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女娲补天的隐喻

红楼一梦,虽近荒唐,细按则深有趣味。

女娲炼石补天,大家都愿意相信它的真实性,不是历史的真实,也是情感的真实;

女娲冶炼“顽石”补天, 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单剩一块,却通灵性……我们似乎就只能相信这是小说,于浪漫中寓以荒唐。作者又说于荒唐中寓以趣味。而这趣味则需要细按……

大荒山,荒唐山也;无稽崖,无稽之谈也。脂砚斋的解读也确实有趣啊。把谐音艺术发挥到极致,也真是《红楼梦》的伟大啊。如果贾府是一座金字塔形的山峰,贾府也就必定是荒唐山无疑了。除了贾政,贾府的男人哪个不荒唐,可是这贾政,人们又说他名字的谐音是假正经。于荒唐的人群之中,夹杂着一个正经之人,也确实是一件蛮荒唐的事情。

还是冶炼石头正经吧。顽石,高经十二丈,总应十二金钗;方经二十四丈,照应十二钗副册、又副册人数。顽石自当男儿,贾府一位位男儿也却自顽劣啊。此处冶炼似乎应当是锻炼贾府之男儿吧,天都要塌下来了,大家不成器不行啊。总要为家族付出点牺牲吧。

只是却又沾惹上了贾府那些优秀的女子,致使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巾帼不让须眉,大厦将倾,她们都贡献出了她们足够的能量。

“女娲补天”的故事也确实是暗示贾府倾颓之时,贾府在大母神的指示下所付出的努力啊。

想那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除掉排不上用场的那一块,数目也就是三万六千五百。台湾欧阳丽娟教授说,这三万六千五百是可以理解成天的,也就是贾府百年的基业,最终毁于一旦。而宝玉这块顽石就是那独独无法出力无法派上用场的那一块啊。

贾母也就太溺爱宝玉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宝玉最像荣国公,荣国公开山鼻祖,宝玉根正苗红,又怎能不好好保护,而让其作为炮灰,作为牺牲品呢?

宝玉也是生性柔弱多情, 闺中厮混久了,因而全无一点男儿的血气方刚。贾府家败如山倒,有的只剩宝玉的青埂峰——情根峰——堕落情根,情根峰下,荒冢一片。曾经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如今归于死寂,一切富贵繁华,悲欢离合,均如梦幻,如泡影。

无奈,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独自无财,不堪入选,苟全性命于末世,此等不肖,自怨自叹何益?日夜惭愧悲号何补?宝玉之出家也似乎不干不净,只因情根难了,罪过深重。

小说以神话开头,实则是对结局的隐喻。无奈顽石顽固不化,未见红尘,看不破红尘,再次遍历炎凉,方只伫欢欣不伫愁。心静如水,方能记录下那遍历之沧桑。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