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野鹤闲云”邢岫烟

百年红楼梦 王正康

岫烟,岫烟,读着这样一个名字,仿佛看到远处峰峦上的一朵白云,一抹烟岚,让人进入陶渊明《归去来兮》中“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人生境界。

从接触这一名字开始,读者就仿佛感到一朵出岫的白云一直远远近近萦绕着这个人物,于是她的言谈举止,就平添了“超然如野鹤闲云”般飘逸和悠闲的神韵。

邢岫烟戏份不多,不经意地一瞥,很不起眼。可《红楼梦》著名评家陈其泰却断言邢岫烟是“书中第一流人物”。试问,邢岫烟当得起这样高的评价吗?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她是一个端雅稳重的红楼女子

在小说四十九回,当薛蝌、宝琴、李纹、李绮和邢岫烟五人组成的投亲队伍来到贾府,宝玉在袭人、麝月、晴雯面前绝口称赞前四人为“精华灵秀”,就是没有提到邢岫烟。可见这个“钗荆裙布”的女儿实在很不起眼,吸引不了他的眼球。

邢夫人是她的亲姑母,并不怎么理会她,只让凤姐看着安排。那凤姐对邢夫人也是敷衍了事,顺水省事的把她放在了迎春那里。迎春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软弱的小姐偏有一群嘴尖的不省事的丫头妈妈,对岫烟这个无依无靠的外来亲戚,更是没人放在眼里了。

在如此不堪的境遇中,她以“省事”的态度应付“不省事”的人,宁可自已掏钱打酒买点心,也要打点那些“嘴尖”的妈妈丫头,借以避开其毕露的锋芒。

面对“酒糟透”那样不堪的父母,和“非真心疼爱”她的姑母,她也没有半点责怪和幽怨不平之意,还把微薄得连自已也不够用二两月钱送一两给父母。自已缺盘缠,就把棉衣叫人当了几吊钱来填补。对于人生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乐以忘忧。

她自尊而不张扬,轻易不向她人谈及自已的艰难境遇,因深知宝钗是个稳重之人,才在她一再追问时略告一二。宝钗看中她安分从时,端庄雅重,愿为她续当,并给予她暗中资助;凤姐、平儿见她“温厚可疼”都愿出手帮助她,给他送御寒之衣;薛姨妈“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女儿”,主动为薛蝌提亲,竟得到凤姐的支持。

当凤姐征询贾母的意见,贾母认为“这是极好的好事”,并即刻请邢夫人过来,硬作保山。邢夫人“便应了”,即刻命人去告诉她父母。她父母“早极口的说妙极!”搞得“合宅皆知”。而这两个当事人,因在投亲路上有一面之遇,“大约二人心中也皆如意”。

说来也奇,她的“半师”妙玉是“过洁世同嫌”,邢岫烟却是“端雅世人疼”。她以柔弱之貌,端雅之姿,不争之态,赢得了世人的疼爱和堪称美满的婚配。其中妙谛,发人深思。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能即席写出一流的诗作

红楼中几个出色的女子皆会写诗,邢岫烟能写诗吗?回答不仅是能,而且能即席写出堪称一流的诗作。不是吗?在

五十回中写到邢岫烟、李纹、薛宝琴各即席作了一首咏红梅花的七律。书中写道:“众人看了,都笑称赏了一番,又指末一首说更好。”这“末一首”即是宝琴那首。

须知这是“众人”的评价,未必是曹公真意。曹公岂是轻易表态的!他正话反说,褒中有贬,欲扬故抑,你得用灵眼透视,才能悟出曹公“狡黠”目光背后的真意。

脂评曾对读者有语重心长的嘱咐:“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此意用在这里正合适。

我们不妨比较那两首诗:

咏红梅花得红字 咏红梅花得花字

邢岫烟 薛宝琴

桃未芳菲杏未红, 疏是枝条艳是花,

冲寒先喜笑东风。 春妆女儿竞奢华。

魂飞庾岭春难辨, 闲庭曲槛无余雪,

霞隔罗浮梦未通。 流水空山有落霞。

绿萼添妆融宝炬, 幽梦冷随红袖笛,

缟仙扶醉跨残虹。 游仙香泛绛河槎。

看来岂是寻常色, 前生定是瑶台种,

浓淡由他冰雪中。 无复相疑色相差。

这两首的用典与借物抒怀等手法的运用不相上下。诗作之高下,主要应着眼诗的境界品位之高下。

宝琴那首用鲜艳的梅花喻红楼女儿,展示了 “春妆女儿竞奢华”的境界。虽说是咏梅,实是在象征性地描摹当前情景。看,红楼女儿们一个个披着“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蓬”,宝琴更是披着贾母送她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大家争胜斗艳,确有“竟奢华”的意味。

可连元春归省看到大观园花团锦簇,如此豪华,也“默默叹息奢华过费”,可见曹公对“奢华”的现象暗含讽喻之意,更不要说是“竞奢华”了。《红楼梦》评家陈其泰在这一诗句旁批了个“俗”字,可谓的评。

岫烟那首也以梅花喻人,表现了在“桃未芳菲杏未红”时节,梅花“冲寒先喜笑东风”的豪情。我们的民族文化历来赞赏的是梅花“不畏严寒”的品性,它使人联想到毛泽东的《卜算子 咏梅》赞美的也是梅花“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抗寒傲霜的品格。尽管岫烟的向往与革命者理想有别,但古今那股脚踩冰霜、冲寒而喜、笑迎东风的豪情则一脉相通。

在大观园的“春妆女儿”之中,唯有岫烟穿的“仍是家常旧衣服,并无遮雪之衣”,她的即景联句“冻浦不闻潮”,也形象地展现了她止水无波,不为那股“竞奢华”世风所动的平静心境。这首诗的尾联还勾勒出了梅花“浓淡由他冰雪中”的豁达境界,这正是她自已超脱淡定人格的形象写照。

岫烟这首诗与薛宝琴的那首诗相比,诗的境界与品位孰高孰底,不言自明。笔者以为,这首诗那怕与黛钗等一流诗作相比,也毫不逊色。岫烟不屑于与他人抢命争吟,比诗才之高低。她的态度是“不争”。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其境界品位就不同凡响。仅此一首,就足以挤身大观园一流诗作的行列。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令宝玉震撼禅学修养

宝玉生日那天,因妙玉“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的帖子,“看他下着槛外人三字,自已竟不知回帖上回过什么字样才相敌”,正袖了帖子,径来寻黛玉,却见岫烟迎面走来。

当时宝玉何曾想到要向她问帖,他不过是出于礼貌,随口问一句:“姐姐那里去?”听到岫烟笑道“我找妙玉说话。”立即引起了宝玉的惊奇:“他为人孤高,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目,原来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的俗人。”

当岫烟说她曾与妙玉作过十年邻居,有半师之分,如今旧情未易,更胜当日等等。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倏然茅塞顿开,进入了顿悟状态:一个毫不起眼的红楼女子忽然在他眼前闪出了禅的光辉。喜的笑道:“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是有本而来。”

红楼女儿多矣,可哪一个举止言谈能令宝玉如“焦雷”般的震撼?“超然如野鹤闲云”,这可是让宝玉仰羡的一种诗意人生境界呀。

何谓“境界”?佛学谓“心之所游履攀缘者谓之境”,心之游攀高低不同,境界也各不相同。“超然如野鹤闲云”,这是历代名士、隐士这类文化精英,经过禅的修炼与艰辛的游履攀缘之后,才能达到的诗意人生境界,却为不起眼的红楼女儿邢岫烟抵达,岂不令宝玉肃然起敬!

再看邢岫烟是怎样回答贾宝玉的问帖。

她告诉贾宝玉,妙玉最欣赏的诗句是“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她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称为“畸人”。她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她个“世人”……如今她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她的心了。问答之间,破解了如何回帖的难题,让宝玉顿时如“醍醐灌顶”。方笑道:“怪道我们家庙说是铁槛寺呢,原来有这一说。”足见邢岫烟的禅学智慧。

“醍醐灌顶”本是佛学用语,比喻灌输智慧,使人彻底醒悟。试问有哪一个红楼女儿曾给贾宝玉以“醍醐灌顶”般的禅学启迪?妙玉给过贾宝玉这样的禅学启迪吗?宝玉去栊翠庵喝茶,她用“自已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不仅没有使宝玉“醍醐灌顶”,还使宝玉如堕五里雾中。

妙玉说穿了不过是贾府的一个精神摆设,一种特殊的奴才,实际上也是“槛内人”,偏要在拜帖上下“槛外人”别号,自谓蹈于“铁槛”之外,其实是一种娇情。岫烟批评她的脾气“放诞诡僻”,是“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何等中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在领悟禅学真谛方面,已超越她的“半师”妙玉。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邢岫烟形象的文化蕴含

宝玉从岫烟的种种举止言谈中情不自禁地赞扬她“超然如野鹤闲云”,并以为这是因为“有本而来”事情。这“本”是指什么?是妙玉吗?妙玉“才华阜比仙”,确实很有学问,岫烟所认得的字,所获得的各种知识,多为妙玉所授。

但妙玉以她的聪明才智与家世背景,能够拥有传统文化的种种知识学问并传授给岫烟,但妙玉的心理痼疾使她不能真正领悟其中真谛。而岫烟则能“活学活用”并“身体力行”,因而觉悟了传统文化的真谛。岫烟的精神境界、气质神韵折射出本民族文化哲学的深邃背景——这才是真正的“本”。

岫烟生活境况堪忧,可从“冲寒先喜笑东风”诗句中可以体悟到她不忧先喜,笑迎东风劲吹的春天的到来的乐观精神。这“东风劲吹的春天”不在眼下,而是她用灵眼——一种内审美目光所看到的景象。

邢岫烟是看明白了人生,也悟透了道的真髓,并身体力行,所以她人格的亮点在于一切顺其自然。包括她与薛蝌的“天造地设”地般配的婚姻,也不是她刻意去争得来的,而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促成的。因而她的言谈举止,也透射出老子“道法自然”的神韵。

对邢岫烟文化人格影响最大的是禅。邢岫烟的内心并不象李纨那样如“槁木死灰”。她的诗句“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意谓以绿叶添红妆的梅花像融化蜡油的烛光,又如素白的仙人带着醉颜美如残虹。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从文化人格看“黛岫钗”三极鼎立

红楼中人物关系最令人瞩目的自然是宝钗与黛玉,堪称“两峰对峙,双水分流”:宝钗卫道,黛玉叛逆;宝钗做着“好风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美梦,黛玉却低吟着“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悲歌;宝钗更有理智,黛玉更富灵性。

而从文化哲学精神上说,宝钗重秩序、重伦理、重教化,有儒家的风范;黛玉重个性、重自然、重自由,隐含道家的神韵。这两者都各有充分理由,也很难取舍,在文化哲学层面上构成了曹公精神世界的内在矛盾。

于是“超然如野鹤闲云”式的人物邢岫烟便油然而出,虽着墨不多,却别开生面,在宝黛两极对立互补格局中又增添了新的一极,形成了三极对立互补的新格局。

不妨比较黛玉与岫烟两人。彼此皆寄人篱下,黛玉哀叹优伤,岫烟却坦然面对;黛玉见寒而悲,岫烟却“冲寒先喜”;黛玉向往爱情尽情自由,岫烟追求婚姻的任运自在;黛玉以针尖对麦芒,以刚对刚,逆世俗而孤行,岫烟则是以退让求省事,以柔克刚,顺世俗而从时。因此在人际关系上,黛玉频频失分,岫烟累累得分。

闲云野鹤之邢岫烟,才真正兼得黛玉宝钗之美

再比较岫烟与宝钗两人。钗、岫皆端庄稳重、随分从时,在世俗人际关系上皆有不错的口碑。但两者进路不同。宝钗耐得富,岫烟守得贫;宝钗仰仗富贵而施小惠,有笼络人心之嫌,岫烟身处贫贱而不自卑,让人生疼爱敬重之心;宝钗入世颇深,应对有度,而岫烟则超脱宁静,淡定自然。

如果人的文化人格色彩可用光谱来喻示,那未黛、钗置于两极:黛玉是热情的“红色”,宝钗是冷艳的“蓝色”。“晴为黛影”,偏于“红色”;“袭为钗影”,偏于“蓝色”。但邢岫烟既不偏“红”也不偏“蓝”,而是温润的“绿色”,与黛、钗一起构成了文化人格的三原色。

若能用灵性妙悟,敞亮其精神境界,“超然如野鹤闲云”的邢岫烟就如一抹烟岚,一朵白云,会从“不起眼”的洞穴中超然逸出,穿越时空隧道,悠游于《红楼梦》读者的精神世界上空,永葆其美妙之青春。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