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链为链二爷,谁是老大?他因何一直被读者忽略

作者:管它呢

对贾琮历来关注的人少,有关评论更少,只在傅光明编的巜在文学馆听讲座》中,见到有社科院学部委员刘世德先生的专门论述:即有名的"两个贾琮"论。

大意是说一个年龄大的是族中奴才贾琮,另一个年龄小的是贾郝幼子贾琮;出现两个贾琮的原因是曹雪芹多次改稿出现的纰漏,或者是玉字部首的字不够用所造成的。(手头无书无法核对)。

窃以为贾琮是个特殊人——特殊奥运会的那个特殊。贾琮不仅智障而且身材矮小,也就是说智力和身体都发育不正常,这在生活中并不鲜见。您先别不相信,我们先看看红楼梦中怎么说的。

贾琮在书中共出现九次:

一:秦可卿死了,宝玉急急忙忙奔到宁国府,哭了秦氏,见过尤氏,然后又出来见贾珍。彼时贾代儒,代修,贾敕,贾效,贾敦,贾赦,贾政,贾琮,贾<图>,贾珩,贾珖,贾琛,贾琼,贾璘,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蓝,贾菌,贾芝等都来了。

这一长串名单类似治丧委员会委员名单,不会是以姓名笔划排序,应是序齿。贾琮位列贾政之后大多数人之前,可见贾琮年龄不小。刘世德先生认为这个贾琮是大贾琮,是个奴才。

二:贾郝病了宝玉去请安,邢夫人拉他上炕坐了,方问别人,又命人倒茶。茶未吃完,只见贾琮来问宝玉好。邢夫人道:“那里找活猴儿去!你那奶妈子死绝了?也不收拾收拾,弄的你黑眉乌嘴的,那里还像个大家子念书的孩子!”此处刘世德先生认为是小贾琮,也就是贾郝的幼子。这时的贾琮确实是显小,给人学龄前儿童的感觉。

三:宁国府除夕祭宗祠,里边灯烛辉煌,锦幛绣幕,虽列着些神主,却看不真。只见贾府诸人分了昭穆,排班立定。贾敬主祭;贾赦陪祭;贾珍献爵;贾琏,贾琮献帛;宝玉捧香,贾菖,贾菱展拜垫,守焚池。青衣乐奏,三献爵,兴拜毕,焚帛奠酒。礼毕,乐止,退出。

此处的贾琮是大?是小?每个人各主其事各司其职,偏偏献帛需要贾琏贾琮两个人!所献的帛很多很重吗?两人中的任一人献帛行不行?贾琏一个人献肯定行,贾琮一个人献行不行?贾琏贾琮并列,谁大谁小?祭宗祠的主子有没有年龄要求?贾琮排在宝玉之前,贾琮比宝玉小吗?!贾环贾兰够资格吗?

贾链为链二爷,谁是老大?他因何一直被读者忽略

四:荣国府元宵开夜筵,廊上几席就是贾珍,贾琏,贾环,贾琮,贾蓉,贾芹,贾芸,贾菖,贾菱等。宝贝疙瘩宝玉自然跟贾母在一起,但不宝贝的贾琮在这样的场合总少不了他的座位。

五:紧接着敬酒,贾珍等至贾母榻前,因榻矮,二人便屈膝跪了。贾珍在前捧杯,贾琏在后捧壶。虽只二人捧酒,那贾琮弟兄等却都是一溜排班,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都一溜跪下。宝玉也忙跪下。"贾琮弟兄等"是指贾琮为首了!?贾琮不小!

六:敬完洒,贾珍应了一个“是”,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二人自是欢喜,便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便约了贾琏去追欢买笑。不在话下。贾琮需要人送回家,自己不能自主回去?三、四、五、六所列中贾琮可是明明白白同一个人!

七:可巧这日乃是清明之日,贾琏已备下年例祭祀,带领贾环,贾琮,贾兰三人去往铁槛寺祭柩烧纸;宁府,贾蓉也同族中人前往各处祭祀。因宝玉病未大愈,故不曾去得,清明节贾琮也参加了活动,曹雪芹没有忘了他。

八:娘儿两个回来,正值贾环,贾琮二人来问候宝玉,也才进去。春燕便向他娘说:“只我进去罢。你老人家不用去。”…..宝玉并无和琮,环可谈之语,因笑问芳官:“手里是什么?”芳官便忙递给宝玉瞧,又说:“是擦春癣的蔷薇硝。”贾环欲问候宝玉,也只有拉贾琮作陪。(贾环不是偶然出现另有心机)

九:贾珍玩鸡斗狗美其名曰:射箭。贾政等听见这般,不知就里,反说:“这才是正理。文既误了,武也当习;况在武荫之属。”遂也令宝玉,贾环,贾琮,贾兰等四人,于饭后过来跟着贾珍习射一回,方许回去。在贾政眼里贾琮能不能射箭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必须公平对待一视同仁不能歧视。

从这九处看出,如若把贾琮当一个正常人来看待,贾琮就是个矛盾体,我们也就无法理解曹公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不是曹公暗示我们贾琮是一个不幸的特殊人?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独立做过一件事,别人也没有委托他做过任何事,他一出门会让人担心把他自个儿丢了,他是贾郝的儿子正经的主子,可奴才们没有像对待其它主子那样对他精心照顾,却照样可以对他不尽应尽的责任。他实际是贾郝的长子,只因他天生不幸弱智又弱小,不能称之为大爷,人们不愿也尽量避免提到他,也不好开口称他爷,却只好称贾链为链二爷。也只有在那些重要的节日里他出现在他应该出现的位置。

为什么特殊人贾琮偏偏是贾郝儿子?特殊人在文学作品中该如何去表现?我们的社会该怎样去正确对待特殊人?让倪萍大姐拉着舟舟上电视去演奏巜命运交响曲》给地球人看?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