样的:不可以看杂书,以针黹纺织为要。

这价值观在李纨的介绍里同样有明确呈现。正是因为大家的价值观相同,所以因为没有母亲教导而任性的黛玉在不知不觉已经长大的此刻听到宝钗的一番话,会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不复从前的任性做为。

同是这回,在因为开颜料单子的事情黛玉开宝钗玩笑被宝钗按住一起玩闹的时候,这句“黛玉笑着忙央告:‘好姐姐,饶了我罢!颦儿年纪小,只知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姐姐不饶我,还求谁去’”句中“颦儿年纪小,只知道说,不知道轻重,作姐姐的教导我”黛玉明确指出“作姐姐的教导我”,可见黛玉受教。

多说一句,其实以前的宝钗也曾是现在的黛玉。小时候的宝钗当日父亲在世时候也是深受疼爱,“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各种禁书都看,任性度估计也高,后来偷看禁书的事情被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再加上“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调皮任性的薛宝钗才长成了独当一面,人谓藏愚自云守拙的薛宝钗。

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黛玉对宝钗说的话更加印证了黛玉对宝钗的信服:

“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

这段话的意思层次多,我试着分析一下:一、你待人好;二、我多心,误会你;三、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我很感激;四、以前是我错了,一直错到现在;五、(解释为什么会错)母亲去世早,又无姐妹兄弟,没人教导我,感谢你教导我。

林妹妹终将变成薛宝钗,贾宝玉怎么办?

冰雪聪明的林黛玉有了这么一个过来人姐姐教导,行至之间自是与过去不同。黛玉行为的改变,迅速地体现在了林黛玉对待给宝钗送燕窝的婆子的做法,从“命他外头坐了吃茶”、聊家常到“名人给他几百钱打些酒吃”,都是大家闺秀标准做派,以前黛玉是不屑这样做的。

可能您会说之前不是有黛玉给小丫头钱吗?是的,但是是另一种情况:那就是碰巧了。“佳蕙听了跑进来,就坐在床上,笑道:‘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你替我收着。’便把手帕子打,把钱倒了出来,红玉替他一五一十的数了收起。”

这里的几层意思:一、佳蕙觉得自己“好造化”,经常有的好运叫好造化吗?所以这里隐约可以看出黛玉不经常给赏钱;二、“林姑娘抓了两把”同样是特殊情况,因为恰巧碰上“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三、“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是不是意味着林黛玉在月钱之外还有外祖母的一份“体己”?林黛玉受到的疼爱更能证明了。

主子给下人赏钱是有固定规格的,数量和说法都有基本规则,可以参考袭人代表宝玉赏送百海棠的婆子和小厮,宝钗探春让柳家的做“油盐炒枸杞芽儿”,一定要她收钱的说辞,所以给佳蕙的前不算是赏钱,而给蘅芜苑的婆子的才是林黛玉正式给赏钱。

第四十八回香菱进大观园“香菱见过众人之后,吃过晚饭,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自己便往潇湘馆中来。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见香菱也进园来住,自是欢喜。”黛玉“自是欢喜”,理解不了黛玉的成长的话,这句话很奇怪吧?而且肯教香菱作诗。四十九回中宝琴到来大得贾母欢心,宝钗都来调侃,黛玉什么反应呢?

“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他。’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则声。宝钗忙笑道:‘更不是了。我的妹妹和他的妹妹一样。他喜欢的比我还疼呢,那里还恼?你信口儿混说。他的那嘴有什么实据。’宝玉素习深知黛玉有些小性儿,且尚不知近日黛玉和宝钗之事,正恐贾母疼宝琴他心中不自在,今见湘云如此说了,宝钗又如此答,再审度黛玉声色亦不似往时,果然与宝钗之说相符。”

可知,黛玉声色已经不似往时往日,因为她成长了。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大家读完那段谈话也要仔细品味,林黛玉有没有看过《西厢记》吗?二十三回上“接书(《西厢记》)来瞧,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虽看完了书,却只管出神,心内还默默记诵”明明有看过,却声称“咱们虽不曾看这些外传”,还是大家一直以来认为的表里如一吗?这是不看闲书的大家闺秀应有的态度,正如附和黛玉的探春和李纨一样。

五十二回里,对赵姨娘的态度,同样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瞧黛玉,问:‘姑娘这两天好?’黛玉便知他是从探春处来,从门前过,顺路的人情。黛玉忙陪笑让坐,说:‘难得姨娘想着,怪冷的,亲自走来。’又忙命倒茶”。之前周瑞家的送宫花,黛玉瞧都不正眼瞧,只问是不是单给自己的,知道大家都有而且自己还是最后一个收到的,马上冷言冷语,而这时候,明知道赵姨娘是“顺路的人情”,仍然“忙陪笑让座”,林黛玉已经在虚礼周旋了。

六十二回里大家猜拳行令的时候“黛玉笑道:‘他倒有心给你们一瓶子油,又怕挂误着打盗窃的官司。’众人不理论,宝玉却明白,忙低了头。彩云有心病,不觉的红了脸。宝钗忙暗暗的瞅了黛玉一眼。黛玉自悔失言,原是趣宝玉的,就忘了趣着彩云。自悔不及,忙一顿行令划拳岔开了。”黛玉口齿伶俐,当初对周瑞家的、李奶娘这样的高地位奴才尚且不假辞色,这次只是“忘了趣着了彩云”就“自悔失言”、“自悔不及”,成长之后的大家闺秀林黛玉懂得为别人着想,懂得自悔,而非一味要强。

同是这一回,林黛玉和贾宝玉聊天聊到探春的改革,“黛玉道:‘要这样才好,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林黛玉对家庭财务状况有明确看法,当“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的时候,黛玉的反应是“黛玉听了,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因为此时的林黛玉和贾宝玉这方面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了,她同宝钗探春对家中财务诸事的看法是一致的。

林妹妹终将变成薛宝钗,贾宝玉怎么办?

接下来的部分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就是有诸多诠释的“黛玉喝宝钗的剩茶”公案:

“袭人便送了那钟去,偏和宝钗在一处,只得一钟茶,便说:‘那位渴了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宝钗笑道:‘我却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袭人笑说:‘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说毕,饮干,将杯放下。”

这段文字真是干脆爽利,语言干净,动作利索,绝不拖泥带水。一、宝钗喝了一口;二、宝钗将剩下的递到黛玉手里;三、黛玉爽快饮干。若看不到黛玉的成长,这段文字根本无法解释,而看到黛玉与宝钗姐妹关系的发展和黛玉成长的话,这段就很好解释和接受:宝钗递给黛玉说明宝钗知道黛玉不会嫌弃,黛玉果然爽快饮干,这时的黛玉已经成长为标准的大家闺秀,她和宝钗情同亲姐妹,价值观相同,早已不是以前的状况,绝对不可以用以前的标准生搬硬套了。

林黛玉终将成为薛宝钗,就像至尊宝终将带上紧箍咒,就像拖家带口的你我也曾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此间少年”,就像领奖台上的学生也有被诟病的昨天。

时间在流逝,大观园里的女孩们在成长,林黛玉终将长成薛宝钗。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