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销魂的词人,流着最无声的泪水

timg

最缠绵的愁绪: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最销魂的词人: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最深切的思念: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惟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最伤感的春雨: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千缕。

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最深沉的孤独: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最无聊的时光:

谁怜憔悴更凋零,试灯无疑,踏雪无心情。

最痛苦的忘记: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

沉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

最寂寞的秋天: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最无声的泪水: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最沉重的愁绪: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player autoplay=”1″]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