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就被贾宝玉骗过去了,这一点,或许只是因为秦可卿

其实,差点就被宝玉骗过去了!

他骂愚夫愚妇胡乱供神,他自己呢,听了刘姥姥一番信口开河之言,就要去找那茗玉的庙宇,欲修缮供奉之!

再看那洛神,出自堂堂文学家曹植之篇章,且也略有历史依据!人们供奉了洛神在水仙庵里,宝玉却如此深度谴责并排斥之。

一件假事,却宁愿信以为真;一件真实性比较大的事,却开口闭口就是假的,说是曹子建的谎话。也真的不知道谁才是愚夫愚妇。

还是林黛玉骂他骂得好,林黛玉说:“宝玉,我问你,至贵者为宝,至坚者为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宝玉笑而不能答,黛玉宝钗均笑道:“这样愚钝,还参禅。”

宝玉确实有些怨天尤人,遇到不如意的事情,碰触到与自己相反的价值观,总是十分地抗拒。戕宝钗之仙姿,灰黛玉之灵巧。 不合他心,再美好都是一种错。

因此,洛神之“翩若惊鸿,宛如游龙”,“荷出绿波,日映朝霞”的仙姿,在宝玉心中,一度也就不值一提了。

但是宝玉也不是冥顽不灵之辈,或许只能说宝玉一生为情所误,在洛神的面前,宝玉最终还不是落下泪了来!那不是因为洛神的美丽,那是因为宝玉动了真情。

那时那刻,洛神已不再是洛神,她是金钏儿,水仙庵似乎也是因金钏儿而设立。

金钏儿说:“金簪子掉到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宝玉无法拥有金钏儿,就如同曹植无法拥有洛神一样,此情此景,此种悲剧,关涉千古,宝玉的心,已经变成曹植的心。

如此悲剧性的结果,又怎么能叫宝玉当初就喜欢上洛神这个故事呢?宝玉只望花常开,只望人常聚,每一位姐姐妹妹的离去,因之在其内心留下的疼痛,非至情之人,自难懂得。

池塘一夜秋风冷,吹散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不闻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污棋枰。

古人惜别怜朋友,况我今当手足情!

悲剧一幕幕上演,宝玉也就越来越相信那些谎话,无论其出处如何。美丽的谎言,聊胜于无,要不然那疼痛的心灵何以得到慰藉?

因此,晴雯死后转而成为花神,专司芙蓉花;贾政所称道姽婳将军。这两大无稽之谈,宝玉竟也“美人问出处”,全盘吸收。晴雯司管芙蓉花的谎言,令他喜。姽婳将军至情至性的“鬼话”,令其赞叹。

不喜欢悲剧,那就去歌颂悲剧的美丽。要不然,宝玉还能够怎样。最无奈的宝玉,也只能作出最美的哀悼与珍惜,最后,他虽然怀疑袭人是内奸,却也还是舍不得袭人离去,也就不敢和袭人作过多理论。

宝玉终是一生为情所困,才变得如此痴傻,他相信茗玉的悲剧,正是他对美好的失去的一种惋惜之情,他对不想洛神的存在过,或许也是不相信太虚幻境里,那场跟秦可卿的离别。洛神是仙子,秦可卿,在太虚幻境里也是仙子。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